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和珅到底貪了幾多錢?

每一個貪官被查處,都能讓人振奮;尤其係嗰啲“大老虎”被打掉,哪怕只係傳出將被打掉的消息,都能讓人亢奮。民眾痛恨貪官,反貪最能獲得公眾喝彩。不過,睇吓歷史上的反貪經驗,就覺得振奮恐怕只能一時,亢奮則無必要。

被官方自詡為“盛世”的乾隆年代(1736——1795),國家文明發展程度並非真能稱為“盛世”,但貪腐方面倒確實可以稱為“盛世”——其最直觀的標誌,就係這個年代的後期,出現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大貪和珅。

和珅到底貪了幾多錢,一直有多種講法。最離譜的傳聞係貪污總額達8億兩銀子。《華爾街日報》1999年1月發表的一篇討論“千年最富50人”的文章,則講和珅被查出貪污白銀達2.2億兩。這些講法,估計來自和珅被查處後朝野的啲傳聞,比如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所藏《和珅犯罪全案檔》,及晚清知名學者、外交家薛福成抄錄的“查抄和珅住宅花園清單”,就提到嘉慶上諭(應屬偽托)中講和珅家產被查抄後編成109號,已經估價的有26號,其價值為二萬二千三百八十九萬五千一百六十兩,即2.2億餘兩銀子。

不過,這些講法並不可靠。8億兩銀子係咩概念?美洲大發現後,西班牙人發現並大量開採金銀礦。據估算,從16世紀40年代開始的百年間,美洲生產的白銀有六七億兩,其中估計有1/3——1/2流到了中國,被稱為“白銀資本”。和珅一人貪污的銀子,不可能比美洲百年生產的白銀還多。另外,和珅當權的時代,每年國家財政收入(貨幣化部分)為4000萬兩銀子光景,和珅一個人的貪污所得不可能等於20年國家財政收入,那樣就相當於把全國稅收提高一倍並全部給了和珅,而且持續了20年,這顯然係不可能的。

從查處和珅的官方檔案來看,可以知道被抄出現金包括黃金三萬多兩、白銀三百多萬兩,另有當鋪、錢店20座(自己名下12座,家人名下8座),收取租金的房屋一千多間,收租土地12萬多畝,這些家產估價總共400萬兩銀子左右。另有珍寶無數。嘉慶皇帝的上諭中講和珅“所藏珠寶內,珍珠手串二百餘串,較之大內,多至數倍,並有大珠較御用冠頂尤大。又寶石頂並非伊應戴之物,伊所藏真寶石頂數十餘個,而整塊大寶石不計其數,且有內府所無者。至金銀數目尚未抄畢已有數百餘萬之多,似此貪黷營私,實從來罕見罕聞。”這些珠寶及其他搜刮的文物精品之價值,恐怕不在現金、房產、土地之下。可以估計,和珅實際家產不會少於1000萬兩銀子。乾隆末期一兩銀子約值現在200元錢(按米價折算),1000萬銀子就係20億元,這係一筆驚人的財富。

乾隆時代,查處了很多省部級高官。其部分檔案資料,已編成《乾隆朝懲辦貪污檔案選編》(中華書局1994年出版),四大冊,輯錄了從乾隆廿二年(1757)到六十年(1795)懲辦貪污的17個大案,被查處的官員包括雲貴總督恆文、雲貴總督李侍堯、兩廣總督富勒渾、閩浙總督陳輝祖、閩浙總督伍拉納、陝甘總督勒爾謹、山東巡撫國泰、貴州巡撫良卿、江西巡撫郝碩、浙江巡撫王亶望、浙江巡撫福崧、烏魯木齊都統索諾木策凌、葉爾羌辦事大臣高朴、雲南布政使錢度、山東布政使於易簡、山西布政使蔣洲、甘肅布政使王廷贊等省部級高官。

這些高官中,伍拉納、王亶望、良卿、郝碩、高朴、蔣洲、王廷贊、錢度等被處死,陳輝祖、勒爾謹、國泰、於易簡、索諾木策凌等賜令自盡。

這些被查處的高官中,有些屬於窩案。如勒爾謹、王亶望、王廷贊涉及一起甘肅全省官員集體貪污大案——“甘肅捐監冒賑案”,即捐納糧食可以獲得國子監生員資格,以糧食作為備荒和賑災撫恤之用,但捐納糧食改收銀子,所收銀子則被甘肅官場私分。其中主持納捐事務的甘肅布政使王亶望(後升任浙江巡撫)一個人便貪污白銀300餘萬兩。乾隆稱此案為“從來未有之奇貪異事”,進行了嚴厲查處,勒爾謹被賜自盡,王亶望及蘭州知府蔣全迪處斬,王廷贊處絞,先後被處死者達56人。若按律處罰,則整個甘肅官場幾乎要被全窩端,為維持官場運轉,乾隆最終決定侵貪2萬兩銀子以上者處死,以下者從寬免死,46人免死發遣。

按照清代法律,對官吏“受財”即貪污的處罰極其嚴厲:受一兩以下杖七十,十五兩杖一百,廿兩杖六十徒一年,四十兩杖一百徒三年,四十五兩杖一百流二千里,五十五兩杖一百流三千里,八十兩就要叛絞(監候)。如果真嘅認真執行,貪污15兩銀子就要打一百大板,用力打的話不死也要去半條命。如果貪污80兩以上就要被絞死的規定真嘅認真執行,恐怕沒有一個官員能倖免。“甘肅捐監冒賑案”中,乾隆將判處死刑的標準提高到2萬兩,係80兩的250倍。

事實上,在乾隆時代整個官場無官不貪的情況下,儘管有貪官被處死,但通常只係貪污情形極其惡劣,社會影響極壞,或者係在政務上出現重大疏失,或者得罪上級,才有可能成為祭品,作為“大老虎”被打掉。一般情況下,因貪污而受到查處的概率很小。有研究認為:“乾隆治國的60年間,貪罪的彈劾案有400件,但大都未起訴定罪。假設當時全國的官員有2萬人,再假設每人的任期係3年輪調一次,這樣在乾隆60年間,總共有40萬個職位,才出現400件彈劾案,幾率係0.1%。真正被定罪的幾率就更少了,應該不會高於0.01%。”貪腐受懲處的概率如此之低,出現和珅那樣的“超級大老虎”也就不足為奇。因為清王朝貪腐遍地,已無凈土,可證其為制度之絕症,不從制度變革入手,反貪效果必然不佳,即便一時震懾了貪官,但不能消除貪腐之土壤,必然死灰復燃,越燃越烈。

2014年04月27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南方都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