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揭黑記者坐牢10年——中共黑透了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程曉容:揭黑記者坐牢10年——中共黑透了

「2007年8月13日,在接受審訊時,滕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副大隊趙飛宇在我臉部拳擊16下,而我卻被綁在一把鋼板焊成的鐵椅子上,致使我當時昏死過去,之後,他們用礦泉水灌到我頭上,把我激醒。」2008年5月13日,齊崇懷案在滕州市法院開庭審判,法庭警察曾將他的頭朝地板猛烈撞擊連續6次。

齊崇懷係山東知名的“揭黑”記者,遭到地方官員的構陷報復,身陷冤獄長達10年。(大紀元)

在三億中國人三退之際,讀到了山東記者齊崇懷的遭遇。這位知名的“反腐記者”、“良心記者”,因為敢於揭黑,遭到中共地方官員的構陷報復。他的經歷,令人看清中共之黑惡。

他揭發了咩

齊崇懷先係得罪了山東荷澤市的地方官。他曾在雜誌上發表關於荷澤市野蠻違法拆遷的文章,令當地官員懷恨在心。2007年,齊崇懷揭發菏澤官方為了迎接時任總理視察,抓捕和關押了大批準備上訪的老百姓。

接着,齊崇懷又得罪了滕州市的官員。2007年4月初,滕州市城管將一名“不服管理”的攤販撞死,齊崇懷趕赴滕州調查。他返回濟南後,滕州市官員指派了市委宣傳部及城管局官員追到濟南,向他提出以金錢換撤稿,被齊崇懷拒絕。

齊崇懷在滕州調查時,拍了下了豪華的市府大樓及廣場。這些圖片後來出現在反腐論壇上,被眾多論壇及網站迅速轉載,滕州市府的腐敗也隨之聞名全國,引發十幾萬網友跟帖批評。

此事直接導致齊崇懷被抓捕。2007年6月25日,齊崇懷在濟南家中,被滕州市公安局網監大隊、國保大隊以及刑偵大隊的多名警察綁架,以“涉嫌經濟犯罪”被拘留。

齊崇懷講:“我被捕之後,菏澤市委書記陳光,他親自給滕州市公安局發賀電,祝賀我被捕了。”

2008年5月,齊崇懷被當局以“敲詐勒索罪”判刑4年。2011年,在服刑臨近期滿時,齊崇懷因對外披露自己受到酷刑折磨甚至差點被滅口的經歷,突然被加刑8年。齊崇懷經歷了10年8個月的冤獄,已於日前出獄,妻離子散。

飽受虐待險遭滅口

在看守所和監獄,齊崇懷飽受折磨。據他自述:“我在山東省滕州市公安局看守所一共關押408天。幾乎天天受到暴力毆打”。

“2007年8月13日,在接受審訊時,滕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副大隊趙飛宇在我臉部拳擊16下,而我卻被綁在一把鋼板焊成的鐵椅子上,致使我當時昏死過去,之後,他們用礦泉水灌到我頭上,把我激醒。”

2008年5月13日,齊崇懷案在滕州市法院開庭審判,法庭警察曾將他的頭朝地板猛烈撞擊連續6次。

2008年8月,齊崇懷被轉至滕州監獄。他講:“送到滕州監獄的第一天,我即受到監獄犯人的暴力毆打。右肋骨被打斷一根,面對這種環境,我諗找監獄警察反映情況並要求治療,但卻無法揾到一個獄警,因此,新入監的犯人,打死你都沒人知道。”

在服刑期間,齊崇懷被迫下井挖煤,每天勞動超過20多個小時,同時還承受了多次毆打。他的右肋骨被打斷,身體受損嚴重。

齊崇懷寫下了30萬字的《滕州監獄服刑人員的悲慘生活》,文章被獄警沒收。因此,2009年5月,他差點被獄警指使的打手滅口,僥倖死裡逃生。

善惡顛倒惡官獲升遷

據媒體報導,2011年,在齊崇懷即將刑滿獲釋時,滕州市委書記王忠林等人去監獄與他面談,試探其態度。齊表示,出去後要跟他們鬥爭到底。結果,公檢法聯手打造出構陷材料,滕州法院以多項“漏罪”並罰,判處齊13年徒刑,最後執行12年,使得他再服刑8年。齊崇懷講,當時“從公安局、檢察院到法院,24小時材料就出來了,就把起訴書送到我手裡了。”

齊崇懷憑良心調查、寫作,拒絕受賄撤稿,決心抗擊腐敗,卻被構陷坐牢,付出了健康、家庭的代價,幾乎命喪礦井。而構陷他的王忠林,現已晉陞為濟南市長,當選全國人大代表。而嗰個當年祝賀齊崇懷入獄的菏澤市委書記陳光,竟也官至山東省長助理。由這樣的“貨色”把持一方,老百姓還有咩指望?

齊崇懷出獄了,一個意氣風發的媒體人,如今滿頭白髮、滿身傷病。當年,劉曉原律師曾和王全璋律師共同為齊崇懷的“漏罪”做無罪辯護,然而今天,王全璋律師卻被莫須有的罪名抓捕關押,兩年多生死不明。

這就係中共治下的媒體自由、司法公平、人權“春風”?這就係中共最高法領導宣稱的十年無冤案?

齊崇懷的案件係中共罪惡統治的悲劇縮影。中共就係以惡懲善,要摧毀人的良知。良心記者,良心律師,努力做好人的人,都被中共政權視為敵人。一幕幕令人心寒的案件並不孤立。它們交織在恐怖的紅潮中,折射出重重黑幕。這一切充分講明:唯有拋棄中共,中國才有希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