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精神科醫師:做父母兩樣東西要敢給孩子

對待孩子的標準是“夠好就可以”。什麼是“夠好”?(Shutterstock)

三年前有一次跟當時台大精神部總住院醫師的學弟聊天,他未來想當兒童精神專科的主治醫師。

我心裏想說離開台大已經十來年,怕自己落伍了,就問他:“不知道親子教養目前有什麼新的理論呢?”他的回答令我有些意外,因為跟當年我當住院醫師的時候一模一樣:“Good Enough Mother”,意思是不要想當一個完美的母親,夠好就可以了!

聽到這個已經被奉為典範幾十年的答案,其實也不令人太意外,因為這幾年我也沒聽到什麼新的理論,學弟沒有不認真,而我也沒有落伍。但是我接下來的問題就有點難招架了:“那什麼叫‘Good Enough’,‘夠好就可以’要怎麼定義?每一個社會、家庭,每個母親心中的那把尺都不一樣啊!”

學弟答不上來,因為老師以前就沒教,現在大概也不會教。要去定義什麼是“夠好就可以”其實很難,往往大家都靠“心領神會”。專業人士有共同看病人的經驗,加上一些臨床討論會,慢慢地大家心中“夠好就可以”的標準會成形,但卻無法具體化,難以訴諸文字或語言。

但是在這個社會,價值標準極度多元化,民眾要靠“心領神會”很困難,所以這篇文章希望可以透過例子來解釋,並用另一個很接近的觀念“適度的挫折 Optimal Frustration”來定義。

3歲小老外給我的觸動

有一次在機場看到一個金髮高挑的媽媽一路狂奔,後面跟着四個小孩,應該是急着去搭機吧?四個小孩里最大的差不多11歲,最小的只有3歲多,每個人都拉着一個行李箱,一個緊接着一個。

最小的那個拉着個隨身登機箱,個子是最小的,箱子加上手把都比她高上好幾公分,她的步伐又小,跑得超級專心、超級賣力。

第一個感覺是“金髮小娃兒拉着自己的行李廂,緊緊跟在隊伍最後頭努力地跑,金色馬尾巴在空中還飛成一直線,超級卡哇伊的!可惜來不及拍照”。

繼而心中出現了一絲絲的心痛,我們在台灣都疼小孩慣了,哪捨得讓他們拉行李箱啊?還那麼小,拉傷了肩膀怎麼辦?爸媽鐵定被長輩罵死。即使兒子去美國念大學,登機櫃檯多的是捨不得孩子的媽媽,搶著搬超重的行李上輸送帶,真是感人的母愛。

我在百貨公司或賣場里,也常常看到那些3歲左右的小孩,賴在被撐到快不行了的嬰兒車裡,就是要讓人推著;甚至就賴在媽媽的懷裡,怎樣也不肯下來自己走路。這樣如此強烈對比國內外小孩的待遇,不得不讓人納悶,到底是怎麼了?東西方教養小孩的態度差異這麼大,是我們太疼,還是他們太狠。

不知兒子在何方,英國高管老爸的眼淚

幾年前我在一家英國跟瑞典合併的藥廠上班,我有一個導師(Mentor),是來自瑞典當地公司的前高層,他人很好,很努力帶着我融入公司,一年之中跑了好幾次歐洲。雖然頻繁的長途飛行很累,再加上不斷的拜會參訪更是體力大考驗,但也給了我人生很多的文化體驗。有一次在曼徹斯特,瑞典導師特別安排了一個小聚會,在當地的小餐廳,只有他、我,跟另一個總公司相當高層的英國主管共餐。

照說以我在公司的年資跟位階,是不可能跟跨國公司大主管,小型私人聚會般吃飯純聊天的。這個難得的機緣,卻讓我聽到了極為感人的故事,讓我看到一個50幾歲,跨國大公司的高層主管,心中對兒子放不下的擔心跟無奈。真情流露,感人至深。

依照歐洲當地的習俗,高中畢業的成人禮是好朋友們三五結伴,身上背着大背包,帶着少少的錢,坐着火車遍游歐洲各國。而大學畢業呢?有些人的夢想則是到世界周遊一番。

我去的時候正是他兒子大學畢業的隔年,半年多前他已依例巡航四海,早就離家很久,一直沒回來過了!平常他兒子根本不會打電話回家,所以他連兒子現在是在世界的哪個角落都不知道,只有一次在非洲掉了護照,另一次在泰國掉了信用卡,他接到電話才能知道兒子在哪兒,順便講上幾句話。

講著講著,這位高管父親眼睛開始泛著淚光,害我坐在一旁有點不知所措,陌生中年父親的眼淚好沉重。

台灣小孩很脆弱嗎?還是台灣媽媽對小孩太好了?

這樣的事在台灣可能發生嗎?我們的小孩頂多環環島,到澳洲遊學打工就很了不起了,連參加落後地區的醫療服務團,恐怕都要引發家庭紛爭吧?

門診中現在好多年輕的女病患抱怨男生都是媽寶,男生則抱怨女生公主病;抱怨低薪,但對工作的分配內容要求很高;公司即便薪水開得高,但工作環境不夠理想還是找不到人;孩子們更是普遍缺乏獨立作業、冒險犯難的精神。

這樣的孩子都是從小養起的,我們的學校教育不重視體育,上課時間很長,花很多時間準備考試,讓小孩學習考滿級分的技巧,卻缺乏思考跟冒險的機會。文化中也過度強調學歷、文憑,而不重視一個人的養成是多樣性的。

說背着背包,去落後國家遊歷,每天也不打電話報平安,幾個月,甚至一年後,才又臟又臭的回家,這種我沒看過,也沒聽過。

甄試、志工、遊學,不該只是作作樣子!

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什麼加分、繁星,父母精心安排的佔大多數。

我的兒子最近在美國要申請醫學系,他的成績還不錯,但是缺乏在醫院照顧病患的經驗,所以還要先申請作醫院的看護工。常常一天上班12小時,做兩天休一天,領最基本的工資,幾個月下來才能符合申請的標準。

一開始覺得幹嘛要這樣?當年我進醫學院前,連去病房探病的經驗都很少,父母擔心小孩被感染會影響課業,在家裡也沒照顧過病人,只要會讀書考試就好,誰知道医院裏都在忙些什麼?

一開始覺得耽誤小孩申請學校,很無聊。後來想想也對,當一個醫師就是要照顧病人,而且不是那種“高高在上”的照顧,要能真切了解病人的苦,甚至熟悉醫院每種工作人員的分工,懂得別人的辛苦與專業也很重要。簡單說人家要有經驗、肯吃苦、也吃過苦的“土雞”,而我們只有鑽研考試,關在學校、補習班、家庭不同籠子中,到最後搞壞眼睛、視野也狹小的“肉雞”。

什麼是“夠好的母親”Good Enough Mother?

簡單講,就是一個願意讓小孩吃苦、挫折、冒險,也在養成過程中刻意營造這樣環境,讓小孩親身體驗困苦的父母親。

單單只講母親實在是錯的,男女平權講多久了,還在夠好的“母親”?養小孩是兩個人的事,父親不應該被置身事外,父母的態度不能不一致,更不是只有所謂黑臉白臉的分工。拜託精神科醫師、心理學家們,幾十年甚至一百年了,該好好進步了。而Good Enough就是要讓小孩們吃過苦、冒過險,並遭遇些挫折,就像孟子說的“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

兒子的話,讓我心中一驚

吃苦要先從不吃香喝辣講起,那講我小孩的故事吧!

十幾二十年前,那時藥廠的規範不嚴格,經常辦一些可以攜家帶眷,到高級度假勝地五星級飯店的學術活動。醫生第一天下午開開會,聽聽演講,醫師娘跟小孩在飯店內吃喝玩樂,第二天則是家庭日,大家一起出遊去。那時小兒子也才幼稚園中班,跟着我一年就參加好幾次這樣的活動。

後來有一次帶他去宜蘭一家裝潢、菜色都已經很不錯的餐廳吃飯,他突然冒出一句:“爸爸,這個餐廳好小喔!不豪華,菜也很普通。”我當下心中嚇了一跳,這價位已經不是一般家庭假日常來的餐廳,還被他嫌不好。

原本攜家帶眷去玩,也只是貪圖可以不用犧牲假日陪家人的時間聽演講,再加上一個晚上幾千塊、甚至上萬的房間,交通、娛樂反正都藥廠付錢,何樂不為?但小孩不知不覺中習慣了這樣的度假生活、消費水準,吃香喝辣住好,以後怎能吃苦?就像要是一天到晚都有麥當勞吃,去麥當勞也不可能當作行為優良的獎勵,不斷在物質上加碼的結果只是把小孩越養越糟。

很多的富二代就是這樣,自小習慣了吃好餐廳,長大只會比誰的車子貴、誰的紅酒好,去過杜拜沒?要是讀書、工作上不順利,找不到自己的人生目標,大概就是拿父母的錢吃喝玩樂,一天混過一天,不為非作歹、惹出事端已經算不錯的了。所以第一步不是讓小孩真正去吃什麼苦。

父母要自制,不要只想給、習慣給小孩最好的

像有一次去吃法國二星級餐廳主廚來台舉辦的餐酒活動,竟然看到媽媽帶着才國小跟國中的小孩來,小孩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怎會知道那一餐超過上班族一個月的伙食費(連我都覺得太貴,也只去過那一次)。

父母親有錢,習慣吃好、用好無所謂,但小孩真的不能過的太優渥,長大會沒鬥志,只會斗錢。至於那些一般家庭,父母縮衣節食過日,給小孩卻盡量是最好的,那結局有時也蠻慘的,小孩長大要是發展不好,日子反而越過越差,往往怨天尤人,過得比別人不快樂許多。

有機會讓小孩吃苦,千萬不要心中憐惜

像是從小老是抱着、不給落地,捨不得讓他拿重物、一切代勞,學校營養午餐不好、親自每天送飯,坐公車怕太擁擠、非得親迎親送,這些都是不必要的。

一天吃一頓不好吃的營養午餐,就算不吃也是訓練忍飢耐餓,就算不營養也沒差吧?平常吃的也都夠好了。走不動,休息一下再走,真的人多擁擠不方便,約定好去登山訓練。體育訓練營是很好的寒暑假活動,有人替你操練他體能,讓他無法偷懶逃避;加上訓練會增進胃口,東西再一般,也都狼吞虎咽不挑剔,多好。

那挫折呢?我們都想小孩考100分,總是要準備再三,做一堆的練習,然後因為少個幾分就開始擔心。可是人生哪是這樣啊?還有所謂的“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他們遇到時怎麼撐呢?但是不要太挫折是必要的。

讓小孩遭遇適度的挫折,習慣挫折,並從挫折中學習

像我以前在研究所上課,十周內要讀1200頁的論文,而且每頁密密麻麻都是硬理論。就算你讀的完,能記住多少?70%算超了不起的了。所以老師特別網開一面,可以帶一本自己整理過的筆記本進去考場翻閱,多厚都行,仁慈吧?可是寫、剪貼,跟記住那筆記本內容的功夫可也不小。因為心理系研究所的學生都身經百戰,大學成績幾乎都是A,遇到很難考80分以上的課,這可以說真的是“適度”的挫折。

但是我們從這門課的挫折中卻學到很多——自己的極限、接受不完美的結果,下次遇到困難該怎麼抓重點,筆記如何做的更好。

給小孩參加體育活動也是,像體能訓練,一定是操到很累,讓你做到一半開始感到痛苦,懷疑自己做不到,但是最後大部分都也可以完成。挫折加強了耐力,慢慢的,目標達成了,信心也建立了。要是教練嚴格到最後大家都失敗,那就是過度的挫折,只是造成傷害的學習過程。

“適度挫折”根據我的定義就是——“70%成功的機會、30%可能失敗的威脅”這樣可以刺激學習,增進解決問題的能力,讓小孩更堅強、更勇敢,更聰明,也更謙虛。

所以我心中教育小孩最好的原則:

1.夠好就好 Good enough,要給些苦頭吃;

2.適度挫折 Optimal frustration,從失敗中學習。

至於冒險,我覺得這是最難克服的部分,因為連我自己都沒冒過什麼險,我敢說絕大多數台灣人都缺乏像歐洲人那樣的精神與風氣,更不會有他們那樣的經歷。尤其有焦慮症(台灣女性超常見的精神疾病)的媽媽,阿嬤,讓小孩去冒險,想到就失眠、頭痛、心悸,下次再提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