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被抓捕醫生譚秦東:我本已經做了最壞打算

‌‌“只要在牢里待過的人都知道,自由比什麼都珍貴,跟家人在一起是最幸福的。沒有待的人真不知道,沒有自由,沒有朋友,十幾平的空間,關八九個人,真的沒有人受的了的。‌‌”

自1月10日在廣州家中被帶走,廣州醫生譚秦東在內蒙古涼城縣看守所呆了3個多月,直到4月17日辦理取保候審。

譚秦東是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碩士,2017年12月19日在網上發佈《中國神酒‌‌“鴻毛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一文。文章通過對心肌、心臟傳導系統、心瓣膜等器官的變化分析,對鴻毛藥酒的療效提出質疑。2018年1月10日,內蒙古涼城縣公安局跨省對譚秦東實施抓捕。

涼城縣公安局通報,接內蒙古鴻茅國葯股份有限公司報警,經查,譚秦東稱鴻茅藥酒是‌‌“毒藥‌‌”,‌‌“損害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2018年1月25日,譚秦東被檢方批准逮捕。

4月17日下午,公安部、內蒙古檢察院先後就此事發聲。

公安部官方微博稱,立即啟動相關執法監督程序,已責成內蒙古公安機關依法開展核查工作‌‌“相關工作正在抓緊依法推進中。內蒙古檢察院通報,目前‌‌”案件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指令涼城縣檢察院將案件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並變更強制措施。

談取保候審

‌”我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

記者:你什麼時候知道今天能出來的?

譚秦東今天看守所裏面的大所長,還有其他很多警官過來說放你了。我當時覺得他們可能是開玩笑,但後面真放我的時候,我真的不敢相信。

記者:你為什麼不相信呢?

譚秦東:因為我做了最壞的打算,可能真的會在裏面待一年,甚至兩年。

記者:那當時告訴你要出來的時候,你正在做什麼呢?

譚秦東:勞動,種地。

記者:在看守所裏面種地?

譚秦東:不是,是我自己申請出來,因為我血糖高,想活動一下,就是說種一下地。

記者:說一下那一刻你的心情?

譚秦東:想哭,真的想哭,沒的別的。檢察院把我叫到提審室的時候,我看到有一個取保候審通知單,我不敢簽字。因為胡律師跟我交代過,說一定要等胡律師過來我才簽。

記者:你在這裡頭已經待了3個多月了,當你即將被釋放的時候,為什麼想哭呢?

譚秦東:我激動嘛。因為我見到胡律師以後,我就知道這個是真的,不是假的。我真的沒有想到峰迴路轉,感謝全國關心我的人,還有全國的媒體。

記者:你出來以後,為什麼把你的衣服都扔掉了?

譚秦東:因為有這種說法嘛,牢裏面是一個陰地,什麼死刑犯、販毒的各種戾氣,就是佛教裏面所謂戾氣產生的東西全部扔掉,所以我要扔掉它。

談被抓

第一次進審訊室差點尿褲子

記者:當時抓你的過程是怎樣的?

譚秦東:我當時從辦公室回到家的時候,看見兩個人在電梯口,然後因為我買了點菜,準備第二天做點飯帶到辦公室吃。然後兩個人跟我亮了警官證,說他們是東陂派出所。我就納悶嘛,哪有東陂啊,然後說著北方話。因為如果是車陂派出所的話,肯定是說廣式普通話,這個肯定能聽得懂的。我怕是壞人想綁票,我就往樓梯上沖,他們就圍住我,然後就把我按到地上。然後我就拿出一個手機打電話報警。

然後我就打了110。然後車陂派出所一名姓張的副所長就開警車過來,把我們一起裝到警車運到了車陂派出所,然後涼城的兩個警察就把我拉到審訊室進行第一次提審。

當天凌晨1點鐘他們把我從車陂派出所連夜送到深圳。

記者:你是這個先去了深圳,是吧?

譚秦東:恩。然後坐第二天早上的高鐵,從深圳坐高鐵到了北京,一下高鐵,又有一個商務車從北京連夜拉着我往涼城趕。

記者:第一次進提審室時,你什麼反應?

譚秦東:就差尿褲子了,腦袋全是懵的,我不知道什麼事,我根本不知道什麼事,我不知道我惹了什麼事。

記者:然後呢?

譚秦東:後面慢慢就問了,是不是寫過一篇文章什麼東西。我就想可能就是這篇文章,但是當時腦袋很亂,都回想不起文章寫了什麼東西。

談認罪

‌”內心真實想法是想早點出去‌”

記者:第二次提審你是什麼時候?

譚秦東:到了涼城後的那個晚上,在縣公安局提審完以後把我送到看守所。然後接下來又提審了兩次,總共提審了四次。

記者:提審一般每次多長時間?白天還是晚上?

譚秦東:一個小時左右吧。前兩次是晚上,後面兩次是白天。

記者:你還筆錄裏面講認罪了,你陳述的內容跟筆錄上記載的內容一致嗎?

譚秦東:我覺得有些話他們不理解,因為我強調過我沒有捏造事實。他們警察就是說,那你怎麼證明沒有捏造事實呢?我沒有辦法辯解啊,我只是說我都是截的圖,在互聯網的官方網站,或者是視頻裏面截圖,那我怎麼辯解?我沒辦法辯解。

記者:你剛被抓時,我聽你律師講,你認為自己是無罪的。但是到了3月份他再見你時,你就認為你有罪了,而且你希望律師給你做有罪辯護,你為什麼有這樣的變化?

譚秦東:在看守所裏面,實話說那種日子真不是人待的。我不是說看守所的制度不好,但是真的是在裏面每天就是睡在廁所邊,每天吃兩個半饅頭,沒有自由。然后里面充斥着負能量,你覺得人生活在那種環境裏面,真的精神會非常壓抑。我當時內心真實想法就是想早點出去,主動提出看能不能爭取在法院判個緩(刑)。

記者:但是你內心認為你其實……

譚秦東:我是無罪的。

記者:你是覺得你即便無罪,最終也可能很難還你清白?

譚秦東:對,我覺得,我擔心我自己被判的很重。

記者:後來你的律師給你寫了一份申訴書,內容包括你認為你自己無罪,也交給你看了。當時你為什麼要讓你的律師把這份申訴書撤回來?

譚秦東:我覺得可能不會被採納,然後再就是說,當時想早點出去嘛,就是說乾脆算倒霉吧,抗下來就抗下來吧,坐幾個月、半年什麼的,能出去就出去吧,沒必要。我們內心也是良民,說句不好聽的,算自己流年運氣不好,輪到自己了,抗就抗過去吧。

記者:那你沒有想過,你要是認罪了,將來出去再做很多事情,你可能都是一個刑滿釋放人員,你沒有想過這些後果?

譚秦東:沒有,我就想出去,我想我女兒,我想我爸爸,我爸爸70歲。我爸爸是正月十三的生日,70歲我都沒在身邊,我爸爸有冠心病。以前工作太忙沒想過,但是進來一想,自己真不是個好兒子。父母還有多久日子,能在一天就是一天,能多陪陪他們,就多陪陪他們,正月十三我整整哭了三天,每天都是以淚洗面。我也是客觀地講,我心裏面就是想早點出去。

記者:你覺得比你到底有沒有罪還重要?

譚秦東:對。我就是想回家,我就是想回家。

記者:但是你也是一個醫生、知識分子,你知道做的沒錯的情況,如果要用認罪來換取自由,你也不在乎?

譚秦東:不在乎。只要在牢里待過的人都知道,自由比什麼都珍貴,跟家人在一起是最幸福的。沒有待的人真不知道,沒有自由,沒有朋友,十幾平的空間,關八九個人,真的沒有人受的了的。

記者:那時候後悔寫這篇文章嗎?

譚秦東:真的有點後悔。後來慢慢平靜下來,接受這個現實了,就開始覺得值,大不了就扛。我覺得人這一輩子總要說兩句真話,別人不敢說,我幹嘛不敢說,說了就說了,錯了就錯了,對了就對了,人這輩子要做兩件正確的事,說兩句真的話。到三四月份我不後悔了。

談未來

有機會還寫這樣的文章

記者:剛進去時,特別希望能夠取保候審?

譚秦東:對,當時就希望賠償一部分,彌補、媒體道歉,希望換取鴻茅的諒解書,取保候審。還願意給鴻茅藥酒寫一篇正面文章,從中藥的藥理來說,比如活血化淤裏面有當歸,補氣血,調節女性的月經不調,分章節單個藥單個葯或幾個葯地處方來分析。

記者:寫這篇文章是基於真實想法,還是僅僅想出去?

譚秦東:出去,實話實說。

記者:你沒有想過你要寫這樣的文章,一開始想提示的老年人會上當受騙?

譚秦東:這就是說實在話,人在環境當中可能會改變自己的心態,當時就想着出去,顧不了那麼多了。記者:關了3個多月,最絕望的是什麼時候?

譚秦東:一二月份,特別不習慣,想過自殺,到了第三個月好點了。慢慢內心也平靜下來。

記者:你現在是取保候審,並不是完全宣布你無罪,其實你還有可能面臨法院的判決?還有可能被刑事追訴?

譚秦東:想過,最壞的打算就是一年,但是我不後悔,我寫這篇文章,覺得值。

記者:你有機會還寫這樣的文章嗎?

譚秦東:寫。

記者:寫的時候還說鴻茅藥酒有毒嗎?

譚秦東:我堅持它是毒藥。如果它(鴻茅藥酒)不強調針對適宜的人群用適宜的葯,那它就是毒藥,不可能每個人都喝的。而且酒這個東西其實已經就是很明白了,世界一級致癌物,誘發消化道腫瘤、胃腸道腫瘤,這本來就是毒。67味葯裏面很多成分我真不知道,大雜燴煮了一大鍋湯,能治四十幾種病,真不相信。

記者:今天見律師之前,你已經知道了外界對你的一些評價了,是吧?

譚秦東:我聽到看守所有人說,老譚你上了頭條了,你還是個醫生,我說是。我當時心裏覺得有戲了,其實我內心也是很矛盾,雙面的,一方面希望自己能夠儘快出去,另外一方面希望正義能夠得到伸張,我也是無罪的。內心是很焦慮的。

記者:怎麼看待這件事引起的風波?

譚秦東:其實這也是人生的一種修行吧,對我今後會影響很大。相信媒體,相信正義的力量,做一個好人,做一個好醫生。

記者:接下來,回以前的醫院工作?

譚秦東:不是回以前的醫院,回去以後看能不能找一家醫院回去上班,做個皮膚科醫生,做一點力所能及的事吧,多做一些公益,這也是我希望能做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