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外國護照很有優越感」 華男自曝生活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用外國護照很有優越感」 華男自曝生活

近日,有華人朋友在網絡發貼子表述自己拿了外國護照的種種感受,引發不少網民圍觀。

2014年左右,我安裝了微信,加了些朋友。我甚至還註冊了微博。後來發現微信微博豆瓣上都係一樣的朋友。大家無非係放些美食健身旅遊和自拍。內容都一樣,所以放棄了微博,因為密碼想不起來了。

我準備放棄微信的時候,有兩個認識許久的小姑娘一起叫我唔好刪掉微信。因為她們倆搞了一個澳洲留學生互助群,希望我們這些在各行各業里混的老留學生+豆瓣er加進來幫助一下剛到澳洲來留學的人。

所以我還係用了一段時間的微信,無非就係幫助這個群里的啲人自我檢測一下電腦,幫他們聯繫啲大老闆給他們裝機器打折咩的。

起初一切都好,後來這個群讓我有些崩潰了。經常周日的夜晚會有人發消息講:“你能不能到City來幫我修一下電腦。”

或者咩“你能不能給我裝個windows,我給你20刀。”我一般都很禮貌的回絕了,結果還被吐槽講老留學生怎麼架子都咁大,拿了PR就請不動了。

我心想,100人民幣在國內或許係(我認為唔係)可以接受的裝個Windows的價格。但係在澳洲我開到你嗰度去油錢都不止20刀,這根本唔係架子的問題。我固然唔係唯一一個被國內小孩兒提出無理要求的人。

還有修車的哥們兒和其它幾個哥們都講現在國內出來的孩子係咪都沒常識了?到了2016年,這個群迎來了末日。

本來當初叫我不刪除微信的兩個小姑娘也都因為沒留下來而回國了。此外發生了件事情:當時有個新劇出來了,也就係你們都可能看過的《Westworld》,西部世界。

某人在群里討論了一下新的一集的情節。立刻有人講,誒,你在哪裡看到的?國內哪裡能下?嗰個最初討論的人講,盜版可能沒出,Netflix上看的。

又有個人講,那沒字幕怎麼看?另一個留學生講,這還要看字幕幹嘛?

於是兩個海外黨(有netflix,不看字幕)

和兩個國內的(沒有netflix,需要看字幕)

開始就“你懂點英語就了不起啊”,“有個破netflix還有優越感了”開始了爭吵,從2v2變成了4v4.然後就成了中國vs海外。群裡邊把人一下分成了兩派,等我手機嗡個不停的時候,我進去看了下歷史對話記錄,正準備發言的時候,群解散了。

Westworld拆散了一座非常微不足道的,海內外的橋樑。從那時起我正式在我的豆瓣介紹里講我不用微信了。以前係基本不怎麼用,後來係徹底唔駛喇。

2013年初,我拿到了澳洲護照。

我媽問我有澳洲護照爽不爽?我講有爽的地方也有不爽的地方。其實不爽之處在於放棄中國國籍護照被剪角,回國需要辦簽證。我不明白為咩中國大陸不允許雙國籍。

爽的地方在於除了中國大陸以外,去大部分地方都係免簽。可以任性的在家裡買張機票第二天就飛走咗。15年,我參加了廣交會。帶着我老婆去看展。

胸口掛着藍色的牌子,後來才明白藍色係外賓。廣交會牛X之處就在於人力唔好錢一樣,我一進門,幾個廣州的大學的志願者男男女女的就迎上來,一個個年輕漂亮,明顯係挑選過的。穿着灰色的西裝,英文還比較流利。後來知道,不只係英文,還有會阿拉伯語的,法語德語意大利語的。

雖然我會中文,但係他們執意我和我講英文。一路帶我去register,介紹會場。搞的我和我老婆受寵若驚。

在美國,台灣,日本等地方看展,你能看到大量的女模特,show girl。在廣交會,show girl被持槍巡邏的武警取代。

在我們參展的最後一天,出門的時候,一個中國大媽迅速攔住我,對我廣東話噼里啪啦來一通。我講,對唔住我不會講廣東話。

於是她又用普通話講,你們花幾多錢搞來的外賓證啊?邊個給你搞的?我不會跟別人講的。

我講,我們係外賓啊?她講你騙邊個啊,告訴我邊個幫你弄的,我不會跟別人講的。

最後我只好拿出澳洲護照講,我們真嘅係外國來的採購商,她才走掉,一邊走,一邊廣東話念叨着咩。

我覺得她一定認為我的護照也係假辦的,或者認為我有一本真嘅護照,但係有優越感不願意幫她。

很多時候,我懷疑講別人係迷之優越感的人可能需要看下自己係咪迷之自卑。

當然,我沒聽懂那位阿姨到底念叨的咩,這一切只係我的猜想。

但係,澳洲護照真嘅會給我迷之優越感。

廣交會一年後,我先去了台灣再去了日本。

去台灣和日本,係我第一次體會使用澳洲護照的快感。

我咩paperwork(書面文件)都不用做,直接買張機票,下飛機後入境以前,有個地方給你一張小咭片,填好了就可以入境。這已經很爽了。更爽的係部分的台灣機場和日本機場,有專門給紐澳加拿大英國(commonwealth)護照的人入境的窗口。

就一個窗口,沒人排隊。

而這些地方大陸人入口又總係有最長的隊伍的地方。雖然大陸遊客的入口往往有6-8個窗口,可謂世界之最,但無奈中國大陸遊客數量龐大也係世界之最了。

去日本和台灣加起來入境過8次吧,至少有一半的時候會遇到這種情況:

我站在了沒人排隊的common wealth的窗口,幾個國人看到了以後,立刻從自己隊伍退出來排到我後面,而且還招呼着自己的親戚朋友一起過來排在我後面。然後過檢的時候,我看着嗰啲想插隊的人,被趕返去排隊……

啲莫名的優越感根本唔係我入籍時所考慮的東西。但我從來沒有勇氣,能力或者心情去懲罰啲我認為非常不道德的中國大陸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網絡綜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