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大皇宮每天200多人三退 中共恐懼再施壓抓捕 上次被抓5人前途未卜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泰國大皇宮每天200多人三退 中共恐懼再施壓抓捕 上次被抓5人前途未卜

魏敏(左一)手拿真相展板,在大皇宮景點向中國遊客講真相

大皇宮景點係泰國大陸遊客最集中的地方之一,平均每天接納大陸遊客一萬人以上。大皇宮景點最多時,一天中有卅到四十位法輪功學員講被中共迫害真相。據泰國法輪功學員統計,他們在大皇宮景點向大陸遊客講真相、勸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在正常時期,平均每天都有兩、三百中國人退出共產黨、共青團與少先隊組織。大陸遊客在呢度能看到許多在國內無法看到的新聞與共產黨的內幕真相,從而認清中共。這種情況令中共異常恐懼,於是頻頻用大撒幣的經濟手段向泰國政府施壓,用納稅人的錢在中國鎮壓法輪功,又用納稅人的錢將迫害延伸到泰國。

近4年來,泰國警方共抓捕35名法輪功學員,無人被遣返回中國大陸。經過營救,基本都去了第三國。目前移民監獄中以前抓捕剩下的法輪功學員還有2人,一人已進移民監獄5年多。因為移民監獄環境極度惡劣,有法輪功學員重病得不到醫治,在到達第三國後不久去世。

泰國旅遊警察再次抓捕法輪功學員

繼3月31日,泰國旅遊警察在大皇宮景點抓捕5名法輪功學員後,4月11日,旅遊警察再次在大皇宮景點抓捕了一名法輪功學員。

11日下午1點20分左右,法輪功學員魏敏手持真相展板,在大皇宮景點向大陸遊客講解真相時,被兩名便衣與一名穿制服警察同時圍住,然後強行押送到景點的臨時警亭,以查身份為由進行扣押。

其間有泰國當地的法輪功學員給警察打電話,講明真相,請求警察放人,但被拒絕。2點20分左右,警察以簽證過期為由,將魏敏送往移民局進行關押。

自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魏敏因為堅持信仰,堅信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沒有錯,而遭受了中共殘酷的迫害,四次被抄家,兩次被勞教。因不放棄信仰,魏敏逃到泰國向聯合國難民署申請庇護,同時在中國遊客最多的曼谷大皇宮景點向被中共謊言蒙蔽的世人講真相,被旅遊警察以簽證過期為借口抓捕。。

泰國旅遊警察負責管理與旅遊相關的事務,管轄範圍涉及外國遊客、旅遊場所、旅遊市場等,他們可以將簽證過期人士送往警察局或者移民拘留中心(移民監)。

目前,泰國正值潑水節,各大景區旅遊警察都在查身份,據其它國家的難民表示,除了法輪功學員,巴基斯坦、索馬里等國家的非法居留人士也被抓進移民拘留中心。

圖為扣押魏敏的臨時警亭,屋內左邊穿白衣者為魏敏,右邊係辦案警察

中共黑手伸進泰國,逼迫泰國政府抓捕法輪功學員

泰國政府在一般情況下係不會抓捕在此申難的法輪功學員的。法輪功學員常年在大皇宮景點向中國大陸遊客講述真相,安靜平和,距離泰國旅遊警察的辦公地點僅十幾米遠,旅遊警察每日無數次從法輪功學員面前走過,並無任何異常。

但由於泰國2/3經濟依賴出口,旅遊業對泰國GDP貢獻超過9%,為600萬左右泰國人提供就業保障。而大陸遊客更係推動泰國旅遊經濟的主要來源。據泰國旅遊局不完全統計,2017年大陸遊客赴泰旅遊超過980萬人次,外國遊客為泰國帶來1426.4億泰銖(約285.28億人民幣)的收益。

中共近年來在全球範圍內進行政治、經濟和意識形態滲透,受惠於中共的泰國也不得不對中共低頭,從而對獲得難民身份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抓捕。

譬如,在曼谷的移民拘留中心(IDC)里,巴基斯坦等外國人士可以被保釋出來,但移民局不允許法輪功學員被保釋。據知情人透露,泰國移 警察察表示,中共駐泰大使館不許法輪功學員被保

2015年,芭提雅警察前往法輪功學員住所抓人,在泰國學員前往市政府陳情講真相的過程中,芭提雅的一位高層核心政府官員表示:現在整個泰國的經濟都靠中共,以前泰國政府對法輪功學員很友善,因為知道這些在中國被迫害,信真善忍,所以政府都不太去管。但係中共日益滲透,要求政府抓捕這些法輪功學員,如果對你們網開一面,中共就會提出抗議,用經濟威脅泰國政府,可能使很多政府職員因此而失業

有內幕人士透露分析:泰國承認聯合國難民署,認可他們把亞洲總部設立在曼谷,默認他接受難民,但係又不承認難民。呢度面有一個矛盾。

泰國係小國,他在聯合國、中共與國際社會之間尋求一種平衡關係,以確保自己的利益。就係在中共逼迫施壓時,他就抓捕一批法輪功學員,但不敢全抓。全抓的話,國際社會和聯合國方面他交待不了。但也不可能不抓,他得交待中共,抓捕幾多看中共的壓力大小。抓捕後不會釋放,不被保釋,因為中共不允許。但也不會遣返,因為國際社會與聯合國方面不同意,國際壓力太大。所以就扔進移民拘留中心,這係泰國尋揾到的平衡點。

然而,據國際特赦2017年發佈報告《進退維谷》介紹,“2015年7月,109名維吾爾尋求庇護者被強行遣送回中國,他們在嗰度很可能已面臨嚴重迫害,甚至係酷刑。他們戴着黑色頭罩,在曼谷被中國國安人員強行押上飛機。外界對他們目前的下落或情況所知不多。2015年11月,中國活動人士姜野飛和董廣平被強行遣送回中國,這個他們曾被羈押候審的國家。雖然泰國當局知道這兩名男子已被聯合國難民署登記為難民,並預定前往加拿大,但仍將他們強行遣返。”

泰國開庭5位法輪功學員的法院

從移民拘留中心將5位法輪功學員送往法院的警車

第一次被抓5人,等待最終判決

在曼谷大皇宮第一次被旅遊警察抓捕的5名法輪功學員,於4月2日進行首次開庭。庭上,5人都認為自己係受聯合國保護的難民,拒絕簽字認罪。最後法院以“證據不足”暫時駁回起訴,等待移民局收集證據。5人隨後被羈押在大牢中,等待下次開庭。

4月5日,第二次開庭。庭上,5名法輪功學員仍不同意簽字認罪,並依據泰國法律,申請取保候審。當晚22時,4名法輪功學員依正常法律程序,在交納押金後,獲得取保候審,並已經回到住處。另一位法輪功學員扈秀芳由於護照與難民證件丟失,至發稿時間尚未獲得取保候審。

另外剛剛獲取的最新消息表示,魏敏也於13日下午獲得了取保候審,已回到住處。

被取保候審的5個人與被關押的1人,都將面臨著庭審與最終判決,前途未卜。具體開庭時間目前還沒得到通知,外界將密切關注事態發展。

根據以往案例的審判結果來看,如果移民局撤訴或聯合國出面擔保,這6人都可以被釋放。否則經法院判決後,這6人最終都會被關押進移民拘留中心,等待聯合國難民署安置到第三國。但這個等待安置的時間係無法預期的,尤其在目前難民安置幾近完全停止的情況下,更可能係遙遙無期。曾有多名法輪功學員在移民拘留中心關押等待了長達四、五年的時間。有曾在移民拘留中心被關押過的人士表示,在那種非常惡劣的環境下,這個等待的過程係令人絕望的,有時,一間房間中有五、六名精神病,有人在裏面精神崩潰而失常。

泰國移民局大門網絡圖片

曼谷的移民拘留中心(Immigration Detention Centre, IDC),俗稱“移民監”,就在泰國移民局院內的後半部。

難民被抓捕後的去向

關進移民拘留中心(IDC)的人,如果不能被保釋,將有三種去向:

一係自願同意回國或被遣返回國。

二係通過聯合國的難民安置程序被安置到第三國,但這個等待時間係無法預期的。

三係若沒有第三國接受,也不願回國的,就只能無限期的監禁在移民拘留中心。

對此,發表於2014的人權觀察報告《兩年不見天日:泰國兒童移民拘留中心》(Two Years with No Moon’: Immigration Detention of Children in Thailand)里這樣描述:……為了獲得第三國安置的渺茫機會,等候數月甚至數年;或者自費返回本國,但可能遭受迫害。他們實際上如同被關進債務人監獄(debtors’ prison),陷入無止盡的苦惱……

環境極度惡劣的泰國移民拘留中心

由於泰國移民拘留中心(IDC)的最初目的只係為「暫時」拘留難民,所以設備簡陋,幾乎無法提供正常的生活條件。難民來自不同國家、民族、信仰,講不同語言。據曾被關押在女子監舍的法輪功學員介紹,一間200平米的監室里,多時竟關押二三百人,走廊、過道甚至廁所都睡滿了人,極度擁擠而骯髒的環境、悶熱而不流通的空氣、瀰漫在空氣中的大小便氣味、六七十個孩子的哭叫聲……令人身心遭受巨大折磨。

泰國廊開移民拘留中心內景網絡截圖(此非法輪功學員曾被關押的曼谷移民拘留中心,但據曾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介紹,曼谷移民拘留中心內部情形與此相似)

移民拘留中心(IDC)里的空氣污濁、悶熱,2~3天才能在較為空曠的室內操場放風2個小時,其餘時間全部被監禁在封閉而擁擠的監室內。睡覺時人擠人、腳不能伸直,盥洗、洗餐具和上廁所等,都用同一個池子的水,水質當然係不幹凈的。

在移民拘留中心(IDC)被關押了近兩年的法輪功學員王靜波,曾在關押期間寫信出來描述裏面的環境,她寫道:“移民拘留中心的環境極其惡劣。一上樓空氣中瀰漫著尿臊類臭味,一百多人的房間里,大到六十多歲的老人,小到一個月的嬰兒,一個殘疾獨腿女人抱着一個孩子洗澡,地上都係水,她一蹦一蹦的,我都擔心她摔倒,還有孕婦,在一個屋子裡吃、住、睡。只有三個便池,一個水龍頭,還經常停水,大便沒有水沖,拉的便池外面都係。垃圾堆倒的剩飯、菜散發著難聞的氣味!室內的高溫達三四十度,人都要窒息了。晚上經常被螞蟻咬醒,由於水非常的臟,不能喝,又沒有飲水機,我們只能買水喝,一個月買水就要花費500株。賣的食品價錢高的驚人,一袋小黃瓜四根40株,合人民幣8元錢,一個甘蘭40株,一個小雞蛋10株,一小條西瓜30株,半個菠蘿20株,都係天價,係外麵價錢的三倍還要多!本來就係借錢,物價還咁貴,真係雪上加霜!”

而另一位被關押了一年零兩個月的女法輪功學員李英梅,也有類似的描述:“螞蟻、蟲子、蚊子全身咬,經常停水,全身瘙癢難忍,洗澡很難排上號。屋裡奇臭難聞,雙眼紅腫流淚,人們經常嘔吐,有人拉肚子幾天幾夜。我嗓子紅腫不能吃飯,喝水講嘢都困難,走路無力。屋裡電視音量很大,大人吵,孩子叫,還有精神病發瘋的。關100多人,熱的人昏迷,睡覺人挨人,擠在一起,沒有一點空隙,熱的程度無以言表。呢度賣的物品全係高價。”

法輪功學員趙智方也在裏面關押了一年零四個月,她也有相同的描述:"炎熱、擁擠、嘈雜、惡臭,睡覺時頭頂頭、腳頂腳,人滿為患,幾十個孩子隨處大小便,不僅如此,在如此悶熱的地方,還經常停水,晚上祈禱的、唱歌的、看電視、聊天的,沒日沒夜,經常把人吵醒。房間里有時多達三、四個精神病人。各種困難,外界無法想像。"

另一名被關押過的男性法輪功學員王長海也講:2014年9月11日我在泰國被抓到了移民局監獄,分到了二樓的5號房。房間能住人的空間大約有90平方米左右,但多的時候呢度卻關押了110-120人,人挨人都住在地上,只有很小的空間空氣混濁、悶熱。警察把人送進去之後鐵門一關就咩都不管了,只要不打架,不越獄,其它咩的都不管,嗰度簡直就像一口活棺材。每天吃的東西都係一樣,不新鮮的雞骨頭燉木瓜。關鍵問題係,別的國家的人都可以保釋出來,但在中共的壓力下,不給予法輪功學員保釋。

還有一名被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林柏,他在中國時遭受過中共極其殘酷的酷刑折磨,被判刑八年,關押在瀋陽市東陵監獄中。林柏出獄後逃到泰國,剛到泰國不久,就在清邁向中國遊客講真相時被抓捕,關押在曼谷移民拘留中心。在移民拘留中心極其惡劣的環境下,林柏的身體再次被拖垮,精神接近崩潰,心肌大面積梗死,幾次昏死過去,隨時有生命危險。在這種情況下,仍不給保釋,最後被美國接收走,才離開了移民拘留中心。林柏的身體一直未能恢復,在到達美國的半年後離世。

移民拘留中心放風用的院子網絡圖片

2017年,國際特赦報告《進退維谷》的報告同樣指出:

被捕的難民在移民拘留中心於惡劣條件下受到長期和無限期羈押。曾被羈押的難民形容拘留所內的衛生環境惡劣、醫療保健不足,而且牢房擁擠到犯人不得不輪流睡覺。許多受到聯合國難民署承認的難民和尋求庇護者被拘押多年,卻沒有任何跡象顯示他們何時才有機會獲釋或被重新安置。在移民拘留中心裏的難民有時決定支付回國機票而“自我驅逐出境”,但他們回國後定必面臨危險和困難,這也係導致他們在國外尋求保護的原因。

在另一篇2017年發表的名為《泰國:對難民的強硬政策讓數以千計的人處於弱勢和面臨危險》的國際特赦文章中指出:大多數難民和尋求庇護者在被捕後會被送到移民拘留中心,有機會在嗰度受到無限期關押。難民權利倡導者稱嗰度的環境惡劣,“比監獄還糟”。曾被拘押的人描述了看守和其他被拘者經常實施虐待,以及牢房擁擠到他們不得不輪流睡覺的情況。

國際特赦報告《進退維谷》中還指出:

在缺乏國內法律框架保護難民的情況下,泰國無法獨立解決其境內難民的問題,因此,泰國允許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下稱“聯合國難民署”)對城市難民進行難民身份確定,使他們可以被重新安置到第三國。但該程序緩慢而且不可靠,使難民在沒有正式法律保護的情況下長期住在泰國……泰國內閣在2017年1月10日通過了一項決議,授權設立一套甄別難民和非正規移徙者的系統。並表示“如果該機制以公平和不歧視的方式,在符合泰國根據國際法所承擔之義務的情況下實施,那這一機制的設立就會係國家和平與秩序委員會在推進難民權利方面取得的重大成就。”

有泰國難民表示,他們真誠希望,泰國政府能夠按照2017年1月10日通過的內閣決議,將難民與非法移民分開對待,給予受聯國合保護的難民以人道主義關懷,唔好使他們原本就極其艱難的生存環境再雪上加霜。

在此期間,幾位法輪功學員呼籲國際社會和泰國政府以及聯合國難民署給予人道主義關懷與幫助,儘快啟動營救程序,以獲得自由。

相關報導:突發!泰國抓捕5名中國法輪功學員 近4年抓35人 有民運人士坐牢慘死

參考資料:

國際特赦報告《進退維谷》

《泰國:對難民的強硬政策讓數以千計的人處於弱勢和面臨危險》

《兩年不見天日:泰國兒童移民拘留中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泰國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