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因夢談李敖:遇到一個渣男 需要四十年消化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胡因夢談李敖:遇到一個渣男 需要四十年消化

台灣作家李敖,因患腦幹腫瘤,2018年3月18日上午在台北過世,享年83歲。

舊年6月,當他被告知只有3年的存活時間後,留下一封親筆信,想與家人、朋友及仇人作最後告別,其中透露出最想作別的兩個女人,一個係全台灣最聰明的女人之一陳文茜,還有一個係他那“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傷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前妻胡因夢。

他想和胡因夢作最後的告別,顯然這係一廂情願。對於胡因夢來講,她與李敖的關係早已和解到徹底放下。

沒有放下的係李敖自己,這個與他只有115天婚姻關係的女人,卻被他在電視節目里調侃、揶揄了70集。所謂“遇到一個渣男,需要四十年消化”。“他不斷罵我,終究係因為放不下吧。”胡因夢講。

一個出世於1935年4月25日,一個出世於1953年4月21日,光係看兩人出世時間也係糾纏的。兩人的相識係在1979年9月15日,當時李敖44歲,胡因夢26歲。

李敖結束第一次牢獄生涯不久,成為名聲響徹台灣的才子,而曾就讀於輔仁大學德文系的胡因夢當時係與林青霞等齊名的電影演員。

胡因夢還記得第一次見面李敖上來就給胡因夢母女一個90度的大躬,讓胡嚇了一大跳,因為在嗰個年代早已沒有人會行咁大禮了。

胡記得當天她穿了一件棉質長袍光着腳,整個晚上李敖都盯着她的腳丫子,後來他自己講,他有戀足癖。

兩人的戀愛過程聽起來其實並不浪漫,一半帶着胡的好奇和崇拜,一半帶着李的佔有和虛榮。

第一次見面後沒多久,李敖便約胡因夢喝咖啡,隨後帶她去金蘭大廈的家見識一下十幾萬冊的藏書。

胡因夢驚訝地發現,在他那一整片的書架前,掛了一張從《花花公子》雜誌里剪下來的裸女照片,胡感覺他係一個想點吖就點樣的人。

兩人在沙發上聊天,李突然強吻了她,還吻出了一圈褚紅色的吻痕。當天晚上他們有沒有發生性愛,胡已經不記得,只記得這一記印象深刻的吻。

當時李敖有一位正在交往的女友係畢業於台灣大學的劉會雲。胡因夢問他,劉點算?李講:“我會告訴她,我愛你還係百分百的,現在來了一個千分之一千的,你得暫時避一下。”

胡聽了心生疑惑繼續問:“咩叫暫時避一下?”他講:“你這個人沒個准,講不定哪天變卦了,需要觀望一陣,我叫劉會雲先去美國,如果你變卦了,她還可以再返嚟。”

“他對女人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態度也令我不安,但係人在充滿期望與投射時通常係被未來的願景牽着走的……”胡因夢在她的回憶錄里寫道。

行大禮、戀足癖、炫耀、劈腿,交往沒多久,胡因夢便處處感受到李敖的“土”。但她也承認,好奇害死貓,她當時對名人多幾多少的崇拜也為事後發生的種種埋下了因。

後來,李、胡兩人正式開始交往,李拿出210萬新台幣補償劉會雲。

有一天胡媽媽和他們在聊天時,李心疼起補償給劉的錢,突然對胡媽媽講:“我已經給了劉會雲210萬,你如果真嘅愛你的女兒,就該拿出210萬的相對基金才係。”

胡媽媽一聽臉色大變。第二天,胡媽媽對女兒講,李敖明擺着要騙我們的錢,你不能和他結婚。

婚姻大事不可賭氣啊。胡因夢當時內心不服,之前媽媽可係認為全台灣配得上自己的也只有李敖,現在又決絕地來反對。為了爭取自主權,胡因夢反而想要嫁給李敖。

1980年5月6日上午,在李敖家的客廳,穿着睡衣的她和李敖舉行了一個簡單的婚禮儀式,對外宣布兩人結婚了,被當時的媒體寫為“此為絕配”,最美的臉遇到了最聰明的腦袋。

但事實上,最美的臉和最聰明的腦袋被日常生活碾壓的一地碎片。結婚之後,李顯現出的大男人主義和其他人格失調的癥狀經常讓胡氣得一個人跑回娘家。

胡因夢講:“李敖只想征服女人,想把她物化成一個自己的戰利品。”有時胡去戶外慢跑,也被李敖制止,認為會在路上跟其他男人眉來眼去。

“在內心深處,他係不敢付出真情的”,對此詮釋的最好的係李敖曾經寫過的一首打油詩:不愛那麼多,只愛一點點,別人的愛情像海深,我的愛情淺……

如果講這個階段,胡女士認為兩人之間不過係戀人之間無傷大雅的吵吵鬧鬧,那麼接下來的事情使她意識到,自己有可能嫁了一個“渣男”。

如何甄別渣男,現代網絡上流傳的手段有很多,比如“情淺言深”、“飛速建立感情和表達感情”、“錯的總係你”、先把好話講盡,再把壞事做絕”、“既不成全你,也不放過你”……

在胡因夢看來,李敖渣在哪裡?渣在竟然連多年好友的財產都要侵吞。

大係大非面前,方顯人的本色。後來發生的李敖侵佔蕭孟能財產一案,讓胡因夢看出李敖並非“具有真知灼見又超越名利的俠士”,而只係“一個多欲多謀、濟一己之私的智慧罪犯”,便“暗自在心中打定了去意”。一場白日婚姻最終以官司收場。

與李敖的這場短暫婚姻也由此開啟了胡因夢認識自我的另外一種可能。胡因夢在35歲之後徹底退出演藝事業,專事有關“身心靈”探索的翻譯和寫作。

而李敖沒過幾年娶了小自己卅歲的女大學生王小屯,但內心還會念念不忘曾經的前妻,幾十年如一日的在自己的節目中消費着,調侃着。

2003年,胡因夢50歲生日時,李敖送去50朵玫瑰,“只係為了提醒她,你再美,也已經50歲了”。

相比於李敖的不依不饒,胡因夢曾這樣回應道,“多年來,他這樣不斷地羞辱我,對我,係一個很好的磨練。只有恨本身才係毀滅者。”“人即使擁有再多無知的支持者,終場熄燈時面對的,仍然係孤獨的自我以及試圖自圓其講的掙扎罷了。”

而今天,對李敖來講,一切堅固的,也都也煙消雲散了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冰川思想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