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逃獄23天引發上萬警察追捕…他逃獄的原因…

話說,

關於越獄的故事,大家應該看過不少了,

但每次都會覺得心臟加速、緊張刺激,

逃獄犯與警察的“鬥智斗勇”每一秒都讓人不想錯過。

最近,

一個低安全級別監獄裏的一個“模範犯人”,

卻選在在距離假釋還有不到半年的時間點上選擇越獄...

他躲在空屋別墅躲避警察,游泳跨海,各種逃亡70多公里...

最終1.55萬名警察參與追捕,用了整整3周時間,費勁周折才把逃犯抓回。

這一切又是為了什麼?

今天我們就來說說最近的這起越獄案...

主角是福岡27歲男子平尾龍磨,

身高約173厘米,身形偏瘦,黑色短髮。

他入獄前是名盜竊犯,與同夥在九州各地瘋狂作案後被捕,

2015年3月3日他開始在福岡監獄服刑,刑期至2020年1月29日。

2017年12月因為表現良好,作為“模範犯人”,被轉到愛媛縣今治市的松山監獄大井造船作業場。

這個松山監獄下屬的大井造船作業場是日本著名的一個“開放式監獄”:

這裡沒有高牆鐵欄,沒有禁閉的牢房,戒備鬆散,行動自由。

這裡吸納的犯人,必須是“模範犯人”,

這有幾個條件。首先排除凶殺案、性犯罪、縱火犯、毒品犯罪等犯人,

也不能跟黑社會有關係,45歲以下,IQ要80以上,性格不偏激,有工作意願,臨近假釋等等,非常嚴格。

在監獄中表現良好、經過訓練考核的犯人,才能成為“模範犯人”進入這裡。

雖然說是勞動改造,但待遇非常的好,犯人們就和船廠普通工人一起工作,他們主要負責一部分的船體焊接、切割等工作。

普通工人也把犯人們當同事對待。

犯人們在這裡不住牢房,而是集體住宿舍——“友愛寮”。

這裡設施齊全,圖書室、大浴場、娛樂室、食堂等應有盡有。

四個人一個房間,每人有個書桌和衣櫃,房間不上鎖,更沒有鐵柵欄。

造船廠內配備有13名管理人員看守,而包括平尾龍磨在內,

一共有20名男性“模範犯人”在此勞動。

快要出獄的犯人,甚至還有其他工廠前來面試、選拔,因為這裡走出去的都是成熟工種。

雖然有前科,但日本目前實在是勞動力不足,

在外面一說自己是松山監獄大井造船作業場出來的,相對而言“模範犯人”找工作自然是容易很多。

把監獄搬進了造船廠內,讓犯人接受勞動改造,在出獄時也能有個手藝,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再犯罪率。

這種工廠式管理模式曾吸引國內外的諸多團體前來參觀學習。

松山監獄大井造船作業場在2011年還受到日本政府表彰。

平尾龍磨來到這裡,雖然還有兩年刑期,但作為“模範犯人”,

預計再過半年就可獲得假釋,重新回到社會。

然而,

就在這麼一個還有半年就可以假釋出獄的關頭,

他越獄了......

就在上個月的4月8日,

這一天是星期天休息日,只有5名管理人員看守這裡的20名“模範犯人”。

到了當晚7點的自由時間,為了看看電視,基本所有犯人都會來到談話室,

但平尾龍磨沒有出現,也不在自己的房間里,

通過查看作業場內的監控回放,他們發現身穿黑色運動服、白色運動鞋的平尾龍磨向監獄範圍外跑走。

職員懷疑他從沒上鎖的1樓走廊的窗戶逃走,於是急忙報警。

平尾龍磨從今治市的大井造船廠脫逃後,馬上干起了“老本行”,偷走1公里外附近居民家的私家車後逃逸。

當天晚上8時半左右,警方在臨縣廣島縣尾道市向島的尾道大橋附近,發現被盜車輛,但沒有發現平尾龍磨行蹤,應該是其逃走時使用後被遺棄在這裡。

警察在搜查了被偷車輛的情況後表示,車上約9000日元現金不翼而飛。

現場附近還發現了平尾龍磨參加勞動改造時所穿的白色運動鞋。

向島隸屬廣島縣尾道市,通過尾道大橋與本州島的尾道市市區相連,中間的尾道水道最窄處僅200米。

平尾龍磨逃到向島後,島上相繼又發生多起盜竊案,其中兩處發現他的指紋,失竊物品包括襪子、手機、錢包、涼鞋和一把車鑰匙。

雖然車沒丟,但被偷車鑰匙的主人在自家附近還發現一張紙條,

上面寫着“借您的車一用,我不會弄壞的”,顯然是平尾龍磨留下的。

“模範犯人”的事情怎麼能說是偷呢,是“借”!

(大誤..)

於是警方認為平尾龍磨潛伏在島上,以向島為中心搜尋其下落。

不過問題來了,向島雖然是個島嶼,四面環海,但搜索起來實在是太困難了……

向島面積22.22平方公里,人口約22000人,島上樹木蔥鬱、平靜安寧。

除了北岸有平地,其餘基本都是丘陵地形,最高峰高見山283米。

警方很難使用直升機鎖定犯人位置,只能用小型無人機來搜索。

並且島上還有約1000棟空屋,警方需要獲得屋主允許才能進入搜索,非常耗時,所以展開搜索工作是難上加難。

警方耗費不少時日在向島鬱鬱蔥蔥的柑橘林中搜尋,又搜查島上超過1000棟空屋,

對進出小島的車輛逐一排查,一天天過去了,還是一無所獲。

在這樣的地形里,要抓一個人確實蠻困難的吧……

雖然知道平尾龍磨是“模範犯人”,

但誰知道這傢伙越獄是為了做些什麼,當地百姓可以說是嚇得不輕,總感覺到處都有偷雞摸狗留下的痕迹……

島上居民平時可能都沒有上鎖的習慣,畢竟一直都是那麼和平。

然而在發生了這種事情後,大家開始注重“鎖門”,

託了平尾龍磨的“福”,當地五金店裡的鎖銷量大增……

有些人惴惴不安,一直休息沒去工作,老人也不敢出去散步遛彎,只能窩在家裡隨便溜達溜達。

小孩子更是成了重點保護對象。雖然日本父母沒有陪孩子上下學的習慣,但在這段特殊時期,由於家長擔心兒女安全,因此出現家長陪同學童上學的情況。

為了安撫民心,當地派出了大量警力,24小時巡邏保護所有的幼兒園和中小學。

島民經歷了約20天的惶惶不安後,終於等到好消息!

平尾龍磨被捕了,不過不是在向島!

4月30日,廣島縣警在廣島市南區JR廣島站附近抓獲平尾龍磨,並以涉嫌越獄為由將其逮捕。

當天是他越獄的第23天。

據廣島縣警方透露,當天上午8點過後,平尾來到廣島車站前的網咖,用別人的證件上網,還美美地洗了個澡,

到了11點25分左右,店員注意到這貨真像被通緝的越獄犯啊,於是連忙報警。

廣島警方趕到現場後,在當天中午11點38分將其逮捕。

令人疑惑的是,平尾是什麼時候,又是如何逃離向島,並抵達70公里以外的廣島呢?

據平尾自己供述,4月8日晚他從松山監獄大井造船作業場脫逃後,駕駛偷來的汽車開到向島後,把汽車丟棄,然後確實在當地潛伏了下來。

平尾躲藏在向島岩屋山附近一棟兩層別墅的閣樓里。

別墅平時無人居住,但通水通電,備有大米等食物(雖然已過期-_-||),還有電視可看,簡直就是老天安排的絕佳藏身之處。

其實警方在22日和24日對這棟別墅進行了搜索,但可能是沒有注意到閣樓,就讓平尾矇混過去。

警方27日再次搜查時,在閣樓里搜查發現了食品、棉被、電視機等物品,但人早已不見蹤影,

可以想像,在之前的幾天,平尾甚至可以一邊大吃大喝,一邊看着電視新聞報道警方的搜索工作,

一個在暗處,一個在明處,依靠着複雜的島嶼地形和物資充足的無人別墅,平尾躲藏得非常舒服。

而他動身離開向島之前,還留下第二張紙條,上面寫着:

“受到了獄警的欺負。”

這或許就是平尾越獄的動機,即便知道自己半年後就可以獲得假釋,但他還是不顧一切地選擇逃離。

平尾離開向島,前往70公里位於本州島上的廣島,是在24日深夜,

警方戒備森嚴,坐車坐船肯定行不通,

平尾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從向島跳海,游泳登上本州島。

前面說過,向島與本州島之間由尾道大橋相連接,中間跨越尾道水道,最窄處僅寬約200米。

但尾道水道潮水流速很快,平時時速達到約4.9公里,

有過游泳經驗的人知道,在波濤洶湧的水道里和水流平靜的游泳池裡游泳,即使游相同的距離,也是完全不同的體驗。

要說平尾聰明,還真不是吹的,他沒有貿然下水,

而是在向島潛伏兩周後,選擇在24日深夜至25日凌晨“停潮”(停潮是指潮汐下降到最低點後,水位保持短暫的穩定現象)的時候橫渡,

當時水流狀態接近游泳池模式,如果是擅長游泳的人,10至15分鐘就能游到本州島。

如果錯過這次逃跑機會,要等到下次這樣的時刻,大概是15天後的5月10日左右了。

而且老天再次相助,當天晚上下有小雨,這樣即便濕漉漉地從海邊走上來,也不太容易引起懷疑。

唯一不利的因素大概就是水溫了。據當地漁民介紹,當地那個季節傍晚的水溫在14℃左右,夜裡會更低,可以說海水是非常冷了。

“估計(平尾)為了游着更輕便,會把衣服脫了,可以想像要被凍壞了。”

事實確實如此,可能是游泳水平不太高,或是水溫太低,據平尾供述,從向島游到本州島,花了他約1小時的時間,“以為要淹死”。

九死一生在本州島這邊的廣島縣尾道市登陸後,平尾繼續選擇在無人民宅里潛伏。然後偷了輛摩托車往西逃去。

29日夜裡至30日早上,平尾在廣島縣竹原市的JR吳線的安藝長濱車站,搭乘電車前往廣島站。

安藝長濱車站附近,警方發現了被丟棄的摩托車。

再後來就是去網咖上網洗澡後,被人發現真實身份後逮捕。

平尾被捕時,鬍子拉碴、身着黑襯衫,抱怨說“厭倦了逃亡生涯”。

半年後估計就能重獲自由,卻要在這時候越獄,

總讓人有個疑問...

為什麼??

之前那張字條上“受到了獄警的欺負”,具體又是什麼情況?

根據調查發現,監獄內禁止交換物品。

然而,當時平尾卻有着一個已獲假釋犯人的坐墊。

此外平尾還身着普通工人才穿的工作服和安全帽。

而他當時還未獲得假釋,所以不應該擁有這些物品。

這一切違反了監獄的規定,因而遭到獄警的斥責。

而且獄方並沒有按順序安排讓他管理其他囚犯,感到無聊就選擇逃跑。

此外,平尾還表示,遭到獄友的冷落,被當做傻瓜對待……

???

好吧.....

就因為這樣的原因,選擇從最低安全級別的監獄越獄...

圍觀群眾也是表示不明白.....

平尾越獄事件在日本引起轟動,3周多來受到各大電視台、報社等媒體密切追蹤報道。

日本法務大臣上川陽子在一份聲明中致歉:“這起事件造成當地居民以及許多人驚惶不安、飽受攪擾,持續這麼長時間,我為此深感抱歉。”

除了松山監獄大井造船作業場外,目前日本還有另外三所“開放式監獄”。

北海道網走監獄的二見岡農場,廣島監獄的有井工廠,千葉縣的市原監獄,

“開放式監獄”的本意是,為表現優秀的犯人提供更好的服刑環境,順便幫忙培養工作的技能,這樣不至於重回社會後無一技之長,很快就犯罪“回爐”。

這起越獄事件出現後,有媒體和民眾批評這種“過於寬鬆”的監獄,因為犯人犯罪後需要嚴厲的懲教,而不是對他們過於仁慈。

日本監獄方面計劃更嚴密地把控每名囚犯的心理狀態,防止越獄事件再次發生。

開放式監獄,更利於囚犯自我改造,還是逃跑?

這確實是個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