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二大爺:氣質女王輸給了蒼井空

——奈何美人總相輕

比如我們親愛的德藝雙馨的蒼老師,說過一句驚天地泣鬼神的話:「我脫光衣服躺在鏡頭前,是為了生存。而你衣冠楚楚的站在鏡頭前,卻只是為了私慾和欺騙。」這坦蕩的境界,就跟那些其實也是靠皮肉發家但又偏要說自己是氣質女王的貨色完全不一樣。

雖然說勾心鬥角、蛾眉見妒是吃瓜群眾喜聞樂見的優良傳統,但是這個火候的拿捏非常重要。小則傾人,大則傾國。因為美人相輕,為革命的事業帶來慘重損失的例子實在太多,不可不防。

當年在延安時期,大批如藍萍同志一樣,投奔革命懷抱的文藝女青年最終都如願以償,睡上了領導的炕頭。但是有些人互相都看不順眼,玩起了甄嬛傳,導致交惡甚深。這就包括葉群和嚴慰冰同志。

建政後嚴慰冰為了打擊葉群,從1960年開始,多次散布匿名信,說葉群“是國民黨將領的女兒,生活作風有問題,早已不是處女”等等,這個情況到文革前夕達到高潮。林副統帥不堪其擾,親筆寫了一個證明自己老婆婚前是處女、兒子女兒是親生的材料,複印後在會上廣泛散發,要求政治局正式通過,以證清白。

這個驚世駭俗的橋段震驚與會者,最終導致嚴慰冰一家人全部入獄。

你看,本來吐吐口水翻翻白眼就好了,你非要深挖。兩個小角色的不痛快,黑了一段艱辛探索的歷史。

其實女性靠身體吃飯、爭寵發家本來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大家一個圈子的,相互體諒就好嘛。比如南北朝時候,北齊亡國後,胡太后和皇后穆黃花就沒有互相嫌棄,而是結伴自力更生,在長安城的煙花巷裡開門迎客,還說出“為後何如為妓樂”這樣金句來,一時傳為佳話。

再比如我們親愛的德藝雙馨的蒼老師,說過一句驚天地泣鬼神的話:“我脫光衣服躺在鏡頭前,是為了生存。而你衣冠楚楚的站在鏡頭前,卻只是為了私慾和欺騙。”這坦蕩的境界,就跟那些其實也是靠皮肉發家但又偏要說自己是氣質女王的貨色完全不一樣。

但這也從另一個方面說明,在革命的事業上選好龍套是多麼的重要。雖然說平時看起來龍套放在哪都無關緊要——前天可以演香港記者,昨天演雜誌主編,今天演電視台長,但是演員基本素質的欠缺,發力過猛,不注重演員的自我修養,輕輕鬆鬆毀了一部大戲。好好的中外和諧的本子,活生生就弄成了城鄉結合部的重金屬畫風。

如果時光能夠倒流,我深信有些女王還是會懷念在三亞海天盛筵上走走台就好了,那才是屬於花瓶的舞台,也不會有人深扒你的恩主歷史。說不定真的有傳說中的非洲神秘國度的王子,看上這樣的王妃。

我其實不同意吃瓜群眾動不動就用婊這個字來附議女性,確實顯得不那麼尊重。但實事求是的說,也沒有什麼更準確的說法。我只能說,我允許你“代婊”。

2018-3-15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