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民族英雄!為中國施行憲政 蔣公義無反顧

蔣公一生為國,體現忠孝節義,堪稱中華民族英雄。圖為其向國軍發表抗戰講話。(網絡圖片)

蔣公的一生被他的敵人妖魔化,被誣為獨夫民賊,好在現在越來越多的國人開始發掘出歷史真相,認識到他的歷史貢獻,尊稱他為民族英雄。

我個人也親歷了咁一個認識的轉折過程。我小時候家裡有兩位長輩有幸覲見過蔣公,一位係我爺爺,國民黨員、黃埔學生;一位係我舅爺,曾經參加青年軍,也曾經誤入歧途參加共產黨。我對蔣公的第一印象、跟蔣公最早的關聯來自我爺爺。我爺爺自從1949年被俘以後就閉口不談過去,但從我記事到他離世,他一輩子只留過一個髮型:中正頭。我係我爺爺最最寶貝的長孫,從小到大他都對我沒有一句責罵,唯一的一次例外就係因為蔣介石。那係我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學校組織看了一部講延安保育院的電影《啊,搖籃》,返嚟以後爺爺問我今天看的咩電影啊——我那時候不到六歲,雖然思想已經很“反動”了,我對蔣介石也還沒有咩認識,而且這部電影係謝晉導演,用了很多濃眉大眼的小演員,當時感覺演的挺煽情的……我就跟着同學嘀咕了一句“蔣光頭欺負小孩子”——我爺爺臉色陡變,大發雷霆。過去家裡再大的事我也從來沒有見他那麼大火氣,那係他一生當中唯一一次對我發火。就因為他這頓火氣,我開始好奇:這位光頭係個怎樣神通廣大的人物,能讓我最親愛的爺爺,在那樣危險的政治環境中,幾十年不變地崇敬?

第二位有幸見過蔣公的係我舅爺。他年輕的時候係西南聯大的學生,響應國府號召參加了青年軍,抗戰勝利後跟許多年輕幼稚的學生一樣聽信了共產黨的謠言,加入了共產黨。中共建政後他開始覺悟,公開批評斯大林和毛澤東,在五七年被打成右派,關進牛棚廿多年,痛定思痛,最後在思想上回歸了民國。他當年作學生領袖請願的時候受到過蔣公的接見。我問他,你咩印象?他講,蔣介石極具領袖魅力,令人崇敬、令人傾倒。我就很奇怪了——我爺爺國民黨,以校長為榜樣也罷了,你當時還係個上當受騙的共產黨員,唔係應該反蔣的嗎,怎麼見到蔣會傾倒呢?我後來研究民國史,讀先總統蔣公思想言論集,我才體會到,咩樣的人格魅力,讓人折服,讓人傾倒。從我五歲跟着人亂叫蔣光頭到2002年我特地到蔣公官邸立誓要繼承他的遺志,這個演變過程,我相信也係我們越來越多的國人對蔣介石從曲解到了解到理解到敬重的演變歷程。

這些年大陸流行一句話:小時候恨蔣介石,長大以後更加恨蔣介石——恨他咩呢?恨他剿匪不力。蔣介石係一名極具悲劇色彩的英雄。他的成功和他的失敗,他的偉大和他的錯誤,總係難分難解地交織在一起。他的個性也相當矛盾和多元。他的軍事背景讓許多人以為他只係一介武夫,其實他的學問和他的見識遠勝過無數“學者”。他的思想不但不守舊,而係前瞻,所以他不僅被中共妖魔化,也經常被西方和一部分民主人士誤解。

蔣介石的歷史貢獻,最為人所知的係北伐和抗戰。北伐使中國達到基本統一的局面,為現代中國的建設奠定了基礎;抗戰使中華民族免於淪亡,能自信地獨立於世界民族之林。從北伐開始蔣介石就致力於廢除不平等條約,到抗戰勝利,中國因為他的不屈不撓終於贏得了世界的尊敬,廢除了一切不平等條約,獲得了平等之地位,並成為聯合國五常,躋身世界四強。可以講,在當時極其艱難的內憂外患的環境下,蔣公領導我們的國家和民族,從被列強隨意欺侮,達到了統一、獨立、平等和尊嚴。這係他在民族主義方面的貢獻。

民生方面,蔣介石領導下的國民政府在北伐成功後不僅償還了歷屆北京政府欠下的巨額外債,還締造了經濟高速發展的黃金十年,到台灣以後又將台灣打造成亞洲四小龍,同時還建立了相當完備的福利系統。我們可以想見,假設沒有日本入侵和中共亂政,中國的經濟騰飛哪裡需要等到今天!

文化方面,蔣介石極其重視教育。抗戰期間政府在喪失了大部分富裕地區的稅收同時軍費高漲的情況下,仍然堅持義務教育,不收一分錢學費,因為他相信我們國家的前途就在於要造就自尊自信的“新一輩國民”。他在大陸發起過的新文化運動其實就係我們現在言必談的公民教育,因為他了解,要有相當的國民素質基礎,才能保障高品質的民主。文革期間他又在台灣發起複興中華文化運動,保存了我們民族文化的香火血脈。

但係他最大的貢獻,也係最少被人提起的貢獻,係他為中國施行憲政所做的不懈的努力。

今天,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在了解到歷史真相,了解到蔣公對中國乃至對世界的貢獻以後,都不會否認蔣中正係我們民族足以自豪的英雄。不過大多數人對蔣介石的認知都還係局限於蔣的民族主義,對他的尊重也係基於民族主義的感情。但我一直有兩個個人研究或者講觀點,我覺得評論家和研究者通常容易忽視的,我認為:第一,蔣介石的確係一位忠義愛國的民族主義者,但他從來唔係一位狹隘的民族主義者,他具備相當開闊甚至超前的國際觀(這個我以後專文或另開話題再談);第二,蔣介石不止係民族主義者,他還係民主主義者,一輩子為中國尋求憲政民主,甚至,我講句不夠恭敬的話,他一度係一名“民主憤青”。

這句話講出來,一定超乎許多人的想像。

舊年新年我們在紐約辦了一場邀請藏人共同聯歡的晚會,會上我和達賴喇嘛尊者駐北美代表處的華人聯絡事務官貢噶扎西一起主持了兩場知識競賽,一場係關於西藏文化的,一場係關於中國近代史的。其中我問了一個問題,我在呢度也順便考一下大家。這個問題係:

某位國民黨領袖為了選舉事宜曾寫信給中央黨部秘書長,要求黨員明了“今後本黨與其他黨處於平等地位”,並深切體會民主體制之真正涵義。——請問這位領袖為何人?

我們提示了幾個選擇,答案A係孫中山在1912年,答案B係宋教仁在1913年,答案C係蔣介石在1947年,答案D係蔣經國在1987年,答案E係李登輝在1990年。

這道題,現場幾乎所有人都答李登輝或者蔣經國,沒有一個人想到正確答案係蔣介石。除了一位年輕的藏人朋友——我當時覺得好難得啊,我就表揚他,結果他講他也係聽到前面答案都錯了才蒙對的蔣介石。問題係我們其他漢人連蒙都沒有蒙蔣介石啊,可見我們對蔣的認識有多麼欠缺,對他的偏見有多麼根深蒂固。

這封信係1947年蔣介石親自寫給中央黨部秘書長吳鐵城的。當時共軍虎視眈眈,內戰一觸即發,但係蔣介石這個“民主憤青”,急於恢復被日本入侵中斷的民主進程,急於兌現國民黨訓政以後要還政於民的承諾,急於實現國父憲政中國的理想,抗戰剛剛勝利,他就在1946年召開了制憲國大,開始行憲,1947年進行了首次國大代表直選,1948年首次立法委員直選。除了制憲行憲的決策,他還親力親為做了許多具體的事去克服阻礙、去積極地推動憲政進程。

我可以舉幾個例子。

第一件,政治協商會議期間國民黨主張的係抗戰前幾經修訂的五五憲草,而民社黨張君勱起草的中華民國憲法草案,距離孫文的五權憲法理論係比較遠的,在國民黨內引起了很大反彈。一讀期間,國民黨籍的國大代表,因為畢竟係大黨占多數,很快就把它改回了五五憲草的式樣。民社黨當然就不開心了,要離席抗議。這時候,係蔣介石勸講國民黨代表相忍為國,尊重少數黨派的意見,恢復為政協憲草。要知道蔣公係非常尊敬國父的,他能作出這樣的讓步,實在不容易。最後通過的中華民國憲法和五五憲草在體制上孰優孰劣,見仁見智,但有一點明顯的區別係四六憲法大大限制了總統的權力,所以胡適才會講,這係一部比美國憲法還要民主的憲法。

第二件,也就係蔣介石寫前面那封信的國大代表直選期間,鬧出了棺材上書的故事。為咩呢?我們都知道國民黨雖然係個臃腫鬆散的組織,畢竟係創建中華民國的大黨、訓政黨、領導抗戰勝利並作出了絕大犧牲的黨,她在民間的聲望和影響力係首屈一指的,真正要民選的話,青年黨因為抗戰立了許多功,在四川也有多年的經營,還有點希望,民社黨可能一個名額都拿不到。這時候蔣介石又一次相忍為國,指示國民黨黨中央嚴令嗰啲由選民聯署當選的國民黨代表退選,將名額讓給青年黨和民社黨。這些國民黨代表當然不樂意了,嘿,我民選的呢,你憑咩要我退啊,你有黨紀,我有國法,這些黨員就決定要維權。其中有一位連國民黨員都唔係,只係因為跟三青團沾了一點邊,他明明得了五萬票卻不得不把名額讓給一個只有16票的民社黨員,這怎麼能服氣呀,這位最後係氣得抬着棺材到南京上訪。所以接下來的立法委員直選,國民黨就汲取教訓,索性一開始就規定好,未經本黨提名不得自行參選,這樣來強行補足青年黨和社民黨要求的名額。可係這唔係違憲操縱選舉嗎?為咩?就為了一片苦心要抬舉少數黨來達到憲政的平衡。當時司徒雷登都看不落去了,認為“兩個少數黨爭權奪利超過許多國民黨人士”,建議“延期選舉”。美國人都建議延期選舉了啊,沒有壓力了啊,然而我們的“民主憤青”蔣介石還係否決了這個建議,他講,“舉行選舉係走向憲政的必要步驟”。

第三件,48年的總統選舉。抗戰勝利以後蔣委員長的聲望如日中天,他當選第一屆民選總統毫無懸念。李宗仁呢有意競選副總統並且寫信給胡適建議胡適參選大總統。蔣介石知道以後在當天的日記裏面寫,李宗仁這個用心這個權術他看得很明白,但反而很安慰,因為他認為由胡適來任總統,可以緩和各方面矛盾,而且一個自由主義知識分子背景的總統更有機會在美國民主黨政府嗰度為中國獲取美援。中國當時非常需要美援。因此為了救國的出路,他決意退讓,不參選總統,而係以參謀長的身分專心剿共,或者以行政院長的身分輔佐胡適。他請人傳話給胡適,胡適先係推辭,後來幾經勸講,勉強同意了。胡適一接受,蔣介石馬上在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上提出來,最好由本黨推舉一位黨外人士候選總統,並且建議了五個條件,這五個條件簡直就係為胡適量身定做的。但係他遭到了一致反對——“咩都可以服從總裁,就這一件事不能服從。”他雖然係總裁,作為國民黨員他也必須服從黨的決議,他後來請胡適吃飯致歉,建議胡適自己組黨,胡適安慰他講,黨員敢於反對總裁,這係好現象。

第一屆民選總統,這係無上的殊榮,蔣公也當之無愧,HE EARNED IT。但係他為了中國的前途考慮都寧願辭讓,這唔係一個夢想“獨裁者”做得出來的。當然,他的敵人又攻擊他係虛情假意。但其實他只要參選他鐵定會贏,他不參選胡適才有機會,他沒有必要虛情假意。而且,從蔣的生平和性格來看,他一輩子以國家為重,個人權力慾望確實不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縱覽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