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占豪:美英法三國精準打擊敘利亞:德國為咩不參與

4月14日凌晨,美國、英國和法國以敘利亞阿薩德政府涉嫌使用化學武器為由,對敘利亞軍事目標實施精準打擊。德國總理默克爾在美、英、法動武前一天表示不會參與對敘軍事行動,同時支持以外交途徑解決爭端。

在美、英、法對敘利亞進行空中打擊後,默克爾又旋即表示,空中打擊係“以摧毀阿薩德政府的化學武器、阻止阿薩德政府違反禁止化學武器公約為目的,係美、英、法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承擔責任的表現”,因此評價此次打擊係“必要且適當”的。德國外交部長馬斯(社民黨)和國防部長馮德萊恩(基民盟)也在第一時間肯定打擊阿薩德化學武器的正確性,並且指責俄羅斯阻礙聯合國安理會調查敘利亞化學武器一事。

在這場突發事件中,德國在行動上延續了其在外交政策上固有的“克制文化”,保持對域外軍事行動的矜持和謹慎;但在道義上對盟友的行為表示支持,避免了之前在伊拉克戰爭和利比亞行動中明確向盟友講“不”而陷入與美國乃至整個西方陣營疏離的情形。

面對敘利亞持續多年的混亂局面,德國和嗰啲企圖從中“分一杯羹”的國家一樣沒有應對紛繁複雜局勢的長期策略。但係,從“阿拉伯之春”爆發至今,德國對敘政策延續了受內政因素、包括國內民意驅動的特點,同時努力維持“有所作為”和“克制文化”間的動態平衡。

默克爾與馬克龍。視覺中國資料

議會講“不”

首先,當前德國國內各政黨對如何處理敘利亞危機雖然態度不一,但都不主張採取軍事行動。針對此次行動,德國反對黨左翼黨和德國選擇黨直接將矛頭指向美國,認為在沒有明確證據表明敘利亞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的情況下冒然實施報復打擊才係違背人權。面對軍事衝突的不斷升級,左翼黨寄希望於俄羅斯可以比華盛頓、倫敦和巴黎更為理性、避免事態進一步惡化;德國選擇黨指責默克爾應對危機始終態度敷衍、投鼠忌器,認為德國應同時與俄羅斯和阿薩德政府就敘利亞問題保持溝通。另一反對黨綠黨認為德國應該主動促成歐盟成員國達成一致、共同應對;自民黨則強調與俄羅斯和土耳其保持對話的必要性。

德國聯邦國防軍域外行動需要議會授權,由上可見,德國在參與敘利亞軍事行動上也沒有議會多數支持。而且德國國內民眾呼籲和平、反對軍事衝突的聲音依然為主流,早在2017年4月美國以敘利亞政府實施了化武襲擊為由發動軍事打擊時,德國絕大多數民眾均持反對意見。因此,對於剛剛“滿月”的新一屆德國政府來講,在各黨和國內民意並不支持對敘利亞動武的情況下,繼續和以往那樣,在口頭上表態支持、在行動上不實質參與,依然係一個穩妥而又“成本低廉”的做法。

當地時間2017年11月8日,希臘雅典,眾多敘利亞難民在德國駐希臘使館前發起集會,要求前往德國與家人團聚。視覺中國資料

難民之累

第二,受難民危機的影響,德國認為敘利亞危機的當務之急係消滅當地“伊斯蘭國”恐怖勢力、避免造成更多流離失所的難民。2015年難民危機爆發以後,超過百萬的敘利亞難民湧入德國。隨着近年來有極端勢力背景的移民造成的恐怖襲擊事件和犯罪事件頻發,反移民、反歐盟的右翼民粹政黨在日益高漲的排外情緒中不斷壯大,難民接納與融入已經成為關係德國社會安全、穩定和歐盟一體化的關鍵話題,更係在舊年德國聯邦大選中的核心議題。

難民危機對德國社會造成的衝擊早已改變了德國在“阿拉伯之春”爆發伊始對伊斯蘭國家的感受,對難民既同情又忌憚的複雜情感超過曾經想推動伊斯蘭國家“民主轉型”的優越感和使命感。因此,任何無法為敘利亞帶來和平與安寧的行動對德國來講都意味着會有更多的難民踏上通往歐洲的顛沛之路,都意味着難民遣返政策將更加難以落實。所以,美國和俄羅斯在敘利亞爭奪地緣政治影響力的行動對德國而言沒有咩吸引力,德國更不會像法國那樣急於在這場軍事行動中彰顯大國姿態。

政策導向

第三,縱觀德國在“阿拉伯之春”爆發後的敘利亞政策可以發現,德國堅持在聯合國和歐盟共同外交與安全政策框架內以政治對話和經濟制裁的軟性手段協調危機。在2013年9月爆發敘利亞化學武器危機後,德國的立場經歷了從支持反對派推翻阿薩德政權,到後來尋求同阿薩德政權保持對話的轉變。但無論哪種政策導向,德國都保持克制的立場,反對西方國家武力介入敘利亞內戰。即使在2015年法國巴黎發生恐怖襲擊事件後,在法國首次觸發《里斯本條約》互助條款的背景下,德國聯邦議會在2015年12月4日批准聯邦國防軍派遣1200名官兵為法國軍事打擊“伊斯蘭國”提供後勤、情報和護航支持,並主動向庫爾德人提供武器,支持其打擊“伊斯蘭國”極端組織的軍事行動,但德國仍然避免直接參与作戰行動。

由此可見,德國在對敘政策上試圖保持有理、有節、有度,避免直接捲入衝突。在德國新政府的《聯合執政協議》中,外交政策章節的第一句就強調德國的外交政策係以實現和平為目標,雖然也指出聯邦國防軍係德國安全政策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但明確強調,德國依然重點通過外交、對話、合作與發展援助等手段解決國際危機與衝突。

德國在此次敘利亞軍事行動中的“克制”和“圓滑”與法國的積極主動形成了鮮明對比。德國與法國在經歷了充滿不確定的2017年後多次強調要共同捍衛歐盟團結與穩定,尤其係在跨大西洋夥伴關係變得不再可靠的背景下,要推動歐盟共同安全與防務向前發展。在德法推動下,歐盟25國已經在2017年12月簽訂了“永久結構化合作”防務協議(PESCO),朝歐洲防務聯盟邁出了堅實一步,但此次德法在軍事打擊敘利亞問題上的不同表現,表明兩國在戰略文化上的差異並未有實質性改變,這也係歐盟共同與防務未來發展中的一個主要障礙之一。

(作者為同濟大學德國研究中心、同濟大學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澎湃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