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河北女監逼人旁觀鐵鉗夾乳酷刑 致人精神失常

圖為海外法輪功學員悼念大陸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大紀元)

看到下面所發生的非人性的一幕後,高素貞的內心受到了強烈的刺激。從此她不能瞓低,只能在床上坐着,做着怪異的動作,別人講她精神已經不正常了。

大概在2016年,河北女子監獄十七監區長李紅珍為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提高轉化率,命令人蓋住攝像頭,先將一名法輪功學員固定在塑料凳上,讓高素貞等在一旁親眼看着怎麼對其用刑,再用膠帶黏住那名法輪功學員的嘴、雙手和雙腿,然後,利用吸毒犯、小流氓等用鐵絲纏住其乳頭,最後用鐵夾子夾住鐵絲使勁拽,拽得乳房滴答滴答流血……

明慧網報導,2012年石家莊市長安區肖家營村高素貞因為簽名營救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李蘭奎,而被冤判4年半,被關押在河北女子監獄,被逼迫放棄信仰,受盡了各種精神侮辱和酷刑迫害,導致她多次出現生命危險。2018年3月5日,她含冤離世,終年64歲。

高素貞和老伴張天琪都係普通農民,待人熱誠,勤勞、善良。高素貞1999年修煉法輪功後不但關節僵硬的病好了,皮膚也變得非常細白,脾氣越來越好。其老伴修煉法輪功後心臟病也好了。

2012年6月,美國愛荷華州州長布蘭斯塔德到訪正定縣,正定縣“610”、政法委以“安保”為名,跟蹤、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李蘭奎。石家莊地區七百多名村民聯名營救李蘭奎,同時寫聯名信呼籲美國州長關注。

在世界媒體廣泛報導此事件後,據悉,中共中央和省里直接下來人調查,還派了特務式特警參與。

石家莊、正定縣、藁城縣的公安分局和派出所總計綁架了16名參與簽名營救的法輪功學員和家屬,其中包括高素貞及其老伴張天琪。在綁架的過程中,石家莊市政協內退員工、法輪功學員楊銀橋不幸墜樓身亡。

遭非法綁架、逼供

2012年8月7日晚上,河北省國安及河北省“610”、石家莊市公安局、桃園派出所、協同正定縣公安局,無端綁架了高素貞與其老伴張天琪。警察還在其家中各處私自拍照、搶劫了家中電腦等私人物品。

當晚,高素貞被迫害得在二六零醫院搶救了一夜。次日,派出所將張天琪放回家,隨後不久,又悄悄地綁架了他。

第二天,高素貞又被移交到石家莊市第一看守所北側的警犬基地,被正定縣所謂專案組刑訊逼供。大約一周後,高素貞被非法轉押到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205室。

高素貞身材瘦小,警察不直接動手,而係利用普通犯人抓住她的脖領子,將她提起來往門外扔。有時高素貞正在上廁所,普犯也要上廁所,就把她提起來拖出廁所。

2012年9月25日,正定縣公安局與正定縣檢察院合謀,將法輪功學員賈志江、高素貞、張天琪三人非法轉捕,繼續關押。

被非法庭審、判刑

2013年8月8日,正定法院對高素貞和賈志江非法開庭。當地公安製造恐怖氣氛,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實行交通管制,對過往車輛、行人登記盤查。連公路往南走到看守所這一段路程上,都布滿了公安、國保、“610”人員及啲便衣特務,尤其係法庭周圍更多。

法庭上,三位代理律師據理力爭,要求所謂的人民陪審員退庭迴避,要求起訴書上沒有寫上名字的另兩個公訴人迴避,因此上午休庭兩次,基本沒有審理。

下午繼續開庭到晚上六點多,法官恐懼律師有理有據的辯護,就改動了庭審程序,先讓兩位當事人做自我辯護。高素貞和賈志江講述了自己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事實,當庭揭露辦案單位和正定縣的國保警察對他們實施酷刑逼供。

律師強烈要求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指出公、檢、法人員的許多違法之處,要求依法追究相關人員執法犯法、酷刑逼供的法律責任。法官無視律師的正當要求,繼續強行推進審判程序,三位律師堅決不配合法官的非法庭審,憤然離庭。

高素貞被誣判4年半,2014年被轉到河北女子監獄。

酷刑摧殘

據高素貞生前所述:開始她被關到河北女子監獄十四監區,監區長叫王野(音)。獄警為逼她轉化,將她拉到沒監控的小屋裡,拽住她的頭髮往牆上撞;利用邪悟者(曾修煉過法輪功,被強制轉化後,放棄修煉,並被利用來轉化迫害其他法輪功學員)對高素貞打罵、搧耳光、打頭。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明慧網)

每天高素貞從小屋回寢室時被逼迫喊“報告”,如果不喊“報告”或不戴犯人標識牌,警察不僅不讓她進寢室,還利用邪悟者往她身上寫誹謗法輪功的話,並用牙咬她的手,用碳素筆的筆芯扎她的手,扎進手裡後再一挑,扎得她手上全係針眼、血道子。她的手被咬得發腫變黑。即便手上的傷口長好了,牙印還清晰可見。

一年多後,高素貞被轉到十七監區,監區長係李紅珍。獄警利用邪悟者不讓高素貞睡覺,而且還把塑料凳壓到她腿上,人坐在凳子上折磨她,壓得她腿上破皮後長期流黃水……後來有同情的人將高素貞在十七監區被迫害的事反映給了去視察的檢察院人員,但未得到公正的處理和補償。

約在2016年,監區長李紅珍為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就命令高素貞等觀看對一法輪功學員實施鐵夾子夾乳頭的那一慘景。此後,她被迫害得神經失常。

多次出現生命危險

據高素貞生前所講:在河北女監的最後一年(2016年),她基本上係在河北女子監獄医院裏度過的。而且第一次住院用藥後,她的眼睛就更看不清東西了,陸續出現了高血壓、高血糖、肝功異常、腎衰、心衰、肝腹水……十二種重病表現。

醫院給她下了三次病危通知,即使這樣,監獄仍不放人。一年內監獄醫院向高素貞的家屬勒索了共計3萬多元。直到2017年1月5日,奄奄一息的高素貞才回到家中。

回家後高素貞被緊急醫治搶救,即使這樣,石家莊“610”還派警察上門威脅、騷擾她。

2017年一年裡高素貞被緊急搶救兩次,第一次在中醫院花了2萬多元人民幣,第二次在胸科醫院又花費至少超過20多萬元,最後醫治對她已無效,她疼痛難忍,於2018年3月5日含冤離世。

高素貞出獄時聽犯人孫玉蘭講:積極迫害高素貞的一個女獄警已得了乳腺癌,遭惡報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