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胡平:談談王岐山這個國家副主席 郭文貴又沒編圓

現在總該清楚了,去年4月19日郭文貴在直播時講的習近平密令他暗中調查王岐山一事純屬編造。很多人對郭文貴編造的這件事信以為真,以為習近平真的不信任王岐山,要把王岐山搞下去,所以才有那麼多王岐山要進秦城的可笑預測,所以才會有那麼多人對王岐山當上副主席大感意外。那麼拙劣的編造居然都看不破,可見其判斷力實在不高明,真該好好檢討和改進。

在上周末的人大會議上,習近平與王岐山分別當選為國家主席與副主席。這意味着習王體制正式出台。

五年前,習近平和李克強雙接班,人們按照先前的江朱體制和胡溫體制的說法,稱之為習李體制。但人們很快就發現,沒有什麼習李體制,李克強這個國務院總理的地位遠遠比不上先前的朱鎔基和溫家寶;倒是政治局常委名列第六的王岐山更重要,儼然習王體制。現在,王岐山當選國家副主席,而按照我們的評估,王岐山必將是中共建政以來權力最大的副主席。因此我們可以說,習王體制正式出台。

王岐山當上國家副主席,這事很不尋常。在十九大,王岐山裸退,成為一介平民一名普通黨員。這次卻再度出山,當上國家副主席。像王岐山這樣裸退後又被返聘,在改革開放這四十年間是沒有先例的。

現在總該清楚了,去年4月19日郭文貴在直播時講的習近平密令他暗中調查王岐山一事純屬編造。很多人對郭文貴編造的這件事信以為真,以為習近平真的不信任王岐山,要把王岐山搞下去,所以才有那麼多王岐山要進秦城的可笑預測,所以才會有那麼多人對王岐山當上副主席大感意外。那麼拙劣的編造居然都看不破,可見其判斷力實在不高明,真該好好檢討和改進。

現在我們可以看得很清楚,十九大上王岐山之所以沒有留任常委,就是因為“七上八下”的不成文規定。至於說王岐山沒有出掌國家監察委員會,原因之一是,國監委是與人大、政協、國務院、最高法、最高檢並列的機構,一把手理當在黨內有高級職位,而王岐山從常委退下後就不再有黨內高級職位,所以不可能出掌國監委。只有國家副主席這個職位,既無年齡限制又無須黨內高位,所以讓王岐山當副主席從體制上說更合理。

今後,王岐山將以兩種方式發揮作用。一是以國家副主席的身份。根據憲法,副主席受主席的委託代行主席的部分職權;既然習近平對王岐山很信賴,他會把很多主席的職權委託給王岐山,這樣,王岐山就成了中共歷史上權力最大的國家副主席。另一種方式是列席黨的高級會議,包括列席政治局常委會議。儘管在黨的高級會議上,王岐山只有發言權沒有表決權,但是因為大家都知道,王岐山深受習近平信賴,他的意見就代表了習近平的意見,或者說他的意見會得到習近平的支持,因此在一般情況下,大家都會去附和他的意見,於是王岐山就變得比其他常委更有份量。這兩種作用加在一起,未來的王岐山,不僅僅是第八個常委或黨國第八號人物,而將是黨國第二號人物。

那麼,王岐山是否可能對習近平的權力構成威脅呢?不可能。因為作為副主席,王岐山並沒有任何固定的權力,他的權力完全來自主席習近平的委託,給你多少就是多少,不給就沒有了。只要習近平不高興了不委託了,王岐山就什麼權力都沒有了,所以王岐山不可能對習近平本人構成挑戰。

需要指出的是,王岐山是專制主義者。從他推薦托克維爾的《舊制度與大革命》表明,他認為民主改革是找死,所以絕不能改。他拒絕司法獨立,甚至連鄧小平提出的黨政分開都拒絕,可見其保守頑固到什麼程度。習王體制是拒絕普世價值、堅持一黨專政的體制。對此我們應該有清醒的認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