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從歷史的眼光看神話傳講

從歷史的眼光看神話傳講。(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盤古開天、女媧造人。那一段段傳講與神話,係否應該係實實在在的歷史、實實在在的真實,卻在這短暫的五千年被一代代的承傳中,失卻了本應有的光華?也許,我們可以擺脫現代科技套在我們身上的枷鎖,以歷史真實的眼光去睇一睇我們的先輩為我們留下的嗰啲所謂傳講與神話。當然,吾妄言之君且聽,全當笑談。

從微觀到宏觀的真實

首先請相信,真正純正的華夏文明,係存在於五千年以前的,而唔係距今五千年以內的。那時對天與地的認識,指的係我們現在所謂的“宇宙”,並且係在微觀層面上的“宇宙”,也就係盤古開創的“天與地”。在這片“天地”中生存的最初的生命,並非我等這般依靠外在物質、工具方能存活的生命,並且係微觀層面上的“生命”,也就係被現代科學否認存在的“神”。

出於某種原因,也許係真正的“宇宙”走到了某個“關鍵點”,眾多的“神”一起創造了更表面的物質世界,並且用表面物質世界的物質創造了我們的先輩,去開發、利用這個表面物質世界。而物質從微觀到宏觀係連貫的、相互影響與制約的,為了維持這個表面世界的存在與運作,不但要在微觀上極其精細的維持相應的秩序,更要定期的將相應的生存法則與表面物質世界所需的科技,教導給這個表面物質世界的生命。最大的難題係,即便係最初的人類,亦只有符合了“神”世界的存在法則,才能與其溝通;而嗰啲“神”亦只有通過人類的“出世”披上了表面物質世界的外衣──人皮,才能如操縱“阿凡達”一樣展現在我們的眼前。而創造了黃皮膚中國人的嗰個神,被我們的先祖敬稱為“女媧”。

而無論係盤古、女媧還係其他無數的“神”,並唔係創造了我們的世界與我們的先祖之後,便逍遙自在去了。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祂們一直在微觀上維持着這個世界的穩定。而在人世中,無論係東西方,歷代都有一部分人,因為自身的“德行”符合了標準,於是有能力見證了嗰啲對應世間歷史事件背後的微觀世界的一切,尤其在中國五千年歷史中,無數的實際歷史與“神話、傳講”夾雜在了一起,流傳下來。只係,如今我們卻不願以立體的方式去理解嗰啲真實。

正邪主導權之爭

在這個立體、宏微觀交錯的世界裏,似乎自表面物質世界出現的第一天開始,便沒有停止過“主導權”的爭奪。在西方神話系統里,好像係講最初的一部分“天使”出於嫉妒而背叛了“創世主”,最終成了魔鬼;而東方神話里,便如“封神演義”里一樣,係兩類生命出於“神界世界觀”的不同,或者係對未來走向的認同差異,亦不斷的出現衝突,而表面世界亦隨之而動。於是,先輩們將這一切,用曾經很容易理解的“立體歷史觀”記載下來,卻令我們現今的“平面、線性歷史觀”的後輩們迷惑萬分。

帝王、共工

筆者斗膽,編撰一部分出來,以期拋磚引玉吧。在華夏歷史記載中,天上一直係“正邪”兩勢力存在。正的一面,中國有“三皇五帝”之講,可按筆者猜測,並非人世之皇,而係最初主掌“天庭”的神,以及相應時期被指派到人間代神主掌人間的世間的“帝王”;而邪的一面,按傳講講叫“共工”。正因為“共工”唔係特指的哪一個人,而係一個等同於“魔鬼”的概念,且係同指神界與人間那一系的生命,所以才會在傳講中,不同時期世間的“皇與帝王”都與“共工”抗爭、且不斷的勝利又殺掉“共工”。

最初的“共工撞不周山”的時間,大致係在七千年前。“不周山”也唔係我們世界裏的山,而應係立於微觀世界支撐表面物質世界的柱子,如果非要找個表面物質世界的對應,那估計應該係地球自轉的“軸”吧。“共工”與當時“正神天庭的皇”爭而敗後,怒而撞此山,也係出於“我得不到也不讓你得”的目的吧。

當這個“軸”被撞後,便真嘅和電影《2012》描述的一致了,最終導致表面物質世界一片汪洋。中國古書里記載的“天傾西北、地陷東南”,在筆者理解並唔係指的中國大地的地勢,而係中國先人看到了地球圍境線太陽轉動時,自身的狀態因這“撞不周山”而變了,就係出現了我們課本里的“黃道面夾角”。

而所謂的“女媧補天”,補的哪能係我們眼睛看到的那一片藍呀。“女媧煉七彩石補天”在筆者看來,係在微觀世界上對錶面世界的修補,也就係穩定嗰個“軸”的過程吧。而所謂的“折神鱉之足撐四極”,也係用微觀層面上構成表面物質世界的“四種因素”在彌補因“撞不周山”而造成的物質混亂。中國的大地土色,據講係呈“五色”且按八卦位分佈的,想來係與這相關吧!

共工爭天

而所謂的爭奪“世界主導權”的戰爭,卻唔係單獨發生在“神界”的,在表面世界也係需要對應表現才能實現。而在世間,便係由“正邪”兩面掌控的“阿凡達”實現的。最初“共工撞不周山”時,世間的事大多被洪水沖沒了,沒留下太多的具體記載。而“女媧補天”時,世間相應出現的事應係“大禹治水”那段歷史。而在這個過程中,也存在着“正邪”之爭。傳講這時候世間又出現了“共工”在用修建水庫一類“堵”的方法整治水利,而大禹係用疏導的方式整治水利。現在人們開始注重環保了,在概念上知道世間的河流便如世界的“血脈”一樣,係不能隨意改動和堵截的,這也正係微觀世界兩類生命對世界走向的不同差異所致吧,也係現在正進行的又一次“共工爭天”的一種表現吧。於是,當時的先人們看到了在微觀世界裏的“共工”,在重整勢力與又一任“天庭之皇”相鬥,表面世界係兩大部落因“治水觀念”不同,最終導致部落戰爭。相應時期神界的“共工”頭目應該便係傳講中的“刑天”了,被殺後頭埋“常羊山”,而這頭後來又被“共工”系利用來做壞事,卻係對應到了今天的啲事了。

關鍵時刻的選擇

之所以用這段歷史來形容先輩的世界觀,不但係因為這段歷史很能講明先古華夏文明真實的世界概念,更係因為這段歷史很能深刻的表現“立體世界”過去與現時的狀態。古代先民能夠見證到微觀“神世界”的一切,係因為符合了“神世界”的“德行”標準,而在歷史的走向中卻係我輩多數人失卻了這類“德行”,於是變成了“低維度”的生命方式,中國歷史上的大小事件,一直有人以這種“神凡交雜”的方式記錄下來絕非偶然。

如今的世界,交織在“現代科技文明”與“傳統文明”之中,係否係又一次“共工與神之爭”,只能係你我自行判定了。但若真嘅能以歷史真實的眼光去睇一睇過往的傳講、神話,也許您也會發現,其間絕非虛幻的妄想,五千年的時光,人世間如輪盤般轉了一圈又回到了關鍵的時刻,如若今日神界的“共工”又操縱着其世間的“阿凡達”與“神及其子民”爭未來的話,我們這些迷失了“立體世界觀”的人們又該如何選擇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正見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