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金正恩在玩咩把戲?

在中國遼寧省鴨綠江沿岸販賣的朝鮮紀念品

香港——最近朝鮮半島外交突破的直接原因係眾所周知的:對朝鮮的國際制裁更加強硬,甚至得到了中國和俄羅斯的認可;此外,對於2011年以來的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近期加強核試驗與導彈試驗,特朗普總統做出了咄咄逼人的回應。

但係有一個更根本的驅動因素被忽視了:那就係中國支配東亞的雄心。金正恩同韓國總統文在寅達成和解的表面之舉,顯然係他為接近美國,以此控制中國而走出的第一步。他希望減少朝鮮在經濟上對中國的全面依賴,並遏制北京控制朝鮮半島未來的願望。

政權的生存和安全一直係金氏家族的首要任務,政治獨立也係其重要任務之一;這係該政權謀求發展朝鮮核武器和遠程導彈能力的主要原因。政治清洗也為這一目的服務,特別係2013年末,金正恩的姑父張成澤(Jang Song-thaek)被殺,後者涉嫌與中國建立特別密切的關係;此外,2017年初,金正恩的異母哥哥金正男(Kim Jong-nam)被殺,他也係北京的親信,曾被該國前任領導人和金正恩之父金正日視為繼承人。

現在,這些生死攸關的緊迫問題似乎已經得到解決,經濟發展成了該政權長期穩定的關鍵。例如,上個月朝鮮勞動黨突然決定徹底專註發展經濟,放棄已經確立的“並行”(byungjin)政策,即同時推進經濟與軍事,特別係核計劃。

但如何最好地實現這個目標?朝鮮90%以上的貿易依賴於中國,因此向北京再靠近一點,就有可能將朝鮮變成中國的附屬國或附庸國——這係中國啲民族主義者的夢想,卻係幾乎所有朝鮮人的噩夢。與韓國一體化會破壞金氏家族在朝鮮至高無上的地位。從理論上講,俄羅斯可以幫助朝鮮減少對中國石油和天然氣的依賴,但在其他方面幫助不大。因此,要推動朝鮮經濟發展,金正恩的最佳選擇係使合作關係多元化,向西方和日本開放。

從安全角度講,更靠近美國、更遠離中國也係一個明智的策略。中國可能不會公開威脅朝鮮的獨立,但它加強對近鄰控制的野心——包括東南亞、南海周邊,以及它的“一帶一路”計劃——只會引起平壤的嚴重懷疑(似乎並沒有出現關於重啟中朝曾經的聯盟或早已被遺忘的兩國共同防禦條約的談判)。如今,金正恩為抵擋中國而向特朗普示好的做法,與毛澤東在上世紀70年代初為遏制蘇聯的威脅而接觸理乍得·尼克松總統(Richard Nixon)的努力如出一轍。

無論事態的發展看起來多麼不可思議或突然,都不應令人感到意外,尤其係在世界的這個區域,呢度的國家領導人在國際事務中往往非常務實。而金正恩可能係他們當中最務實的一個。

這並不意味着,像某些人預測的那樣,中國會很快被“邊緣化”。北京將永遠係這個話題的一部分,有時也係問題的一部分。重點在於,在中國變得更強大並試圖與鄰國建立等級關係或庇護關係之際,這些鄰國在重新定位自己的位置。啲國家,例如柬埔寨和老撾,選擇順從。其他國家,例如越南和新加坡,則努力抵擋或至少重新平衡與中國的關係。朝鮮也必須進行重新調整和防範。

當然,這係因為它的核計劃和外交孤立而產生的一種特殊姿態——加之其意圖依然存在許多不確定性,包括“無核化”究竟係咩意思這樣的根本問題。儘管如此,金正恩出人意料地提出與特朗普總統會晤、後者立即接受提議的情況表明,兩國領導人此刻都看到了某種緩和關係的機會。至少在這一點上,他們係正確的。

解除制裁、關係正常化、開始進行貿易——這些可能不會很快實現,甚至永遠不會實現。但朝鮮半島的戰略格局已經發生了變化,而且有利於美國及其盟友。

前不久,金正恩在沒有提前宣布的情況下突然與習近平在北京會晤,這係一場引人矚目的外交秀,主要係為了讓中國挽回面子。在習近平掌權的五年時間裏,他似乎基本上忽視了金正恩,現在他可能對這種做法感到後悔。中國實力的增強以及美國實力的下降促使朝鮮向美國靠攏,尋求安全保障。

懷疑者會認為,考慮到朝鮮的意識形態,它不大可能真地朝這個方向發展;而樂觀者現在則可能看到了朝鮮半島重新統一的希望。我認為,朝鮮的一黨制仍會維持很長一段時間,與此同時,朝鮮的人權狀況會繼續惡化。朝韓關係的改善,就算締結了和平條約,也不會出現任何形式的統一。對平壤來講,發生這樣的事情無異於自殺,而對首爾來講,代價則太高。

但我也認為,對美國及其盟友來講,此刻的確係一個難得的機會,可以改善與朝鮮的關係,與它一起在東北亞建立一種新的權力平衡,對抗中國主導該地區的野心,更好地為西方國家的利益服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