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生病擔心被下毒女友們輪番陪 被帶綠帽子和張玉鳳大吵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生病擔心被下毒女友們輪番陪 被帶綠帽子和張玉鳳大吵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一書,披露了有關於毛澤東患有迫害妄想症,老懷疑有人下毒要加害他,讓身邊女友們輪番陪。

中共第一代黨魁毛澤東的私人醫生李志綏,在其著作《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一書中,披露了許多鮮為人知中共高層陰暗內幕。其中提及有關於毛澤東患有迫害妄想症,老懷疑有人下毒要加害他,讓身邊女友們輪番陪。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記述,1965年11月底,李志綏參加中共四清工作隊來到江西三個月後,北京打電話來叫汪東興返去開緊急會議。大家估計汪東興用不了幾天就可以返嚟。

12月底,汪東興才返嚟。他對李志綏講:〝沒有想到我去咁久吧?〞他沒去北京,而係去杭州會毛澤東。

中央決定撤銷楊尚昆中央辦公廳主任職務,讓汪接任中央辦公廳主任和仍握有實權的中央警衛局局長。

汪對李志綏講:〝我講我不行,讓陳伯達做,主席講他不行。我又提出讓胡喬木做主任,我做副的。主席講胡喬木有書獃子氣,仍叫我做。〞

這時中共又一次大規模、最高層的政治動蕩即將來臨,汪東興鬱鬱寡歡。他趕回江西不只係因為四清工作未做完,也係為了躲避這場政治風暴。他覺得只要待在鄉下,就不會鬧到頭上來。

毛一向就不信任彭真。毛曾對李志綏講過,康生告彭有〝反毛傾向〞。彭真講:〝三面紅旗(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係紅旗還係灰旗,還係白旗(指係革命還係反革命)?有待證明。〞

陸定一係宣傳部部長,負責全國文藝。在毛的授意下,江青和柯慶施對文藝界展開點名批判,陸自係首當其衝。

羅瑞卿在建軍問題上反對林彪──於是被講成反對毛。

1964年在北京西郊明十三陵,毛及其他中共領導檢閱北京部隊和濟南部隊的軍事訓練彙報表演,羅當時推行群眾性練兵運動,但林彪反對。

表演項目中,有一個排徒手攀援四五層高樓,沒有任何裝備。毛當時講:〝我們目前還沒有現代化裝備,這種訓練很實用。〞

羅急於推行中共軍備現代化,公開鄙視林彪和毛澤東提倡的〝小米加步槍〞理論,毛很不高興。毛有次對李志綏講:〝羅瑞卿那麼大的個子白浪費衣服料子。〞

11月底,毛在杭州時,葉群向毛報告羅瑞卿反林彪提出的〝突出政治〞(即搞〝思想〞,不搞〝軍事〞)。

毛批示:〝嗰啲不相信突出政治,對突出政治表示陽奉陰違,自己另外散布一套折中主義(即機會主義)的人們,大家應當有所警惕。〞

後來葉群又指使空軍政委吳法憲〝揭發〞羅瑞卿講:〝羅原本就不贊成林彪接任彭德懷,現在又想逼林交權退位。〞

羅在1965年12月中旬被撤銷了軍隊方面的領導職務。1966年元旦放假,李志綏和吳旭君冒着細雨,走到汪所在的後田村去慶祝元旦。

他們走進廚房時,大家正在和面、剁肉準備包餃子。餃子全包好時,上饒專區公安處張鎮和處長坐着一輛吉普車來了,進門氣喘吁吁,滿頭大汗。大家講笑講:〝趕着來吃餃子,也用不着咁急啊。〞

張鎮和講:毛在南昌生病了,要李大夫和吳護士長立刻去。呢度揸车去南昌,最快也要十一、二個小時。

毛澤東懷疑被下毒讓女友們輪番陪

李志綏行李都來不及拿,餃子也沒吃就和汪等一起趕去武昌毛住的濱江招待所。毛的幾位女友:護士劉、兩位女機要員和列車員張玉鳳也在。

服務員周福明對李志綏講,12月26日毛過72歲生日,下午吃飯時喝了點酒,飯後幾位女友陪着到贛江邊散步,風很大。毛敞着懷,受了風。一年前,毛髮現張玉鳳和另外一組一位人員來往,於是嚷得一塌糊塗。當天,毛和張玉鳳又為此舊事大吵一頓。

當天夜裡毛咳嗽多了,開始發燒。毛不願找江西醫生看,才決定叫李志綏和吳旭君去南昌。毛對李志綏講:〝已有好幾天了,沒有挺過去,只好請你返嚟,沒有辦法。〞李志綏仍係毛唯一信任的醫生。

毛的感冒已轉成急性支氣管炎。李志綏提出肌肉注射抗生素,毛同意了。第二天毛已退燒,咳嗽還厲害。毛叫汪東興返去搞四清,李志綏和吳旭君留下。

毛的女友們輪番陪毛,李志綏很難揾到空閑去睇吓毛。周福明也通常將從廚房拿來的飯或茶交給毛女友之一端進去侍候毛。

李志綏到武昌後,發現毛服用的安眠藥量已超過以往用量的十倍,係常人的致死量。自從政局緊張後,毛的安眠藥藥量逐漸加大。毛的失眠和政治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有天半夜李志綏去見毛講:〝這個時期,你安眠藥吃得太多了,已經超過以往用量的十倍。這對身體不好。〞毛講:〝那麼點算呢?〞

李志綏建議:〝我們給你重新調整藥量。〞〝我準備用啲葡萄糖裝在外形相同的膠囊內。這樣真假夾雜服用,可以減下安眠藥量。〞

毛講:〝那好,你去準備,向護士長和護士交待清楚。〞李志綏剛要退出去,毛又講:〝我看呢度有毒,不能再住落去了。告訴張耀詞,立刻去武漢。〞

李志綏多年前在成都便意識到毛似乎有被迫害妄想症,他那時懷疑游泳池被下了毒。毛在南昌生病,他懷疑係在招待所被下了毒。在李志綏看來所謂的毒,係中共高層間的明爭暗鬥。

毛澤東死前已經精神變態

中共中央警衛團(8341部隊)首任團長張耀祠少將,曾在《回憶毛澤東》一書憶述,毛死前已經精神變態。

書中講,1971年9月13日,林彪事件發生後,毛澤東常失眠、飯量減少、常常在夢中呼叫,叫張耀祠快來、東興人在哪裡。毛還變得狂躁、發怒、猜疑、恐懼,常問張耀祠、問張玉鳳,要他們放開講、要講真話、講心裏話。

毛生病康復後,還曾讓汪東興給他搞兩支手槍,一支放在床邊,一支放在書房沙發邊,講要保衛自己,要自衛。汪東興向周恩來作了請示。周指示:〝要照辦,但子彈不能給,要加倍小心主席的情緒。〞

汪東興差不多一、二星期就要叮囑張耀祠和張玉鳳講:〝你們在毛澤東身邊,毛髮怒罵人、摔東西、撕文件,要牢記:一、不能還嘴,二、人不能離開,三、不能勸阻。老人家發一陣、罵一陣、摔一堆,就沒事了。〞

1976年4月中旬以後,毛澤東病情加重,要汪東興增加警衛、重型武器布防,還要陳錫聯加強防空,防備蘇聯社會主義帝國飛機襲擊。

同年6月7日,毛對毛遠新、張玉鳳講:〝我在世的時間不多了。對文化大革命,對江青,對一批幹部的怨債,這三件事要搞反攻倒算。全國都有批鬥毛,死後還要鞭屍。火化,火化,不留死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NTD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