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遠離「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以前在老家的時候,小區里有位張阿姨,嘴上功夫極為厲害。

常常在樓上便能聽到她跟別人爭執的聲音,嗓門尖銳、鏗鏘有力,如鞭炮一般能在瞬間噼里啪啦炸起來,又如春日驚雷般轟隆不絕。

有一次,一個小販挑着菜筐在樓底下賣菜,張阿姨剛好在樓底下,見了小販賣的菜,迎上去就問:“你這菜是打了農藥的吧?”

小販一臉賠笑:“沒有,沒有,大姐,這個菜是自己種的,絕對沒有打農藥。”

“我看不像吧,你看你這豇豆,一個蟲眼兒都沒有,這種菜,最容易長蟲子了,我以前在老家也是種過地的,你不要以為我不懂。”

小販有些抓毛,好端端地賣個菜而已,這還沒有開張,便被人劈頭蓋臉地說了一通。

影響到自己做生意,心裏自然不暢快,於是也接上了嘴:“我說沒打葯,就沒打葯,你說我打葯了,你要拿出證據來的。”

張阿姨被人懟了,心中的無名之火瞬間熊熊燃燒,於是也嗆聲回去:“你說你個賣菜的,我就說說問問怎麼了?你內心要是無愧,你着什麼急啊?”

兩人劍拔弩張,你一言我一語地就這樣幹了起來,旁人見勢,連忙拉開。

有人替張阿姨上前道歉:“你別跟她一般見識,她這個人就是這樣,刀子嘴豆腐心,嘴上逞強,你別往心裏去。”

好吧,好一個刀子嘴豆腐心的說辭。

這刀子嘴豆腐心不僅表現在對待外人,對待自己的家人也是如此。

一日,張阿姨在樓底下搓麻將,估計那天牌運不是很好,臉上晴轉多雲。

兒子小多正準備去上學,湊到她身邊,說:“媽,給我錢,我要去學校交補課費。”

不開腔還好,這一說話,讓張阿姨瞬間炸鍋,指著兒子的鼻樑就開始罵:

滾!錢錢錢,整天知道要錢,老娘是上輩子欠你的嗎?你就跟你爸一個慫樣,爺倆兒沒有一個中用的,我怎麼就倒了八輩子血霉,跟了你們倆呢!……

小多一臉驚嚇,慌忙跑掉了,錢沒要到,還毫無徵兆地被罵了一頓,估計這心裏也是比竇娥還冤。

又過了幾年,聽說張阿姨離婚了,原因不甚得知,但是我覺得一個40多歲的男人,寧願凈身出戶也不願再維繫婚姻,必是婚姻中有諸多的不如意。

語言也會成為一種暴力。

想想,冷言冷語似箭,她身邊的人估計早就被那齊發的萬箭戳得千瘡百孔,體無完膚了。

說什麼樣的話,就是什麼樣的人,當你嘴裏伸出刀的時候,心裏早就有刀了。

《增廣賢文》里有句話,“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

所謂的"刀子嘴豆腐心"其實是種借口,讓人誤認為:“我刀子嘴但是我心地善良啊”。

抱歉,沒有人能通過那惡毒的話,看到你的善良。

嘴裏吐刀子的人,他並沒有豆腐心,他有的全然是一顆刀子心。

我上班已經有十年了,這期間換過三份工作,碰到過好幾位不同風格的boss。

W和H便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有兩位,而且較為戲劇性的是,這兩位還都帶領過同一個團隊。

W是迄今為止我見過的最有智慧的老闆,有遠見,有氣度,張弛有度,最重要的是懂得好好說話,懂得帶人帶心的藝術,所以人心所向,很受愛戴。

W總是和顏悅色地聽取大家的彙報,公司近500人,不論職位,也不管資歷,工作上的困難,她都會耐心地傾聽,並會一針見血地給予正確方向的指點。

H是之後帶團隊的人,作為空降兵,常常自詡不凡。

在與下級的溝通中,難有心平氣和之時,倒是常常盛氣凌人、咄咄逼迫。

經常別人話還沒有說完,便極不耐煩地打斷,稍對誰不順意,更會順便“問候”公司所有管理人員,大有一副你們這群傻逼,前老闆是眼瞎了才會讓你們做到公司中層之勢。

W常常掛在嘴邊的是:我們這個團隊是最好的團隊,我們的員工是最好的員工,他們為公司任勞任怨,公司需要善待他們。

其實我們都知道,我們不盡完美,為了老闆的這份信任,所以努力工作,積極創新,大家都如開了掛一般,公司凝聚力爆棚。

H常常掛在嘴邊的是:我們的員工不懂感恩,我們的基層管理人員從未傳遞過正能量的東西,我們公司有很多地方不合理,我們的經理都不能正常履職。

事實上,這些都是H捕風捉影、毫無根據的自我猜測。

但是由於被他念叨的次數多了,很多員工便真的開始對公司充滿了埋怨,士氣低下,公司凝聚力坍塌,業績也變得越來越差。

很多時候,嘴上的張狂,往往都是為了掩飾自己的無能。

有時候覺得,管理公司就像是養育一個孩子,首先,你需要有足夠的遠見和堅定的目標,能夠把孩子托在自己的肩膀上,讓孩子站在你的高度上往上走。

其次,你同樣需要對你的孩子抱以同理心,你需要蹲下來,去跟他做平等的對話,去理解TA的想法,站在TA的位置上去考慮,有同理心的人,才會好好去跟對方說話。

失去了好好同孩子說話的能力,即使你是多麼偉岸的父母,也難有親密的親子關係。

失去了好好同員工說話的能力,即使你是多麼優秀的老闆,也難獲得團隊真正的凝聚力,也很難帶出一支卓越的隊伍。

好好說話的人,皆是因為他們有着良好的同理心,他們會把自己置於對方的位置去考慮。

會考慮自己的一言一行是否會讓對方覺得不舒服,也會去思考如何高效進行溝通,怎樣合理地解決問題,而不是自顧自表達自己的情緒,或者完全不管不顧地表達自己的想法。

你說出什麼樣的話,實際上你就是什麼樣的人。

某天我去學校接兒子放學,有人把轎車開上了接送區。

接送區本來區域較小,為了孩子的安全,學校多番強調接送區禁止停放任何車輛。

帶着紅袖章,揮着小紅旗指揮秩序的老大爺見了,走到車前,對車主說:同志,你可能是第一次來,不清楚規定,接送區是禁止停放任何車輛的,你可以往前面走走看看還有沒有停車位。

司機一聽,連說抱歉,欣然上車,把車挪走了。

我暗地裡佩服這位老大爺真會說話,既疏通了交通,遵守了規定,又照顧到了對方的面子。

對方當然樂於接受。

如果這位老大爺上來就喊:“唉,你這個車,不能放在這裡,已經說過很多遍了,這個地方是不能停車的!”

順勢揮舞着手上的小紅旗,指指點點,想必,車主也會把車挪走,但終歸是不那麼樂意。

也許碰到一位暴脾氣的主,又是一場口舌之爭。

以前我婆婆開店賣東西的時候,很懂得照顧買家的自尊。

買家上門,幾番推薦,一旦發現對方對價格面露難色,我婆婆就會立馬抱出另外一樣,告訴別人:對了,還有這個,這件跟之前那件是一樣的花色和質量,但是由於廠家不同,這件更實惠一些,我們自己家裡人用,都是用這樣的。

人家一聽,覺得挺好的,既沒有提錢傷感情,有個台階下,又買到了好東西,和氣生財。

一個內心充滿善意、有真正悲憫之心的人,絕對不會口出惡言。

口出惡言時必心生惡意。

一個真正情商高的人,不會口吐刀子,因為他知道冷言冷語必傷人。

很多人在口中吐完刀子後,會為自己找一個極好的託詞:哎呀,不好意思,我就是這樣心直口快的人,說話直,但是沒有壞心,你別當回事。

他說出這話的時候,往往不是反思到了自己的說話不對,而是多半意識到自己話說過了,害怕自己吐出去的刀子,會對自己以後產生什麼不好的影響,於是用“刀子嘴,豆腐心”來給自己一個台階下,免得得罪了人。

不過,在他口吐刀子的時候,他一點也沒有豆腐心,相反,有的只是一顆刀子心。

刀子嘴,豆腐心,只不過是為了掩飾自己的情商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富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