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習近平給安倍「上座」韓國特使「下座」

舊年12月,自由韓國黨代表洪准杓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進行禮節性訪問時,安倍坐在藏青底子花朵圖案的沙發上,給洪准杓安排了更低且沒有圖案的沙發。邊個都能看出來,安倍坐的係上座。13日,韓國國家情報院長徐薰作為總統文在寅的特使和安倍見面時,兩個人坐在同樣的沙發上。他也許係意識到了在韓國引發的爭議,但這係對總統特使理所當然的禮儀。

在主權國家的禮儀中,替對方國家首腦傳話的外交特使享受首腦級禮遇,係國際慣例。作為總統文在寅特使訪美的國家安保室長鄭義溶,在白宮和美國總統特朗普並排而坐,副總統彭斯和國防部長馬蒂斯坐在特朗普一側的旁邊。

中國5千年的歷史中,1861年才成立了專門負責國家外交的部門。經過兩次鴉片戰爭的慘敗之後,中國才設置了名為“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的臨時交涉機構。此前,中國從未和其他國家在平等的關係中平起平坐過。負責儀式的禮部,只掌管過與提供朝貢的周邊國家的關係。

舊年5月,作為總統文在寅特使訪問中國大陸的李海瓚議員和習近平主席面談時,中國給他安排了史無前例的座位,變成了習近平坐在桌子的上座,李海瓚坐在下座,出席習近平主持的會議的狀況。12日,韓國總統特使鄭義溶見到習近平時,也如出一轍。中國並非原本如此。2013年韓國總統特使金武星就坐在和習近平同等的座位上。舊年以來,中國給韓國特使安排的座位,就變成了香港特首或地方官員向習近平做彙報時的位子。但舊年5月,日本特使坐在和習近平對等的對面的座位上。舊年10月,越南和老撾特使也和習近平並排而坐。只有韓國特使坐在下座。

中國專家講:“因為沒提出質疑,所以會一直受到這種待遇。”韓國特使在中國的座位稀里煳塗就變成了這樣的下座一事,不能簡單視之。手握皇帝級權力的習近平,係個心懷“韓半島歷史上係中國一部分”的韓半島觀的人。中國的宣傳機關使用了意為周邊國家來中國朝貢的“萬邦來朝”這一措辭。如果自己不守護自己位置和威信,不會有人替你守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朝鮮日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