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讓你此生難成大器的七宗罪

是,你沒看錯......說的就是你……說的就是你呢!

我肯定,如果你看完這文章這罪狀還不覺得這是你的問題所在,那你就該發愁了。

其實你該愁死了才對。你該做的就是放下手頭一切事情,深刻反省自己的存在有何意義。你該照面鏡子,盯着自己的眼睛,舉起手來給自己一個大耳刮子才是。

聽明白了嗎?那就繼續重複這個動作直到你醒悟過來、準備好了的時候,再繼續往下看吧。

我說的是“真槍實彈”的實戰技能!

不是所謂的“多學少玩第一名”,也不是你那本價值“五萬金”的文憑宣稱你身懷的“懶散逃課抽大麻照舊畢業”絕技。

我說的是,起身出門、有所行動、干出點兒事來的技能!就是那一套搬出老媽的房子、辭職再沖全世界吼一聲然後真真正正干點兒事情的技能。

那套人人都願意為之付出學習代價的技能,那套已日漸消亡的技能。

如此技能自然不能在課堂上或課本中習得。要掌握如此技能,實踐出真知是唯一方法,譬如,借從懸崖跳落之際習得飛翔技巧。

如此技能只有在一個人發現了真正自我之時才能學會。也就是說,只有當你真正處於危險之中或直面失敗的時候,才能掌握。

如此技能,只有在你願意付出一切只為做成一件大事的時候,才能習得。

如此技能,在此刻之前,你以為你已經掌握。

“簡單說來,我要說的就是,在生活這個遊戲里,你連門兒都沒找着”。

第一宗罪:你失敗得還不夠。

因為你滿足於平庸,因為你選擇不去嘗試。

因為只在嘴上說說學習一門新外語(或編程)比真正去學容易太多。

因為在你看來,每件事都是“太難”或者“太複雜”,所以你選擇“等等看吧“或者”明天再做好了“。

即便你討厭自己的工作,也不願意換另一份,因為你覺得自己可以輕易拒絕”被拒絕“這件事。

但就在你一事無成、敗於嘗試之際,我正在嘗試各種可能、哪怕失敗,我正在挑戰自我、學習新知識、如果失敗,那麼越早越好。

因為就算失敗也是寶貴的一課,我會調整方向,保證自己一路向前。正如鍊鋼,烈火錘鍊我已經歷。一把磨得尖利的寶劍,必能把未經歷練的你,切成兩半。

第二宗罪:你在乎別人對你的看法。

因為你要合群。

因為你堅信,與眾不同的你,要跟大眾一起用同樣的方法與眾不同,才算酷。

因為你害怕面對真正的自己,因為你害怕世界會對你另眼相看。就因為你會對別人評頭論足,你非認為別人也在做同樣的事。

你在乎擁有的東西多過做過的事情。

但當你在不斷買新衣、新車、光顧昂貴餐廳和各色酒吧之時,我正在不斷投資自己。你在不斷努力求得主流認可,而我將讓主流認可我。

我會一窩蜂拋掉所有不安全感,讓世界看見真正的我。你怎麼看我,我不再在乎。我會只身受信念大潮的沖洗,怡然自得地看你與世俗聯姻,而我卻與超凡攜手。

第三宗罪:因為你自覺十分聰明。

因為別人幹什麼你就幹什麼,別人學什麼你就學什麼,別人讀什麼書你也依葫蘆畫瓢讀同一本。

因為你學習是為了通過考試,通過既定的考試又讓你覺得自己很聰明。

因為你覺得學習那是只發生在學校里的事。

但你讀大學的時候,我正在學習人生;我選擇不在教室里學習這個世界,而是真正闖進去,活在真實世界裏,以此為我的課堂。

因為我懂的,遠比任何一張文憑賦予的都多。因為聰明從來都不是學來的,聰明是從生活中來的。

也許我沒有文憑,但我打賭,你找不出任何一個讓我啞口無言的話題。

你的所謂考試,如果有必要去考,那我也能考過,但我所經歷的生活的考試,你連一丁點兒通過的機會都沒有。生活的考試,從不依據什麼貝爾曲線、通過率

來評分,生活的考試有且僅有那麼一條評分依據:生存!

第四宗罪:你從不閱讀。

因為你要麼就是讀些必讀的書,要麼就是根本連讀都不讀。

因為你覺得歷史枯燥無味,哲學更是愚蠢可笑。

因為你寧可坐在那看八卦新聞、音樂台,也不願意去學點新東西,不願一頭扎進其他人的思想里去更好地了解這個世界。

你不願承認,世界上所有的力量都源自先人的思想。你不願承認你想要的所有東西,都能從那前人無數的思想里尋獲,且在當下,尋獲這些信息是前所未有的便捷。

你大概連這篇文章都看不完吧,即使你清楚自己應該從頭到尾看一遍。

現在正在看這文章的人,都已經懂得這些道理。

而你,雖可引馬到水邊,卻不能讓馬低頭飲。

第五宗罪:你毫無好奇心。

因為就連你看的新聞,也全是從政府掌控的媒體上來的。

因為你連“如果這些全是假的怎麼辦?”這麼簡單的問題都不願意問,更別說接受如此假設成真的可能了,或許,主流媒體都是言聽計從混淆大眾的呢。

你說我“自以為無所不知”,卻不肯承認自己一無所知。

我渴望知識,任何知識。

因為你在玩糖果粉碎傳奇、在玩大富翁,我卻在學習弦理論和量子力學。

因為你在看連續劇,我卻在學習怎麼編輯視頻、建立網站和開發手機應用。

如果我們在一場辯論中針鋒相對,那我必定會讓你一敗塗地。因為我首先會自己試着從所有能設想到的方面摧毀自己的論點,如此,我就能從你的角度,了解你有可能用來反駁我的所有觀點。

我會去透徹了解論點的兩個對立面,透徹到雖然我已打敗了你,但如果我倆互換立場,我仍能辯勝。

第六宗罪:因為你問得太少。

因為你從不質問權威。

因為你從不質問自己。

因為你不明白正確的問題在生活中有着怎樣的意義、你不懂禮貌的反對和在與自己意見相悖的人面前捍衛自己正確觀點的力量幾何。不能真正提出疑問,無疑等於被困在自我欺騙的牢籠里,以此為生存策略。

因為我知道,只要傾聽,就能知道怎樣可以摧毀你了。

因為我研究人類行為,而你,除了自己誰都不在乎。

因為我不但聽你說話,而且看你說話,而你一開口就停不下來!

因為不是不停地說說說像是無葯可治的多言癖並不能給你控制權,真正的控制權來源於合理提問。

你的論點的前提我已掌握,且我可以在你張口建立自己的論點之前就徹底摧毀你。

第七宗罪:因為你不能直面真相

因為你不願承認你不懂的事情,你是真的不懂。

因為世界上任何一篇網上的文章都不可能足以挽回你浪費了的時間。

因為就算我告訴你,明天一切都會改變,你也會等到明天才開始行動。

因為我對自己所處的形勢很清楚,就算你不認可,這也是事實。

你覺得我之所以不肯定你,是因為我沒有見過你。

但事實是,你埋頭前行,對世界不聞不問。你滿心歡喜地忽略就在眼前的真相,可是真相那麼近,你只要探出舌頭那麼一次,就能嘗到它的滋味,它美妙的滋味。

因為你會欲罷不能,無法將自己從真相的懷抱里拔出。最後你會明白你還未學會理解,然後你會發現,然後你會明白,讓你止步不前難成大器的,只有你自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譯言 - 精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