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找不到工作的學渣 竟把自己「賣」到非洲!

到了這個時間,大四的焦慮大概到了一個峰值:

面對畢業論文不知所措、拿了offer的忐忑自己的選擇、沒有offer的憂慮畢業後的未來......

今天我想和你們分享的,是一位學渣密友從校招到轉行的工作經歷,願這位曾去往非洲的姑娘,能給你一些勇氣和信心。

1.大四,除了被選擇我沒有選擇

我算是我們班跑招聘會跑得最勤的了。

本校的、電科的、財大的.....,只要是有名氣公司的宣講會,我都爭取一場不落下;綠地、濰柴動力、中鐵......,回想起來,我有幸參與到面試環節的公司也不算少。

但很不幸,用現在的話講,我那時候就是“用戰術上的勤奮,掩蓋戰略上的懶惰”:大學四年的不學無術和多門掛科,讓我在面試官面前連大聲對答的底氣都沒有;

從大一開始的懶宅,讓我既沒有學生會、社團的經歷,也毫無實習經驗,薄薄的簡歷乏善可陳;

最要緊的,是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我害怕停下來,但卻一直走不到前方,只能疲憊地原地踏步,在一些莫名的地方莫名其妙地努力着。

比如每個月只有600塊生活費的那時,卻捨得花了超過1000塊錢,為自己從頭到腳置辦了一身面試專用的行頭,但我卻從沒花時間去修改過簡歷和復盤自己的面試表現。

但說來也好笑,我拿到offer的那場面試,穿的卻是一件再普通不過的棉襖。

宣講會留下簡歷後我就去食堂吃飯了,等拿起手機一看才發現十幾個催我去面試的未接來電,我來不及換衣服就朝面試的禮堂飛奔而去,畢竟從9月到11個月,沒有一個offer的自己,早就被磨得沒了脾氣。

簡單的面試過後,可能得益於母校的名聲,我順利拿到了這家央企的offer,如你所知,要去往非洲工作。

我幾乎沒有猶豫就簽下了三方,畢竟這是這3個月、無數的打擊後我拿到的第一個offer啊,如果不簽,我實在沒有底氣,還會有別的公司會簽我。

“反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幹嘛,不如就接受現在吧。”我這樣想着,大概當時心裏還有些許期待。

這是校招3個月後我拿到的第一個offer,也是整個大學時期我拿到的唯一offer。

2.畢業,忐忑比別離更濃烈

畢業前夕宿舍卧談,那時候幾個女孩子對於未來的憧憬或擔憂,一下子就坦誠地擺在彼此面前。

“你簽了工作,以後就不愁啦。”讀研的室友有些羨慕地對我說。

“其實不是。你知道的,要去非洲,我人也不認識啥人,語言還不通。”我憂心忡忡地嘆氣。

室友們哄然大笑:“語言不通?你可是去做翻譯誒!”

可這令我更憂傷了啊——憑我這自我介紹都說不順的渣法語和零工作經歷,根本沒有信心能在非洲勝任未知的工作和挑戰,我對未來,滿是忐忑。

但匆忙趕到的畢業哪裡還給我時間猶豫?喝過畢業的酒,在總部短暫的培訓過後,我踏上了去非洲的路。

聽公司的前輩說,那邊連超市都沒有。我拖了一個巨大的行李箱,裏面裝滿了洗髮水、沐浴露和衛生巾。

大家都要開啟新的人生旅途了吧?在法國的同學發了巴黎鐵塔的照片。

坐在飛機上昏睡時,我有點後悔:如果大學四年我有好點念書或者考研,或許我現在飛向的,也會是繁華吧?

3.非洲,孤獨貫穿始終

在非洲的第一年,用“折磨”這個詞概括真的不過分。

在相對封閉的項目部,工作和生活完全揉在了一起,宿舍的隔壁板房就是項目部的辦公室,這裡沒有禮拜天,到達項目部後就開始了連續一個多月無休的工作,每天都坐在不熟的中年大叔對面,改Excel或手忙腳亂地翻譯,日子像死水,一絲期盼也沒有。

就算有禮拜天又能怎麼樣?

在這個幾乎就是世界上最窮的國家,物資極度匱乏,我曾花了80塊錢在中國人的超市買了一板娃哈哈,打開來喝覺得味道不對時才發現是我買的是哇哈哈;

到這半年後有一次到政府部門辦事,路過鄉下集市般的市中心時,望着櫥窗里撒滿了廉價糖霜的蛋糕,竟然開始不由自主地流口水,那種饞勁兒,大概這輩子都不能忘記。

這個第三世界的國度,沒有街可以逛也沒有KTV可唱。不敢出門,聽說我們這一批大學生來的前夕,隔壁項目部的一個學姐,還因為被黑人性侵了,不得不回國休養;

出門只能要坐項目部的車,有一次回項目部的路上,還恰巧碰上路邊都是坦克和扛槍的黑人,嚇得我當晚回去就給對象發了條消息“如果哪天我忽然不聯繫你了,你一定要等我,因為我可能只是出意外了”。

你說可以上網打發時間?刷微博?看電影?不存在的,這裡的網速慢得出奇項目部的文件傳遞有時候都靠硬盤,連更新個ios系統都要27小時的網速,能順暢地刷個天涯的帖子就算奢侈了。

那時候是真的很崩潰,儘管工作的壓力不是很大,但項目部里全是不熟的同事,和國內的親友隔着7個小時的時差,最開始的一個星期,我說的話可能都不超過10句,下班後就在宿舍的板房裡窩着發獃或暴走。

那種對陌生環境的不適應、對未知挑戰的恐懼和對家人的思念,幾乎搶走而來我所有的睡眠。

除了孤單,肉體上的折磨也夠嗆。

那裡的蚊蟲巨大,一咬就是一個包;同項目的姚哥得了瘧疾,在非洲破舊的医院裏掛着點滴,整個人都黑瘦了一大圈,項目部的醫生說,這恐怕會影響他一生。

我也得過蠅蛆病,說來非常噁心,在腳趾頭經歷過好幾天的痛癢之後擠出一隻蛆來,我幾乎是呆住了,反應過來後覺得噁心又委屈,一個人在宿舍嚎啕大哭。

“天吶!我還有多久才能回國休假?我發誓我再也不會來這鬼地方了!”

4.異國,得到和承受一樣多

但等出國一年後,我開始發現這裡其實也並不是那麼糟糕。

第一年帶回家的工資大概是同期畢業同學們的4倍;

熟悉以後的同事有些像親人,大家在異國的春節圍在一起包餃子、烤羊肉串、做遊園活動,每一張臉都分外親切;

那些在我們的羨慕眼光中回國休假回來的同事,還會帶來國內好吃的零食和下滿電影的硬盤,分享的時刻又心酸又溫暖;

看久了以後,這裡的黑人小孩都有些可愛。

而且我第二年換了個在利伯維爾的項目,這座靠海的城市氣候宜人、天藍水清,我覺得有點享受。

孤獨是貫穿始終的,但我在孤獨之外看到了非洲生活的另一面。

經常要陪同領導去開會,我磕磕絆絆的法語似乎在一次次的窘迫中變得越來越順熘;我也不再像畢業面試時那麼慫,管個百十來個勞工和跟政府打些簡單的交道都不是問題。

在這裡,悄咪咪地講,我居然還活出了點“富人”的感覺:住過這個城市最高檔的酒店、吃過總統兒子開的甜品店、逛得起市中心最高檔的商場。

我忽然對未來又無比的底氣,大概是因為覺得非洲這一圈都走下來了,人生又還有什麼值得恐懼?

5.歸來,又從零開始

但最終,我還是選擇了兩年後回國,一是因為自己的職業規劃,如果選擇留在原企業,那麼可能選擇的就是一輩子去非洲直到退休,但這是非洲兩年後,我不想要的。

另一方面,當然是因為愛情啊。那個孤獨的地方,有愛或許會更容易走下去,但我的愛卻是在國內的呀,大概這也是剛出國時感覺特別煎熬的原因之一?

回國的路其實挺不好走的,從落後的非洲回到國內找生活,換行的佔了絕大部分比例,我又像是回到大學時候0基礎找工作的日子,在你們迷茫的春招,也和你們一樣,為了工作焦頭爛額。

但說真的,回頭去看這些經歷時,我所走的每一步就都變成了值得回憶和炫耀的人生歷練。

別害怕,前路我們替你走了一些,沒那麼可怕也沒那麼乏味,勇敢去接受挑戰,但也要在一切都來得及改變的時候,審慎選擇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新華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