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讀書思考 > 正文

有些底線是不能碰觸的

並非所有的惡人之死都是大快人心的。岳老二動不動就咔嚓一聲扭斷人的脖子,可最後被老大一仗刺死時,怒目圓睜的形象還是讓人憐惜的。無惡不作葉二娘的殉情自殺,多少也讓讀者心生幾分憐憫。

但是,有些並非惡貫滿盈的角色,死狀極慘,卻引不起絲毫同情。

大嵩陽手費彬是嵩山派位列前幾的好手,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莫大先生突襲殺死,現場極為慘烈。

【莫大先生一劍既佔先機,後着綿綿而至,一柄薄劍猶如靈蛇,顫動不絕,在費彬的劍光中穿來插去,只逼得費彬連連倒退,半句喝罵也叫不出口。

一點點鮮血從兩柄長劍間濺了出來,費彬騰挪閃躍,竭力招架,始終脫不出莫大先生的劍光籠罩,鮮血漸漸在二人身周濺成了一個紅圈。猛聽得費彬長聲慘呼,高躍而起。

費彬躍起後便即摔倒,胸口一道血箭如湧泉般向上噴出,適才激戰,他運起了嵩山派內力,胸口中劍後內力未消,將鮮血逼得從傷口中急噴而出,既詭異,又可怖。】

費彬鮮血泉噴的景觀令人心曠神怡。莫大並不光明正大的偷襲,卻贏得了一片點贊。

費彬奉命滅門,被劉正風制服後,沒有取他性命,對此他沒有一點感恩之念,反而窮追不捨。明知劉正風和曲洋心脈俱斷無力還手,還是要急於殺之而後快。甚至喪心病狂地要殘害幼女:

【“曲長老,我先把你孫女的左眼刺瞎,再割去她的鼻子,再割了她兩隻耳朵……”】

華山令狐衝出面阻攔,他就要殺令狐沖;恆山小尼出言勸解,他就把長劍指向儀琳,理由極其無恥:

【“你既非身受重傷,也不是動彈不得的小姑娘,我總殺得你了罷?”】

曲非煙的慘死是全書最讓人揪心的一幕,一個最具主角潛質,天真可愛、聰穎伶俐的小姑娘,就這樣被他一劍刺入了心窩。

做為名門正派、白道人物,費彬想必並無大奸巨惡之處,奉命殺人也是職務行為,可在執行任務時,總要有些天良不泯之處吧?被劉正風放生後,是非善惡之念稍有殘存也不會這麼滅絕人性。可在槍口應該抬高一寸的時候,他卻選擇了濫殺無辜。

這種失去了做人底線的敗類,死得再慘也只會讓人痛快淋漓地喊一聲:活該!

還有些角色,一生默默無聞,卻因為一念之差,遭到惡報,也是同樣的大快人心。

左冷禪在嵩山召開五嶽劍派同盟大會,要吞併其他四派,做五嶽派掌門。泰山派掌門天門道長率先反對:

【“泰山派自祖師爺東靈道長創派以來,已三百餘年。貧道無德無能,不能發揚光大泰山一派,可是這三百多年的基業,說甚麼也不能自貧道手中斷絕。這並派之議,萬萬不能從命。”】

但是左冷禪收買了天門道長的幾個師叔玉磯子等,在並派大會上突然發難:

【“天門師侄這話就不對了。泰山一派,四代共有四百餘眾,可不能為了你一個人的私心,阻撓了利於全派的大業。”】

【“五派合併,行見五嶽派聲勢大盛,五嶽派門下弟子,哪一個不沾到光?只是師侄你這掌門人卻做不成了。”】

脾氣暴躁的天門在玉磯子的激將之下,從懷中取了泰山掌門人的信物一柄鐵鑄短劍:

【“你真道我是如此私心?”“從此刻起,我這掌門人是不做了。你要做,你去做去!”】

在眾目睽睽之下,玉磯子做出了令人瞪目的一幕,

【玉璣子退了一步,冷笑道:“你倒捨得?”天門道人怒道:“為甚麼捨不得?”玉璣子道:“既是如此,那就給我!”右手疾探,已抓住了天門道人的手中鐵劍。】

參與大會的泰山派有二百來人,但有一百六十餘人是玉磯子幾個師叔的人,他們按事先的約定,一齊高喊:

【“舊掌門退位,新掌門接位!舊掌門退位,新掌門接位!”“泰山派全派盡數贊同並派,有人妄持異議,泰山全派誓不與之干休。”】

這是一場卑鄙下流又不高明的篡位奪權,玉磯子幾人事先布局,出賣本派利益向左冷禪獻媚的醜惡嘴臉,毫不掩飾地暴露在幾千人眾面前。最終天門道長命喪左掌門安排的左道邪派手下。

玉磯子殘害天門道長,向左冷禪獻媚的無恥引起了公憤,桃葉仙當眾揭露他:

【你總是存了私心,想叫那個給了你三千兩黃金、四個美女的人來做掌門。……你用卑鄙手段,害死了泰山派掌門人天門道人,還想繼續害人嗎?天門道人已給你害得血濺當場,戕害同門,原是你的拿手好戲,】

連自宮變性的林平之,也出言譏諷:【“泰山派武功博大精深,豈是你這等認賊為父、戕害同門的不肖之徒所能領略……”】

玉磯子與桃谷六仙發生衝突後,被四仙抓住雙手雙腳舉過頭頂要撕成四塊,左冷禪為救他性命,出劍將他雙手一足砍下。剛奪過掌門信物的玉磯子轉眼變成了獨腳廢人。

另兩位師叔玉磬子和玉音子趁機為奪掌門之位又起內鬨,在場幾千人都是興災樂禍:【“上去打啊,哪個本事高強,打一架便知道了。”】

桃葉仙也火上澆油地:【“玉磯子斷了手腳,你們就不要他了嗎?他斷手斷足,為甚麼便不能參與比武?他還剩下一隻獨腳,大可起飛腳踢人。”群雄聽了,無不大笑。】

一個斷手斷腳的殘疾人,被如此挖苦嘲笑,圍觀群眾沒有一個人同情,相反讀者們看得蕩氣迴腸大呼過癮,這點怨不得人們冷血無情,實在是玉磯子的卑鄙,突破了人性底線,下場再悲慘,也是伸張正義、大快人心的事。

公允地講,玉磯子即便完好無損地回到泰山,這種人品低賤的叛徒也是無法立足的,畢竟天門道人的一脈是泰山派的大多數。

玉磯子本身也沒有大惡,在泰山派想必也有着較高的威望,否則也不會被左冷禪選中。但就因為一絲貪念,成了人人痛恨的敗類、人渣。殘疾後的他,就是饑寒交迫地流落街頭,也不會引人關注和同情的。

天龍八部里有個小人物,段延慶的徒弟追魂仗譚青,書中還來不及寫他欠下多少血債,剛一出場就掛了。他仗着腹語之術。躲在人堆里時不時冒出幾句話,污辱丐幫和喬峰。一副“我就罵你們了,想怎麼罵就怎麼罵,你們找不到我,能把我怎麼辦?有本事來打我啊!”的賤相。

如果沒有喬峰出場,丐幫的花子們只能束手無策地任他惡語相加,還真不能把他怎麼樣。但作惡多端的終會有報應的,喬峰一聲怒喝“滾出來”,讓他原形畢露。

【人叢中一個大漢應聲而出,搖搖晃晃的站立不定,便似醉酒一般。……只見他臉上肌肉扭曲,顯得全身痛楚已極,雙手不住亂抓胸口,從他身上發出話聲道:“我……我和你無怨無仇,何……何故破我法術?”說話仍是細聲細氣,只是斷斷續續,、上氣不接下氣一般,口唇卻絲毫不動。……那譚青卻仍是直立,只不過忽而踉蹌向東,忽蹣跚向西,口中咿咿啊啊的唱起小曲來,十分滑稽。大廳上卻誰也沒笑,只覺眼前情景可怖之極,生平從所未睹。】

【薛神醫知道譚青心魂俱失,天下已無靈丹妙藥能救他性命了。……只見他直立不動,再無聲息,雙眼睜得大大的,竟已氣絕。】

聚賢庄大會與四大惡人沒有利害關係,追魂伏譚青跟喬峰也沒什麼怨仇。他仗着一點邪術來會上搗亂,引得人人切齒痛恨,完全是為作惡而作惡,是不作不死的節奏。不是這種別出心裁死法,也難消人們的心頭之恨。

做人,有些底線是不能碰觸的。一旦突破了人性的底線,不講基本道義,喪失基本良知,做出無所畏懼的惡行,引起眾怒,不只會招來現世報應,還會遺臭萬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凱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讀書思考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