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共高層共妻 99%的人不知道的嗰啲事

——向警予和蔡和森等等等等的嗰啲事

向警予報告在其丈夫蔡和森離滬期間,她與彭述之發生了戀愛。1926年,蔡、向夫妻關係在莫斯科破裂,蔡與李立三的妻子李一純結婚,彭述之後來與羅亦農的妻子陳碧蘭交好。有一次羅向彭彙報工作,彭述之躺在床上聽羅彙報,陳碧蘭睡在旁邊,羅泰然自若,不以為意。失去妻子的羅後來與賀昌的妻子諸有倫戀愛。鄭超麟講,這樣的戀愛影響了後來的黨內鬥爭。

向警予和蔡和森

1926年,中共中央在蔡和森寓所開會。會上向警予報告在其丈夫蔡和森離滬期間,她與彭述之發生了戀愛,其經過情形已向和森坦率講明了。她講她與和森彼此互相敬愛,不願使和森受到創傷;但同時對彭述之也發生了不能抑制的感情,她要求中央准她離滬,到莫斯科去進修。經過一度沉默後,陳獨秀准許了向警予的請求。

共產……

1926年,蔡、向夫妻關係在莫斯科破裂,蔡與李立三的妻子李一純結婚,彭述之後來與羅亦農的妻子陳碧蘭交好。有一次羅向彭彙報工作,彭述之躺在床上聽羅彙報,陳碧蘭睡在旁邊,羅泰然自若,不以為意。失去妻子的羅後來與賀昌的妻子諸有倫戀愛。鄭超麟講,這樣的戀愛影響了後來的黨內鬥爭。

吳稚暉

1924年底,吳稚暉問陳獨秀:共產黨領導的革命大約在甚麼時候可以成功?陳答大約需要卅年。吳驚駭的講:"那麼,國民黨的壽命只有卅年了!"

魯迅與胡適

流沙河講:"我16歲時喜歡魯迅的憤怒激烈,不喜歡胡適的婆婆媽媽。四十年代後期,社會動蕩不安,我們學生多次上街抗議國民政府。我後來想,如果魯迅先生在,他會站在隊伍後面講:上去;而胡適會擋在隊伍前面,講你們的要求啊,有合理性,但係大家要一步一步來,唔係街上遊行、喊喊口號就能實現的,你們更要從自身做起。"

胡蘭畦

胡蘭畦問李立三:"有人講你每次開會,自己都要先把自己大罵一通,係嗎?"李答:"係的。""為咩?"李講:"我的錯誤給中國革命帶來了不可估量的損失,犧牲了很多革命同志,影響了革命形勢的發展,真係罪責難逃!"

指路報

聶榮臻回憶講:"1935年9月19日,我和林彪隨二師部隊進駐哈達鋪。在呢度我們得到了一張國民黨的《山西日報》,其中載有一條閻錫山的部隊進攻陝北紅軍劉志丹部的消息。我講,趕緊派騎兵通信員把這張報紙給毛澤東同志送去,陝北還有一個根據哩!"

毛與尤金

1954年,毛對蘇聯大使尤金講:"我們黨內,或許也係國內要出亂子了。自然,我今天講的只係一種可能性……就係有人要打倒我。我們中國歷史上曾出現秦滅六國,秦滅了楚。秦就係他們陝西(毛用手指着師哲),楚就係我們湖南(毛用手指着他自己)。"有人講,秦,係指高崗。

邊個壞?

九一三後,毛問周:"林彪壞還係葉群壞?"周答,"從老婆專政這條來講,葉群係最壞的。"

預言

林彪葉群間有溫情的一面。據講葉辦公室的硯台上,刻有林的兩幅題詞。其一曰:"溫文、豪放、理智,既受於天,且受於人。書贈愛妻葉群";其二曰:"發不同青,心同熱;生不同衾,死同穴。"葉將題詞置於案頭天天過目。【相關文章:林彪心腹黃永勝和葉群各自的淫亂史圖】

江青、陳伯達

據秘書王文耀人回憶,1968年中央文革小組的活動轉到了京西賓館,賓館會議室裡邊只有一個廁所,不分男女。一次,陳伯達剛上完廁所出來,正巧江青推門欲進。這時,江青見陳伯達從裡邊出來,便氣憤地問陳伯達:"你怎麼上我的廁所?"陳吃驚地看了一下門上的標記講:"這哪裡寫着係你的廁所?"江青怒氣沖沖朝着陳大聲講:"今天你闖進我的廁所,聽日你還要闖進我的卧室了!"從此,這個廁所沒人敢去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水煮百年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