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王藏:情詩一束

寫於2007年的情詩,節選片段。如今看來,寫得不怎樣。但對於我個人,有點記憶意義。當時在遵義國安的監視居住中,被迫按了期限為半年的紅色手印,要求禁止走出我任教的學校範圍,可俺不聽,寫完此組詩投稿海外後,就坐車逃離遵義到貴陽,與土家族詩友阿飛一起踏上了雪域藏地的旅途。

@

月有陰晴圓缺啊,要悲歡離合

得抓緊時間

@

我整夜未眠,到頭來發現

每一個白天都還是一個樣

公雞的打鳴也毫無新鮮感

它們這些勢利的傢伙

真以為天空放光就是黎明

謊報自由的軍情

@

我多想我們永遠含笑

同視坦克詩句,同飲歲月苦酒

@

此時,此地

我踩着有形無形的屍骸,鮮血

踩着它們,我弱小且無能

在現實的腳下

親吻雨滴,汗水

重複

絕望着,希望着,絕望着,希望着

親愛的女王,我是一名流浪的笨拙歌手

僅僅直抒胸意

粗糙地傳遞愛,情

@

我的默禱在糧食深處自憐

我不禁詢問:人的忍耐可有盡期

我的愛,你能與我共享隔絕愛願的光陰么

@

我已尋覓不到真實的影象,牢獄的四周

皆是卑鄙者費心設計的圈套

謊言交替登場,無邊的禁區大地

緊緊鎖住我們相逢的花街

@

某時,你又進入琵琶行

未成曲調先有情

我成為歷史重複增添的破落文人一個

徒有風花雪月,依舊是天涯淪落之人

@

我病了,不是一般的病且病得很重

今天我的病無法講清無法訴說

任何醫生都不清楚我得了什麼病

以及這種病的來由,徵象

我病了,病得雖知有病但不願治療

還自欺欺人地安慰着自己

嘴上說著我沒病

我的病似突如其來

又似自古存在

我的病看似遺傳,自己造成

更似外來病毒的感染

我病了

我帶病抒情帶病敘事,帶病活着

我帶病進墳墓帶病出娘胎

也可以說成

我病死了又活過來持續生病

我的病會好么

@

國家蠕蟲噬咬着我的腳趾

紅色的螞蝗也已叮滿我的全身

本就弱小的呼吸越發蒼白

我活在清醒的痛苦之中

你寬敞的胸懷還在向我打開

我知道,就算你迎來的只是灰燼

你也會把充滿祈求的它們

撒向蒼穹的聖殿

@

寫完這支歌

我就要背負一名罪犯的身分

踏上朝聖的旅途

憂傷與苦痛

就留給昨天的我們吧

我恰似佛魔一體

等候着你的辨別,引領

@

只要紅色中國還有需要

請把我身體的每一個細節都拿去

不要留一絲毫毛

而留下的心

就算粉碎

我也只會將粉末

拋向你

2007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