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那一年 幾十秒鐘的心驚膽顫 差點手抄卅萬字

阿勒泰的李娟(網絡圖片)

那一年斷網了,斷了整整一年。要想上網,只能坐火車去甘肅。甘肅係離我們最近的一個省。距阿勒泰約一千五百公里。

習慣了網絡的喧囂,所有人突然無可適從,甚至無所事事,生活前所未有地安靜。

就係那一年的夏天,我要給出版社寄稿件。又實在不願意把卅多萬字的電子稿再手抄一遍。於是就把它們拷在U盤裡,想把這個U盤寄給出版社。

但係那兩年物流還沒像現在這樣發達,縣城裡只有郵局能往外寄東西。

當時,郵局也進入管制狀態,不管係紙質出版物還係光盤、U盤、甚至手機和相機(有存儲卡)都不能往外寄。郵局的工作人員對我講,要郵寄這些東西,得先去縣委的文化稽查大隊備案。拿到證明了才能來郵局寄。

我問清文化稽查大隊歸縣委宣傳部管,於是跑到縣委宣傳部。卻被告知,本縣的文化稽查大隊沿未成立......

但手頭的稿件又耽誤不得。於是娟姨狗膽包天,決定瞞天過海。

她把那U盤藏在一件衣服口袋裡,把衣服裹在其它幾件衣物之間,然後跑去郵局寄。

可娟姨失算了,沒想到櫃員檢查得非常嚴格,每件衣服都抽出來抖又了抖,里里外外摸了一遍......搜出罪證後,把娟姨口頭教育了一遍。娟姨灰溜溜撤了。

娟姨不甘心,於是又想了個辦法。這回,娟姨換把文字拷到一枚體積更小的SD卡上。把它埋在一公斤葡萄乾里。再把這袋葡萄乾和其它兩袋巴達木、杏干裝在一隻箱子里。繼續寄。

這回仍然非常嚴格。只見櫃員拆開葡萄乾袋子,把手伸去摸啊摸啊......

娟姨站在旁邊,眼睜睜看着那張SD卡被他的手捅到透明塑料袋的邊緣......

從娟姨站的角度看去,一眼就可以看到......

嚇懵了......

由於上次已經被警告過了,這次再被逮着,就係慣犯了。就係明知故犯頂風作案......頂着這個大帽子,想再寄第三次就更難了。

難道真嘅要手抄卅多萬字?

不對,就算手抄了,咁厚的紙質材料,也屬違禁品,沒法寄的。

難道要跑一趟甘肅?一千五百公里啊......

那幾十秒鐘的心驚膽顫,娟姨永遠無法忘記......

好吧,結果有驚無險。

那位認真負責的同志認真負責地摸了半天,可惜從頭到尾也沒想過把袋子掉個頭多看一眼。

然後他封好袋子,去摸另外兩袋乾果......

一直等他把三袋乾果都檢查完了,重新封好包裹箱,娟姨這才活了過來。

接下來,《阿勒泰的角落》和《我的阿勒泰》這兩本書得以順利出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