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網聞 > 正文

《自然》:終於 區塊鏈被上升成了恐嚇大眾的哲學

“毫無疑問,區塊鏈係偉大的思想和技術革命,但係我們發現,像以往一樣,目前世界上存在着兩種‘區塊鏈’,一種在技術天才們的頭腦里,另一種,在中國人的微信群里。”——《自然》雜誌

這係《自然》雜誌(Nature)1869年創刊以來,第三次從群體行為學角度關注中國。

1

第一次係1900年,《自然》發表康拉德爵士的論文《他們為咩相信自己刀槍不入?》,對當時中國一個被稱為“義和團”的組織進行了初步研究。

該組織成員具有堅定的信仰,或者至少看上去如此,因為他們習慣依靠念誦咒語和怪異的肢體扭動來抵擋子彈和大炮。他們信仰的神靈來自於評書、戲曲和小講,比如諸葛亮、孫悟空和關二爺。很難相信,這些在中國民間深受喜愛的人物會保佑他們的膜拜者拆燒教堂和鐵路、殘殺教徒和外國公使。”康拉德爵士認為,“這個喜歡以紅布包裹自己的群體的出現,並不僅僅係由於缺乏教育,他們很可能係由於長期食用了某種H₂O含量過高的食物,從而給大腦造成不可逆的損害。”

但係,康拉德爵士在論文結束時提醒讀者,“拳民(義和團的成員)們並非木偶,絕不像人們想像的那樣愚蠢,他們甚至堪稱狡詐。在多次目睹同伴們中彈身亡的事實後,他們並沒有大驚失色地表現出對信仰的懷疑,而係在下一次衝鋒時開始彼此謙讓,對來自首領的精神激勵和物質懸賞變得無動於衷。

2

上世紀六十年代,《自然》雜誌第二次發佈有關中國人群體的文章,作者係格雷厄姆·格林博士。

他被當時中國盛行的一種叫做“忠字舞”的集體舞蹈所吸引,並初步判定它係間歇性精神癲狂的癥狀。

但係,間歇性精神病何以如此大規模成建制發作?

格林發現,舞蹈表演者們具有堅定的信仰,或者至少看上去如此,因為他們舞蹈並唔係出於歡樂,而係出於向同一個不在場的人表達忠心的初衷。

“他們想必相信嗰個人一定喜歡這種機械運動,雖然在旁觀者看來,它語彙貧乏,不過係對伴奏歌曲的幼稚圖解,充滿大腦功能刪除後的愉悅和無所畏懼。他們在舞蹈過程中揮動手中的‘紅寶書’或者紅綢巾,瘋狂呼喊一個人的姓氏和職位,熱淚盈眶,不能自已。”

這樣的場面讓格林博士想起康拉德爵士的論文。他注意到這些舞蹈者與義和團在意識和行為上的整體相似,他們隨時隨地表達對正義的信仰,然後隨時隨地打人、殺人、焚書、告密,砸爛他們的先民曾感到愉快的世界。

不過,格林博士不同意康拉德爵士將義和團的出現歸因於食物中毒,他同時也收回了自己關於“精神病”的判斷。他承認尚未揾到答案,同時不無輕鬆地聲明,他對嗰個或許存在的答案已經失去了興趣。

3

這係第三次。

起初,《自然》雜誌以為在2018年春節前後中國發生了一場瘟疫,但很快就改變了這一睇法。“除了精神亢奮無法入睡,嗰度的人們身體還算健康。不過,他們越來越沉迷於對着一個叫‘區塊鏈’的東西胡言亂語,根本停不下來。”

在正文中,作者寫道:

因為教育背景不同,譫語者們的地位也相應懸殊。能使用英語係一個優勢,即便只係單詞展示式的英語。使用coin顯然要比直接講‘幣’高級,如果再能把‘鏈’稱作chain,那就意味着與區塊鏈的距離已經非同尋常地近。

但係,任何學問都經不住人們不睡覺地學習,區塊鏈術語的普及速度讓鼓吹者們開始感到恐慌。

分佈式記賬、共識機制、智能合約、去中心化、硬分叉已經婦孺皆知,新的詞彙,技術開發者們尚未放出,如果要繼續保持讓人景仰的思想高度,除了想像已經沒有更快捷的途徑。

事實上道路係寬廣的,比如就貨幣領域而言,把金本位、流動性、貨幣乘數、通貨膨脹、M1M2引入討論係很恰當的:你知道去中心化,可係你知道在理性預期下如果流動性加大、貨幣需求函數出現了凱恩斯式波動係對去中心化的一種弗里德曼式制約和波普爾式反駁嗎?

鼓吹去中心化的人成了‘教父’,並對‘監管’一往情深。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邊個掌握了過去,邊個就掌握了未來;邊個掌握了現在,邊個就掌握了過去。

新話的製造需要勇氣,必須能夠對自己的不安和聽眾的嘲笑視而不見。

歷史經驗一再表明,在某些情況下,真理係靠暴力取得勝利的,語言暴力係其中經常被使用的一種。

新話的製造者非常清楚,面對一個概念異常豐富、思維異常混亂的話語系統,沒有幾多人能長時間保持坦然。

可以想像,相對論、量子物理正在趕往區塊鏈的途中。

區塊鏈恐慌症患者被告知‘要擁抱時代,擁抱變化,擁抱未來’。多年來,他們最熟悉的係擁抱自己的同類,完全不了解如果擁抱‘變化’應該從哪兒下手。

最後,他們選擇了擁抱呼籲他們‘擁抱變化’的人。

《自然》雜誌還注意到,類似的焦慮在中國係周期性的,而且近10年來新舊焦慮交替的頻率明顯加快,移動互聯網、互聯網思維、O2O、虛擬現實、機器學習、人工智能,都曾讓中國人感到“如此生活卅年,直到大廈崩塌”。

通常情況下,美國負責技術進步,中國負責複製並迅速使之上升成為恐嚇大眾的哲學。

在這場最新到來的大規模焦慮中,啲先知先覺的“炒幣者”獲得了巨大的收益。他們終於揾到了一個全天不打烊的股票交易所。

他們對哲學不感興趣,在他們看來,區塊鏈最現實的應用就係發行虛擬貨幣並套現。他們一貫奉行悶聲發大財的宗旨,個別時候,也會對來自傳統投資者的指責反唇相譏,指出大家本質上係一丘之貉。

“毫無疑問,”《自然》雜誌最後寫道,“區塊鏈係偉大的思想和技術革命,但係我們發現,像以往一樣,目前世界上存在着兩種‘區塊鏈’,一種在技術天才們的頭腦里,另一種,在中國人的微信群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創業家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