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毛焱:走路被開人生第一張罰單 我心裏騰起一萬匹草泥馬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少女毛焱:走路被開人生第一張罰單 我心裏騰起一萬匹草泥馬

——親歷被人臉識別身份開罰單

你沒帶身份,他會讓你報身份證號碼,你報不出身份證號碼,他還可以對你進行人臉識別。如果你足夠倒霉,你還可能連名帶姓帶籍貫地址(身份證前6位)出現在任何人想看都可以看到的地方。

2018年3月15日9點左右,我拎着高新南一道北側買的早餐走到高新南一道南側的時候,被兩個交警攔住。他們沒有任何緣由解釋,開門見山,問我要身份證。我一臉懵逼,問:‌‌“為咩要我的身份證。‌‌”

交警答:‌‌“你違反交通規則,我們要對你進行處罰。‌‌”我更加懵逼,我又沒有闖紅綠燈,從道路一側走到另一側而已。

解釋我的懵逼之前,我有必要先介紹一下南山科技園核心地段的功能規劃情況。

深南大道從科技南十路往南轉進來,就係科技園最核心的中區了。大家常聽見的TCL大廈、創維大廈、康佳研發大廈、長虹大廈、邁瑞大廈、德賽科技大樓等都分佈在這個區域。這個區域如今係中國經濟最為活躍的地方,上市公司密度最高的地方,以上市公司命名的大樓密度最高的地方。

我前東家在這個區域辦公廿幾年了,工作時間長的同事常講,以前科技園中區荒涼地跟個鬼城一樣,路上沒人,樓下沒店,吃飯、辦事和買嘢十分不便。

情況係怎麼改變的,我無從追溯。四年前,我從武大畢業,來科技園核心地段返工的時候,科技園已經頗有人情味和一定的生活氣息了。這些人情味和生活氣息的直觀體現係各寫字樓一層開設的銀行、便利店、咖啡館、餐吧。典型的布局如下圖:

(圖1:高新南一道隨手一拍)

繼續把目光回到上圖。右邊一側(馬路北側)的TCL大廈一樓有中信銀行,有無人零食商店F5,有甜品店,左邊(馬路南側)有建設銀行、工商銀行、Seven-Eleven,還有若干不知名的快餐廳、湯包店、米粉店等。

馬路左邊返工的人去右邊一側的銀行辦業務、買飲料,右邊的人來我們左邊吃飯、買早餐,係我們這個區域小白領的生活常態。

圖片中這條馬路叫做高新南一道,大約三四米寬,為雙行道,道路大部分地方圍着白色欄杆。道路中間在兩旁寫字樓底層商業密集處有多個開口,也就係我在圖中畫圈的地方。因此,左邊的人來右邊,右邊來左邊的方式,通常就係直線距離穿行馬路。

我諗大凡需要用到步行(嗰啲揸车通勤、或者有司機接送的人例外吧)的人都有穿越馬路到對面寫字樓的經歷。我與這條馬路相安無事了四年。直到15號早上被交警攔住。

一番交涉,我弄清楚,我要接受處罰的觸發事件係——我從高新南一道北側走到了南側,像許多科技園返工的人經常走的那樣。

我心裏當然不服。但返工在即。我原想軟處理,笑嘻嘻地講,我沒帶身份證呢。

交警兇巴巴地講:‌‌“報身份證號碼!‌‌”

我:‌‌“我不記得身份證號碼。‌‌”

交警:‌‌“那你站好,我們用手機給你拍照,人臉識別。‌‌”

我一下子就驚呆了,開始跟交警講道理:‌‌“科技園的寫字樓一樓有那麼多商業,馬路又沒完全封起來,還故意在方便生活商業的地方不封閉,難道唔係給人過街的嗎?如果唔係,那能不能立個禁止行人穿越的牌子呀?否則我根本不知道呢度係不能橫穿的呀。‌‌”

交警開始凶我:‌‌“哪那麼多廢話,你不知道係你交通意識淡薄,我現在告訴你,你違背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

我越發被激怒了,進一步爭執:‌‌“要咁講,我還覺得你們工作失職誘導我違法呢!你們為咩不在不能穿行但又很適合穿行的地方立個路牌;或者我理解你們不管咩原因沒有做好這個工作,現在你們決定抓這個地方的交通安全前,能否事先教育宣傳一下呢?文件教育也好,口頭教育也好。我係沒有看到過咩通知。我連接受你們宣傳交通安全的機會也沒有。現在你告訴我,我穿越馬路係違法的,我把它當做我接受交通安全教育的機會,全盤接受。以後我再也不穿越了,行嗎。‌‌”

於是我扭頭準備走去辦公室。兩個交警立馬衝上來,一人抓住我的一個胳膊。我出於保護自己的本能,對着行人大喊大叫:‌‌“光天化日之下,暴力執法。大家能不能幫我拍照,幫我錄像。‌‌”

如我所料,交警們並不想看到他們粗暴抓一個年輕女孩子的畫面和鏡頭掛到網上,成為議論和口角。他們鬆開了我。

鬆開我後,其中一個交警,掏出一個破破舊舊的手機,對着我拍了張照片。

2秒鐘後,他講出了我的名字和出世年月。

我還停留在對交警手機上那套高精尖人臉識別系統的震驚中呢,馬上我聽到一個看着像POS極的小型打印機打印東西的聲音,好像一台pos機在打印給消費者簽名的付款水單一樣。原來一米之外的交警臨時工作台上的打印機,已經接受到抓我拍我的交警剛才人臉識別到的信息。

四五秒後,我收到了我人生的第一張罰單。如下

交警用的畢竟唔係POS機,打出來的罰單不需要我簽名確認。交警通知我可以走咗。走咗兩米,我回頭一看,看到他們又抓到兩個人在小型打印機處,刷身份,打印罰單。天真嘅我,還納悶,為啥不用交錢?難道只係個書面記過。

(圖3:在我後面領罰單的人)

我回到辦公室,等待電腦開機的時候,點開朋友圈,看到我同事在鬱悶:‌‌“被交警罰了,銘記教訓‌‌”,文字下面係張微信支付交通罰款的截圖。如下

(圖4:支持微信支付的交通罰單)

嚇得我立馬掏出我的罰單一看,原來罰單下端的二維碼唔係方便‌‌“違法行人‌‌”關注深圳交警官方公眾號以便於學習交通法律法規用的(我接過罰單時天真嘅想像),係掃一掃支付罰單的入口,支持微信和支付寶兩種支付方式。

(圖5:罰單下發的掃描付款方式)

我把我過馬路——被抓——被人臉識別——被近場打印罰單——微信支付罰款的經歷講給我的朋友聽。我的朋友給我發來一條連接,講‌‌“幸好你沒闖紅燈,在你們深圳,闖紅燈,可能被掛到網上,照片不打馬賽克,姓名也不加※。‌‌”他發了下面這張截圖給我:

(圖6:深圳曝光闖紅燈路人,實名+露臉不打馬賽克+暴露身份證前6位)

我心裏一萬匹草泥馬。敢不情,在深圳,闖了紅綠燈,比犯罪嫌棄人還沒有尊嚴。他們出鏡的時候,還臉上打碼,姓後名字換成※呢!

第二天,也就係3月16號,早上9點,又係返工路上,我在綠燈時踩着斑馬線邊緣從深圳大道北側過來南側,以進入科技園中區返工。一到馬路對面,就看到剛才走在我身邊的一男一女被交警攔住要身份證。

(圖7:沒完全壓着斑馬線走被交警處罰的現場)

原來他們沒有完全沿着斑馬線(我標註的橙色部分)過馬路,而選擇了他們自己判斷的最短路線(我標註的綠色軌跡)過的馬路。

我拍下照片,回望着這兩個倒霉蛋,不知道他們會如何面對這份懵逼,係乖乖配合給身份證讓交警係刷卡識別呢,還係沒帶身份證選擇報身份證號碼呢,還係像我經歷過的那樣,親歷深圳交警背後精密高效到讓人目瞪口呆的人臉識別系統呢。

我心裏感到後怕,因為我差點也走咗綠色軌跡。被抓的兩個人幾乎係挨着我過的馬路。交警要求他們交身份證的聲音,幾乎係在我耳邊發生的。

我還感到憤怒。明明係斑馬線標記不合理,斑馬線為咩不垂直大道像綠色那樣設計(我腦袋裡回憶了一下初中數學,兩點之間,垂線最短),而要歪成斜線像橙色標記那樣。明明行人燈變成綠色時,走綠色軌跡,還係走橙色軌跡,都不會給自己惹上交通隱患,也不會給車流造成麻煩。因為這個綠燈下,車流的指引燈係紅色的。

我不禁好奇,這樣的執法,除了給交警粉飾業績,到底有咩意義?

也許還能威懾行人,恐嚇行人吧。比如,我這兩天持續神經衰落,戰戰兢兢,吃不好,睡不好,看到交警服和馬路就提心弔膽。

琴晚,我十分疲憊地走在街上,看到兩個交警迎面走來,手裡樹持一個叉子,我一陣子恍惚,問我身邊的人,黑白無常要來抓我們去見閻王嗎?

今天早上,我去喝早茶,茶餐廳里見到一個男生,穿了一件白色T恤,白T上印着一個大寫的M。我吃早茶的心就冷了一半,腦袋裡不斷翻出幾年前讀過的一本書《斯大林事情的私人生活》以及我這幾天遭遇的私人生活。

P.S.今天下午,我又去深南大道路口紅綠燈處查看了一番,發現圖7橙色部分並唔係沒有斑馬線,而係斑馬線幾乎被踩得消失了,遠遠地看上去就跟沒有一樣。

可係深圳的行人,我也只能提醒你們,瞪大點眼睛吧,即使斑馬線模糊地看不見,也不能超出斑馬線。否則,作為深圳的行人,你沒法指控交警交通指引工作不到位,但係交警可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交通法,對你進行行政處罰。

你沒帶身份,他會讓你報身份證號碼,你報不出身份證號碼,他還可以對你進行人臉識別。如果你足夠倒霉,你還可能連名帶姓帶籍貫地址(身份證前6位)出現在任何人想看都可以看到的地方。

哦,這係我所處的世界,我所處的深圳。但我諗,很快,也會係你們的城市吧,我們共同的世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