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國產劇難尋有人格魅力的女主角

在2018年電視節目春推會上,知名女演員陳數在論壇上表達了關於目前國產電視劇中女性角色呈現方式的困惑,引起了部分創作者的關注。大意係在當下的國產劇中,女性角色依然在用最傳統的方式,如柔軟、脆弱、無奈,接受男性幫助的方式去表達。

而歐美劇中傳遞出來女性在社會當中的擔當和獨立,更豐富的個人魅力,在很多國產劇當中不那麼容易找得到;日韓劇中,女性角色在職場和生活等多方面,表現層次也非常豐富。

當代審美下,女性角色應該呈現的係嗰啲更成熟的東西。她的困惑可謂講出了許多創作者的心聲,國產劇女性形象問題可謂係頑疾,閉着眼睛就能想得到——傻白甜、瑪麗蘇、無腦反智、有事找男人、姐妹翻臉……以至於到了今天的電視劇里,但凡一個智商在線、行為處事果斷爽利像個正常人的女性角色就會受到好評的程度。

不久前剛剛播畢的《戀愛先生》、《老男孩》和《美好生活》,更係把女性角色的失色失智推向了一個高潮。兩部劇集,七八個主要女性角色,幾乎沒有一個心智正常有魅力的,‌‌“講真,沒有一個酒店會要羅玥這樣的員工‌‌”希望《老男孩》中所有女生原地爆炸‌‌“之類的熱評一直不絕。

我們把國產劇這個范再縮小一點,僅圈定為都市劇——畢竟哪怕《花千骨》的影響力再大,也很少有正常女性觀眾會把自己等同於‌‌”宇宙間最後一個神——花千骨‌‌“去共情。

但很多都市劇中的女性角色則擔負著為女性觀眾圓夢或成為其嚮往的重任。

比如《歡樂頌》系列中的安迪,她出場時28歲,已經有過血洗華爾街的經歷。但劇集中係怎樣呈現她的魅力的呢,老譚、小包總和奇點這樣的成功多金的男人為她忙前忙後,形象又深刻的傳達出——女性的價值要被異性(尤其係優秀的異性)認可才能得到確認。

至於她那震驚上海灘的工作能力係如何呈現的?很抱歉,係嗰啲‌‌”索羅斯聽了沉默巴菲特見到流淚‌‌“的可笑嘴炮。

反觀《迷霧》開篇的高慧蘭,婚姻走入死胡同,後繼者虎視眈眈,在充滿男性對手的電視台里樹敵多多,依然強大、自信,極具女性魅力,妝容精緻到時刻可以拍大片、衣着優雅得體、在最艱難的情況下依然有自己的新聞底線。

與《傲骨之戰》中戴安異曲同工,但她又絕對唔係‌‌”女魔頭‌‌“、‌‌”男人婆‌‌“,與前些年國產都市劇中嗰啲時尚、傳媒行業的假人、玩偶一般的‌‌”女魔頭‌‌“截然不同,她的強大建立在對自己專業技能的極度自信和對自己所從事事業的強烈信念之上,這種強大不可戰勝。

而國產劇的反例當然係《大丈夫》中的李小冉角色和《小丈夫》中的俞飛鴻飾演的角色,她們的‌‌”魔頭‌‌“體現在更年期一般的歇斯底里和喜怒無常。

正在熱播的《南方有喬木》中,兩個性格經歷出身各不相同,但都非常有魅力的男人為女主角南喬要死要活。雖然依然沒有擺脫瑪麗蘇本體,但白百合的女性科研工作者好歹不像楊冪懸浮於空中的翻譯官和談判官那麼可笑。而劇中的另一位女性角色安寧,自預告片起就得到了廣大女性關注的高度期待,天天呼籲秦海璐上線。

無他,這係一個很複雜、充滿人性灰色一面的女人,等一個這樣的角色我們容易嗎?縱觀近兩年都市劇主要女性角色,除了駱玉珠(《雞毛飛上天》)和唐晶(《我的前半生》),你還能想起邊個?

編劇作為國產劇創作中話語權最低的環節,最不應該背這個鍋,有分析講,能接受自強獨立有人格魅力的女主角的觀眾,他/她們或許掌握一定的互聯網輿情話語權,但絕對唔係支撐收視數據的主要人群,這係觀眾的選擇;

觀眾講電視台播啥我看啥啊,電視台的口味就係如此——鐵的事實證明,許多傻白甜和反智女主角的電視劇收視並不差;

電視台則表示片方可供我們選擇的東西都係如此,我們只係在傻白甜和瑪麗蘇里做抉擇,我們又不生產水,我們只係搬運工;

而片方則講自己巨冤,你知道演員多難求嗎,她們只演IP劇,可都市小言文的本質和核心就係反智啊,流量小花就愛演這些呀,你講嗰啲有追求的中年演技派,你問問電視台買嗎,買的話我立馬找她演……

實際上,這個行業的環環相扣讓所有從業者都難辭其咎。咩時候我們能先把女主角的智商拉倒一個正常水平線,再來談‌‌”大女主‌”比較合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