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造夢機?! MIT研究出能影響夢境主題機器

話說,你們還記得昨晚的夢不?

是去參加了偶像的簽售會,還是又在瘋狂的趕作業,

是在陌生的城市裡生死時速,還是在漫無邊際的黑暗中踽踽獨行?

說起做夢……

很多人都表示自己經驗豐富……

有些人可以在睡醒之後繼續睡把夢接上,有些人可以在睡眠中控制夢境,

還有的人可以在睡前給自己暗示,從而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做自己想做的夢……

如果每個人都能像這樣做自己想做的夢,

那麼睡眠不就變成了全息遊戲,每天又多過了八小時精彩生活?

光是想想都好心動……

最近,MIT的一幫研究者就表明,

他們還真的就開發出了這樣的一種“夢境選擇”系統!

可以在你墜入深眠之前直接影響你的夢境,

讓你能夠自由的選擇你想做的夢!

這,也太“盜夢空間”了吧!

到底是咋整出來的???

MIT的研究者表示,他們的系統原理其實並不複雜……

這個系統名叫Dormio,由兩個部分組成:

一個高度敏感的睡眠追蹤手套,

一個放在床頭的機械人,

追蹤手套用來判斷睡眠者的睡眠狀態,辨別是清醒,是“臨睡幻覺”,還是沉睡,

而機械人是用來播放音頻,將想要的夢境相關詞彙“植入”潛意識……

這裡的“臨睡幻覺”( hypnagogia)指的是一種半夢半醒的狀態,

實際上,每個人在徹底進入沉睡之前,會先進入“臨睡幻覺”,

這個時候的人會慢慢失去自我感知,失去對空間和時間的感知,迷迷糊糊的開始做夢,

同時,人的思維也會開始發散,大腦里充滿各種各樣的“胡思亂想”,想像力創造力自我放飛……

而研究者們要做的,就是影響和延長“臨睡幻覺”的時間,

將“胡思亂想”牽引到想讓它前去的地方……

測試者在入睡前會被要求戴上的睡眠追蹤手套,

通過測量肌肉張力,心率,皮膚電傳導來分析睡眠者究竟是到達了哪個睡眠階段,

一旦確定“臨睡幻覺”這個過渡階段即將消失,用戶就要進入沒有夢境的沉睡時,放在床頭的機械人就會被啟動……

它會開始用非常非常低微的聲音播放初始協議好的音頻,

這種聲音很低沉很輕微,不會把人吵醒,但足以把人從死睡中拉回到“臨睡幻覺”的狀態,

通過這種方式,音頻可以將指定詞彙“植入”測試者的潛意識,然後讓他無意識的夢到指定的場景。

比如,音頻里重複播放事先設定好的主題,“兔子”,

然後“臨睡幻覺”中的入睡者就會下意識的開始思考,

“哦,兔子。”“什麼兔子呢?”“嗯……兔子……”

他發散性的思維會縈繞着“兔子”進行展開,

各種神奇的關於兔子的想像會開始放飛,

然後,他就會夢到兔子啦……

不過,到目前為止這個系統只能影響夢境的主題,

不會讓夢境中的人明確意識到自己在做夢,也不能讓沉睡者自主改變夢境中的動作和行為。

就好像聽到兔子,也就只是會夢到兔子而已,

你不能確定自己是跟可愛的小兔兔在草地上玩耍追逐,

還是在成都街頭啃着香辣兔頭,

又或者是在史前世界,被一隻長着滿口獠牙的兔子追殺……

除了播放指定好的音頻之外,

這個機械人還可以圍繞指定主題與人進行簡單交流,並且在夜晚記錄下人們的夢言囈語,

這樣人們就不會在醒來後瞬間忘記夢中發生的故事了……

為了保證系統的有效性,這群研究者找了一幫人來做測試,

當測試者們一醒過來,他們就會被研究者追問剛才到底夢到了什麼,

結果發現,測試者們還真的全都夢到了音頻里所播放的東西!

雖然不能保證夢境是否是美好的,但至少主題是可以控制了!

通過利用“臨睡幻覺”而操縱夢境,

當然並不僅僅是因為研究者們自己也想做美夢,

除此之外還有這更加深刻的目的,

“臨睡幻覺的我是一個對日常生活並不熟悉的我,一個可以翻閱過去記憶的我。”項目負責人Adam Haar Horowitz說道,

“人的創造力,來源於潛在的無意識的力量,”

“這是非常好的神經科學課題,對自我審查非常有意義,人們可以用它探索和增強自己。”

“我毫無懷疑的認為,臨睡幻覺在未來可以應用在增強記憶力,學習能力和創造力等方面。”

確實,在過去有不少天才都曾經企圖通過進入“臨睡幻覺”而挖掘意識深處的創意的經歷,

比如發明家愛迪生,特斯拉,詩人愛倫·坡,畫家達利都曾經逼迫自己進入“臨睡幻覺”,

他們會在入睡前在手中放一個物品,然後開始入睡,

當物品落地,他們被驚醒,便立刻開始記錄剛才夢境中的綺麗場景……

試想,如果他們能夠遇到這樣的系統,應該就不會這麼累了吧……

不過現在,這個系統還在原型開發的階段,

但是研究者表示,他們在不久的未來會展出這個系統,

還會開發出不需要機械人的手機版本……

感覺盜夢空間這樣的科幻電影情節,距離我們也沒有很遠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英國那些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