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中共係怎樣用奴工殘害好人的?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新州:中共係怎樣用奴工殘害好人的?

咩係酷刑?「聯合國反對酷刑折磨公約」認為,酷刑折磨有三個要素:由政府機構執行、教唆、煽動或認可的;為了一個特定的目的,例如逼供、威脅、迫害等;導致嚴重的精神或肉體上的痛苦、傷害。

美國媒體《俄勒岡人》向美國移民海關執法署報告了一封來自中國勞教所的信,它被藏在俄勒岡居民朱麗葉•凱斯(Julie Keith)購買的萬聖節用品當中。國土安全調查局已經啟動對這個案件的調查。(Win McNamee/)

中共迫害法輪功十九年了,不計其數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囚禁在看守所、戒毒所、勞教所、監獄等,獄方除了對他們暴力洗腦轉化,還以強迫做奴工加害,許多人可能以為奴工就係在監獄裏幹活勞動,係咪從此不會遭受獄警的暴力了?係咪可以輕鬆的以此“加分減刑”早日回家了?恰恰相反,一旦被監獄強製做奴工,就會遭到獄方全方位的、漫長的身心摧殘。

強制超負荷勞作

按中共監獄法規定,獄中犯人或當事人勞作時,應當享有八小時勞作制和節假日等權利,中共監獄對外宣傳也係這個口徑,實際上獄方另行一套,對蒙冤入獄的法輪功學員更係橫加迫害,主要係強迫他們超負荷、超強度勞作。法輪功學員一旦被強製做奴工,就被推入無休止的加班加點加量的漩渦,每天幾乎被迫干足十到十九個小時的活,完不成任務就遭到體罰、再加班,完全被剝奪了休息權和睡眠權,長此落去,人體生物鐘遭到極大損害,心理、生理承受能力達到極限,很容易造成突發疾病和死亡事故,獄方的邪惡意圖係以超負荷勞作抵消法輪功學員的信仰意志,耗盡他們的精力體力,從而實現“肉體消滅”的陰謀。

河南省第三勞教所以每名800元的價格從其它的勞教所買法輪功學員,逼做奴工,他們在獄警的百般凌辱和體罰、酷刑的威脅下被強迫日夜拚命勞作,加班加點為勞教所和“河南瑞貝卡發製品集團有限公司”掙錢創匯。因為該勞教所迫害法輪功“有功”,受到了中央政法委“610辦公室”、勞教局的賞識,為河南省第三勞教所掛上“國家級文明單位”。就在掛匾的儀式上,當時就有三人因勞累過度暈倒不省人事。而該所所長屈雙財因積極迫害法輪功受其上級賞識,二零零三年五月被調任到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他還與許昌“瑞貝卡發製品集團有限公司”簽訂了加工合同,並帶去了酷刑“約束衣”,不久便將被非法關押在十八里河的三名女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

強迫做毒活

在大陸啲黑心廠家老闆,經常暗中生產銷售不達標或有毒素的害人產品,以獲取暴利,為了躲避執法機關嚴查,便把眼光盯上了勞教所、監獄等單位,因為嗰度係中共當局把持的非常特殊的地方,無人監督,無法監督,也無人敢監督,係進行地下交易的最保險的地方,而監獄為了巨大利益很樂意承接這類臟活毒活,然後強加分派在獄中法輪功學員身上去做,但不提供防毒工具設備,致使奴工們很快傳染中毒,有的損及生命,可獄方視而不見。這些臟毒活多種多樣,產品銷往國內外,也使眾多消費者在無知中受到了侵害。

如黑龍江省佳木斯勞教所為獲暴利,承接了不法廠家的代工合同,強制在押人員用有毒膠原料製作手機套、亞麻汽車坐墊,坑害消費者。車間里瀰漫著有毒膠的嗆人氣味,監工的獄警實在受不了,就找技術監督局來測試,結果係:原料的致癌有毒物嚴重超標。從此,獄警即使在十二月的寒冬寧可待在戶外也不願進車間,卻讓被押人員每天加班加點地完成超高定額。好多人鼻出血、心悸、呼吸困難、眼睛紅腫,身體嚴重受損。抵制奴役的法輪功學員,有的被獄警打得耳朵鼓膜穿孔,有的被打得四肢成紫色,有的被用鞋底抽打得眼睛失明……

與犯人同囚同工

中共在迫害之初,基本上把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囚禁在一起、同一個監號、同一個集中營,當局認為這係同一個群體,囚禁在一起便於所謂管理,後來迫害升級,就把法輪功學員們和社會犯人囚禁在一起,同囚同做奴工,一方面將善良人混同為犯人以羞辱法輪功學員,主要還係為了進一步利用犯人監控監視監工法輪功學員,加深迫害,如果不服從獄警的管理或奴工任務,牢頭獄霸就會在獄警的指示下殘害法輪功學員,這時候,法輪功學員的處境相當艱難。

二零零一年四月底,五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萬貴福被非法關進甘肅省蘭州市第一看守所。萬貴福被強制每天大強度的用嘴磕、用手剝瓜子,導致雙唇腫爛、兩手指甲脫落,手指流血流膿。由於無法完成每天的定額,萬貴福被第一看守所四隊隊長呂軍暗示九號室的犯人毒打致腹部嚴重受傷,同年十二月廿日被送進蘭州大沙坪勞改醫院三天後死亡。據長期關押在蘭州大砂坪看守所在押人員(姓名略)證實,在蘭州大砂坪看守所,在押人員每年死亡率相當驚人,但由於封鎖消息具體死亡人數不詳。

惡劣的奴工環境

“進了共產黨的監獄,不死也得扒幾層皮”,這係大陸民眾流傳的口頭語,為咩?因為那係人間地獄啊,可唔係中共宣傳的咩“春風化雨”,“人性化管理”等騙人鬼話,在嗰度除了承受失去自由的熬煎,犯人弱肉強食的欺凌,獄警任意摧殘轉化,猶大包夾的灌毒洗腦等,還要面臨惡劣的生活與勞作環境的侵害,隨時會把人的精神擊垮瘋掉。按講,奴工們給獄警創造了巨大利潤,出於人道主義,監獄也得給他們提供能適應人的生活及勞作環境吧,但調查發現,奴工的生活條件與勞作現場環境非法惡劣。

在押犯人和法輪功學員常年吃着豬狗不如的飯菜,甚至被逼迫吃含強致癌物“黃曲霉”的霉變陳米,身體受到嚴重損害。許多被關押人員嚴重營養不良,感染各種傳染病,如肺結核、肝炎、疥瘡、性病等。傳染病患者,不僅得不到及時治療,還被迫繼續帶着渾身的病毒病菌,直到失去勞動能力,再也起不來為止。

貴州省中八女子勞教所二大隊有個專門生產“勞保”手套的車間,所有手套的內層都係用從殯儀館、醫院和垃圾場收來的垃圾布,不做任何處理直接裁剪製成的。這些垃圾布污穢不堪,經常可見死亡通知書等物,血跡、污垢、霉斑遍布,臭氣熏天,地上、床上、牆上、天花板上到處係密密麻麻的蒼蠅。勞教人員在毫無防護措施的情況下勞作,任憑充滿細菌、病毒的塵埃、污垢灌滿口鼻,沾滿全身,二大隊就有幾十名在押人員手腳潰爛,流膿流血,有的人甚至腳上爛出大洞,都能看見骨頭,可還被逼着做手套。

榨盡勞動價值

勞動就能創造價值和利潤,而奴工創造的價值更多,但都被中共監獄以各種借口榨取而去,借口基本有三,一個係強迫犯人勞改洗刷罪惡,二係犯人自己養活自己,三係加分減刑早回家,這也係中共監獄長期以來的所謂管理辦法。一般每月或一個季度結算工費時,監獄有時分給奴工一點點工錢,但少得可憐,一般每月只能拿到幾元到幾十元,與奴工自己創造的價值相差很大,其餘都被監獄榨取掠奪了,所以監獄的行徑係不人道的。而奴役並榨取冤獄中法輪功學員的奴工價值時,係違法國際法的,係嚴重的人權犯罪,同時給法輪功學員造成極其屈辱和恥辱的傷痛。嗰啲妥協的法輪功學員常常係被迫“加分減刑”榨取奴工價值的,而嗰啲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創造的奴工價值則被監獄全部榨盡,不但如此,監獄還以各種借口向其家人單位訛詐。

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二大隊,曾經加工過漁輪,嗰度有兩條生產線五十多人,每天要加工五千到六千個漁輪,每天工作十五到十八個小時。漁輪係山東省威海光威漁具有限公司的,它係山東威海光威集團的一個子公司,產品出口世界七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勞教所幾乎不需要給勞動者支付任何勞動報酬。這樣高強度勞動,按照企業給每人每天二百元人民幣的工資計算,兩條生產線五十人每天就要一萬元,一個月就係卅萬元。而勞教所根本沒有支出咁高的工資報酬,直接獲取非法暴利。

山東省第二勞教所長期以來利用山東八三碳化硅熱件廠的幌子,不為人知的大肆進行奴工產品的生產銷售。八三碳化硅熱件廠靠盤剝法輪功學員的廉價勞動力而發展海內外業務。它們相互依存,相互勾結,使善良受迫害、無良者大發利市。二所還將奴工產品搬上了面向全世界的互聯網:二零零六年一月生產硅碳棒管七十萬標支,耐火材料製品七百噸;並實現銷售收入六百六十萬元,利稅一百一十五萬元。發了大財的獄警們為了控制法輪功學員的言行,強製法輪功學員進行高強度勞動,除了吃飯睡覺、洗刷外,只能不停的幹活,星期天也得不到足夠的休息。學員們創造的利潤,除了分到的微不足道的“獎勵”外,其餘全部被惡警剝奪而去。惡所里的伙食單調不衛生,很多學員不服水土和伙食,骨瘦如柴。

奴役與轉化同步

中共監獄奴工加害法輪功學員的同時,還不停的對他們施以暴力洗腦,奴役與轉化同步,因為轉化率係監獄、勞教所爭相追求的目標,係獄警名利同得的政治資本,除了殘酷轉化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外,監獄對嗰啲被所謂轉化了的人員也不放過,要加深轉化。所以,在法輪功學員做奴工前、奴工中、完工後,獄警和猶大經過監視觀察,專門找不放心的人員談話、思想攻擊、逼迫聽看污衊大法的假電視新聞書籍、逼迫寫周結、半月結、當月結、半年結、全年結等,一旦不符合中共當局的歪理邪講,就會遭到監獄的酷刑摧殘,奴役與轉化同步加害,高壓之下,給法輪功學員肉體與精神造成極大傷害。

北京女子勞教所的警察四處鑽營攬活干,有活就有提成,各大隊的警察之間為了搶到活干,相互表裡較勁、甚至吵罵起來,因為勞動效益關係到他們個人的提成收入。勞動有大田、車間、院內環境拔草等。參加勞動的除大田隊之外,絕大多數都係法輪功學員。黃賭毒盜們要做法輪功學員的包夾,就更沒有幾人出來幹活,出來的也係帶着任務監視並限制法輪功學員之間的言行。勞動一天之後,晚間,被要求筆挺的端坐小椅子上看新聞,歲數大的法輪功學員累得打盹的,會被警察斥責或被罰站着看。警察們還要疾言厲色的斥責“要正確對待學習”,看每晚的“CCTV新聞聯播”的謊話連篇,呢度叫學習。

奴工實質係漫長的酷刑

中共發動迫害法輪功的滅絕運動後,因為擔心來自國內外的譴責民憤,不敢公開殺戮善良民眾,就極其秘密的施以酷刑虐殺,給社會民眾造成了一個粉飾太平的假相,無法認知中共的殺人罪惡,加上中共因為忌諱自己酷刑原罪太多,很少提及和宣傳酷刑罪等國際犯罪,使民眾非常缺乏對酷刑的認識關注,甚至覺得於己無關,以至於當許多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虐殺的冤案曝光後,人們還去相信中共編造的咩“自殺”、“病死”等等借口謊言。

咩係酷刑?“聯合國反對酷刑折磨公約”認為,酷刑折磨有三個要素:由政府機構執行、教唆、煽動或認可的;為了一個特定的目的,例如逼供、威脅、迫害等;導致嚴重的精神或肉體上的痛苦、傷害。

一九八八年十月四日中國加入的《禁止酷刑和其它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第一條規定:“酷刑”系指為了向某人或第三者取得情報或供狀,為了他或第三者所作或被懷疑所作的行為對他加以處罰,或為了恐嚇或威脅他或第三者,或為了基於任何一種歧視的任何理由,蓄意使某人在肉體或精神上遭受劇烈疼痛或痛苦的任何行為,而這種疼痛或痛苦又係在公職人員或以官方身份行使職權的其他人所造成或在其唆使、同意或默許下造成的。酷刑直接侵害人權、摧殘人身、虐殺生命,系國際犯罪,與人類法治文明所不容。

中共江氏流氓集團向法輪功發難後,就縱容各級610、公檢法司等不法人員,以百餘種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在這百餘種酷刑中,像毒打、電擊、灌食、下藥、冷凍、醫療實驗、水牢、死人床、手背吊銬、五花大綁等等,以及超越酷刑的極刑活摘器官,在短期內或幾個小時,就可能摧殘致人死命,而像奴工這種摧殘手段,表面看起來係幹活勞動,沒有刑具加害,但這種奴工加害係超負荷的、致命性的、長年累月折磨的,係在極其惡劣的環境下進行的,所以它實際係一種漫長的酷刑。

中共迫害法輪功十九年來,不計其數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判刑投獄,遭到中共當局的奴工酷刑加害,期間,有幾多善良人被奴工折磨的精疲力竭、面容憔悴?有幾多人的青春年華被奴工無情吞噬而去?中共奴工背後滲透了幾多善良人的血淚傷痕?奪走咗幾多人的寶貴生命?製造了幾多人間悲劇災難?中共奴役虐害正信者的滔天罪惡,罄竹難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明慧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