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王何時會分裂?有一種情況

王岐山當選國家副主席後,“習王體制”成為輿論焦點。時事評論人士胡平表示,這標誌習王體制正式出台,開創近四十年先例。時事評論員崔士方則認為,現在係“後習王體制”時期,王岐山將再度轉換角色,由“打虎掌柜”變成“經濟、外交猛人”。文昭表示,習王合作的關鍵問題係兩人的思路,係否一直能保持一致。

時事評論人士胡平3月20日在自由亞洲發文表示,五年前,習近平和李克強雙接班,人們按照先前的江朱體制和胡溫體制的講法,稱之為習李體制。但人們很快就發現,沒有咩習李體制,李克強這個國務院總理的地位遠遠比不上先前的朱鎔基和溫家寶;倒係政治局常委名列第六的王岐山更重要,儼然習王體制。

王岐山當選國家副主席,必將係中共建政以來權力最大的副主席。因此我們可以講,習王體制正式出台。

王岐山當上國家副主席,這事很不尋常。在十九大,王岐山裸退,成為一介平民一名普通黨員。這次卻再度出山,當上國家副主席。像王岐山這樣裸退後又被返聘,最近四十年間係沒有先例的。

時事評論員崔士方19日分析,中共十八大,外界預期中的“習李體制”意外的被“習王體制”取代。王岐山當選國家副主席後,現在進入“後習王體制”時期。

與“習王體制”比較,“後習王體制”至少有兩個特點:

其一,係習王之間的天平,已大大向習近平這邊傾斜。

在“名”的層面,習思想以冠名方式寫入憲法、取消國家主席連任限制,令習近平“勢大漲”。在“實”的層面,中共政治局裡習家軍人頭涌動、軍改確立習的“槍杆子”威權,又令習近平“權攀頂”。而無論怎樣,現在的王岐山已變成一名中共普通黨員,國家副主席的能量大小都要拜習近平賦權幾多而定。

過去的“習王堪比肩”變成了差距明顯的“習大王小”。

其二,習王面對的內外部環境都出現了很大的變化,從“內憂為主”變成了“內憂外患”。

所謂“內憂”,指的係作為習的政治對頭江澤民的勢力和國內經濟、金融危機。在習王聯手打虎之下,大量江家馬仔被關進了虎籠,政治局七常委中,江家勉強還有一個韓正留存,但已基本成不了氣候。

崔士方認為,在“後習王體制”時期,王岐山將再度轉換角色,由“打虎掌柜”變成“經濟、外交猛人”。

其中不變的,只有一樣,就係王岐山的“救火隊長”底色。

胡平表示,因為作為副主席,王岐山並沒有任何固定的權力,他的權力完全來自主席習近平的委託,給你幾多就係幾多,不給就沒有了。只要習近平不高興了不委託了,王岐山就咩權力都沒有了,所以王岐山不可能對習近平本人構成挑戰。

時事評論員文昭3月17日表示,從舊年圍繞王岐山的爆料被炒熱以來一直有個講法,講王岐山功高震主、有不臣之心、有可能成黨內野心家等等。

文昭指出,習近平不會感到王岐山係他的挑戰,除非王岐山想染指軍權;或像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那樣,控制公安、武警這種准軍事力量,而王岐山顯然沒有咁做。王岐山只要不介入重要的人事任免,沒有明確搞自己的派系,那麼習王的合作關係就能維持

文昭表示,當需要解決的問題足夠重要、足夠尖銳、又足夠緊迫的時候兩人的思路係否一直能保持一致確實尚需觀察。副主席這個職位係一事一任,那習近平覺得合作不落去了,不給王岐山派活就行了;讓他像李源潮一樣打醬油就行了。

胡平:黨國“二號”,王岐山被巧妙安插

胡平3月20日在美國之音訪談節目中講,至於如何調整黨、國之間的關係,王岐山可以列席常委會,就係號稱的第八號常委。實際上,他將係中國的第二號權勢人物。他發揮作用的方式有兩個方面,一係他作為國家副主席,按照憲法將代行主席部分職權。如果主席賦予的權力越多,他的權力就越大,反之也相同。我們可以想像,習近平將委託給王大量的事務,使他成為中共建政以來權力最大的副主席。

二係黨務方面,他可以列席常委會議。他雖然沒有表決權,但係人們都心知肚明,王的意見代表習的意思;他可能起到一言九鼎的作用。我們看到,習近平擔任很多小組的組長,卻沒有三頭六臂,組員們也起不到很多作用,反而係王岐山可能將係實際的掌控人。

當年的江青就係這樣的情況,職位雖然不高,但係身份特殊,具有最高代表性。表面看,王的權力延伸沒有違反黨內的規章制度,實際則係起到二號人物的作用。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