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林彪密會陳雲預言高崗結局:他會自殺

——徐慶全:高崗垮台與林彪

1962年春天,林彪召見高崗的夫人李力群談到與陳雲談話時講:「54年元旦,陳雲到杭州見我,講高崗有野心,想把劉少奇推倒,在外邊進行陰謀活動。陳雲還講:主席要退到二線,問大家由邊個來主持中央工作,高崗提出多設幾個副主席,輪流主持中央,高崗同你講過這件事嗎?」李力群講,「林彪聽陳雲講完,沒有搭他的話,忽然問陳云:『你想不想當副主席?』陳雲連忙講:『我不配。』林彪講:『那就邊個也別當,就算了。』」林彪還講:「高崗可能自殺。」

1953年12月19日,陳雲“受毛澤東委派,離開北京到高崗南落去過的上海、杭州、廣州、武漢等地,代表中央向有關方面負責人打招呼,通報高崗利用陰謀手段反對劉少奇、分裂黨的問題。毛澤東還特別要陳雲轉告在杭州休養的林彪:‘如果林彪不改變意見,我與他分離,等他改了再與他聯合。’陳雲向林彪轉達了毛澤東的話,並向他介紹了高崗利用四野旗幟,在全國財經會議上煽動各大區負責人攻擊中財委的種種問題。林彪表示同意不再支持高崗。”林彪還講:“高崗可能自殺。”

高崗發表講話時留影

1954年七屆四中全會後的座談會上,揪出了“高崗、饒漱石反黨集團”,1955年3月,中共全國代表會議通過了《關於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的決議》,開除了高、饒的黨籍,定性為“企圖篡奪黨和國家的領導權力的毫無原則的陰謀集團”。文革後,1981年6月,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仍然稱高、饒係“野心家”,“陰謀分裂黨、篡奪黨和國家最高權力”。

1980年鄧小平談到此事講:“毛澤東同志1953年底提出中央分一線、二線之後,高崗活動得非常積極。他首先得到林彪的支持,才敢於放手咁搞。那時東北係他自己,中南係林彪,華東係饒漱石。對西南,他用拉攏的辦法,正式和我談判,講劉少奇不成熟,要爭取我和他一起拱倒劉少奇同志。我明確表示態度,講劉少奇同志係好的,改變這樣一種歷史形成的地位不適當。高崗也找陳雲同志談判,他講:搞幾個副主席,你一個,我一個。這樣一來,陳雲同志和我才覺得問題嚴重,立即向毛澤東同志反映,引起他的注意。”[《鄧小平文選》(1975-1982),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257頁]

林彪係怎麼支持高崗的,鄧小平呢度語焉不詳。看現在已經公布的材料,在高崗問題被揭露之前與林彪有關的係這樣兩件事:

第一件係“有薄無林”名單。

高崗的秘書趙家梁回憶講:1953年4月上旬的一天中午,毛澤東的機要秘書送來一份文件,要他親自簽收,並立等閱後收回。在一般情況下,中央傳閱文件,即使係很機密、很重要的文件,都係由中央機要局派專人傳遞,由秘書籤收。唯有這一次例外,係由毛澤東的機要秘書直接送給高崗本人,而且閱後馬上收回。可見此文件之特別機密和重要。後來得知,這就係安子文擬的八大政治局委員和各部委分工名單。高崗驚奇地發現,在政治局委員名單中有薄一波而沒有林彪。這個名單,他以前從未見過。

趙家梁講,高崗認為,安子文只係中組部的一個副部長,怎麼能擅自擬定中央政治局委員名單?他認為這係劉少奇授意的。為此,高崗和陳雲、林彪、黃克誠等都談過這個想法,還對林彪講:“我記得那單子上沒有你。”

以當時高崗與毛澤東的關係,他應該將自己的睇法向毛彙報,他卻和陳雲、林彪等談了。這係高崗的一大錯誤。更大的錯誤係,毛澤東在中央的小會上嚴厲批評安子文:一個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哪來那麼大的權力搞咁一個名單?安子文當即作了檢討。毛講,這件事“到此為止,不許擴散”。高崗卻不聽毛的招呼,在財經會議和到南方休假期間,利用與地方和軍隊領導幹部接觸的機會,擴散了名單,藉以攻擊劉少奇。這係違反中共紀律的行為,並且引起啲幹部的不安。

1953年12月,葉劍英、譚政從廣州來京開會,問及毛澤東“有薄無林”名單係怎麼回事。毛很生氣,在中央的小會上追問係邊個泄露出去的,並講這件事一定要在中央的會上追查清楚。其實,彼時毛知道係高崗擴散的,但會議結束時,毛讓高崗單獨留下核實,高崗依然不敢承認,欺騙了毛。這件事引起毛的懷疑和警惕(趙家梁等著:《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崗在北京》,第118-121頁)。

趙家梁認為,“有薄無林”名單的擴散,係毛澤東從藉助高崗反對劉少奇,變為聯合劉少奇除掉高崗的重要轉折點。

看來,在這個過程中,林彪係被動地捲入到這件事中的。

第二件係高崗領頭去看望在西山休養的林彪。

1953年中央財經會議其間,林彪因生病沒有參加會議,但在北京西山休養。林彪係計委委員、華中局第一書記,啲大區負責人想去看望他,高崗便出面聯絡,帶領幾個大區和軍隊負責人,還有啲地方領導幹部前往,總共去了二卅人。

高崗張羅的探望林彪的行為,有些大張旗鼓。高崗秘書趙家梁講:在嗰個年代,一切活動都會被加上濃重的政治色彩。何況這些非常之人(眾多高級將領),在非常之時(正值“批薄射劉”高潮,又剛剛發生“有薄無林”名單的事),舉行這樣大聚會,怎能不引人矚目?當時就有傳言講,這係向劉少奇示威:你們唔係搞“有薄無林”嗎?我們偏偏如此看重林彪。後來高崗在反省時承認有這種想法。

高崗這樣大張旗鼓地向劉少奇示威,顯然唔係很明智。但這次聚會後,高崗揀起林彪在聚會中的談話講事,就釀成大錯了。

這次探望林彪的聚會後,參與探望的王鶴壽曾對人講:“林總(林彪)的水平確實很高,看問題深刻、尖銳,擊中要害。現在劉少奇這些白區黨的人控制着中央的權力,有篡權的危險性和可能性,係毛主席身邊的危險人物。”“看來,現在中央的領袖中,毛主席年紀大了,劉少奇係不行了,只有高主席(高崗)係久經考驗的……”(張明遠著:《我的回憶》,中共黨史出版社,2004年版,第381頁;趙家梁等著:《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崗在北京》,第135頁)

這次聚會後,大概高崗就把林彪這些“深刻、尖銳”的話宣揚開來。趙家梁引述高崗在反省時講:“我散播蘇區、白區的二元論;編黨史的問題,講趁主席在,以根據地武裝鬥爭為中心編寫黨史等等。這些都係別人講的,我揀起來,好像自己很有水平。”“其實,呢度有許多意見本來唔係我自己的,而係我把別人的意見揀起來,作為自己的意見,加以散布,藉此貶低白區工作的作用,貶低少奇。”(趙家梁等著:《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崗在北京》,49-50頁)

財經會議結束後,毛澤東分別接見各大區負責人,在同高崗、張明遠的談話中,毛講到:“譚震林對我講,中央有兩個司令部,白區黨的人掌握着黨權(組織、人事部門)、政權(政法部門)和財權(財經部門);另一個係以我為首的司令部,大權旁落,這很危險,應該把權奪返嚟。”毛講:“這種講法係錯誤的,我已經批評了譚震林,不能講咩‘白區黨’、‘蘇區黨’’只有一個中國共產黨,一個司令部,就係黨中央。”

高崗卻係這樣理解毛澤東的話的。高崗在反省時講:“我認為,這表明毛主席心裏贊同譚震林的講法,我也贊成這些觀點。這件事,我後來對啲人散播過。”(趙家梁等著:《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崗在北京》,第141頁)

這件事和林彪有關。林彪講的這一番話,至少講明,他在對劉少奇的睇法上與高崗係一致的這或許也係鄧小平所云林彪支持高崗的例證。但係,林彪沒有再講,而高崗卻在隨後的南方休假之旅中散播這些議論;散播也沒有關係,但把林彪的意見作為自己的意見講嘢,受整肅的就係高崗而唔係林彪了。

毛澤東在陳雲、鄧小平揭發高崗私下進行串連活動後,下決心解決高崗的問題。1953年12月19日,陳雲“受毛澤東委派,離開北京到高崗南落去過的上海、杭州、廣州、武漢等地,代表中央向有關方面負責人打招呼,通報高崗利用陰謀手段反對劉少奇、分裂黨的問題,要他們唔好上高崗的當。毛澤東還特別要陳雲轉告在杭州休養的林彪:‘如果林彪不改變意見,我與他分離,等他改了再與他聯合。’陳雲向林彪轉達了毛澤東的話,並向他介紹了高崗利用四野旗幟,在全國財經會議上煽動各大區負責人攻擊中財委的種種問題。林彪表示同意不再支持高崗。”[《陳雲年譜》(修訂本),293-294頁]。

據《陳雲傳》,當陳雲向林彪介紹了高崗利用四野旗幟,在全國財經會議上煽動各大區負責人攻擊中財委的種種問題後,林彪答覆講:“這件事主席和你(指陳雲)比我了解,我同意。”林彪又問陳云:“想不想當黨的副主席?”陳雲講:“我不配,唔好當。”林彪講:“那末除劉少奇外唔好再提別人了。”林彪還講:“高崗可能自殺。”陳雲立刻回上海把他同林彪談話的情況報告毛澤東。毛澤東問陳云:“難道副主席只要劉少奇一個?唔好恩來?”陳雲講:“我當時理解林彪講除劉少奇外唔好再提別人的意思,係林彪自己不想當中央副主席。”[陳云:《我對林彪的揭發》,1971年10月8日。轉引自《陳雲傳》(下),886-887頁]。

據趙家梁記載:林彪對陳雲講,反對少奇的不只係高崗一個,還有許多人,應該給主席講清楚。高崗在東北做了大量工作,這時我們應該為他分擔一部分責任。他最後表示,同意不再支持高崗(趙家梁等著:《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崗在北京》,第187頁)

關於陳雲與林彪的見面,林彪也有陳述。1962年春天,林彪召見高崗的夫人李力群談到與陳雲談話時講:“54年元旦,陳雲到杭州見我,講高崗有野心,想把劉少奇推倒,在外邊進行陰謀活動。陳雲還講:主席要退到二線,問大家由邊個來主持中央工作,高崗提出多設幾個副主席,輪流主持中央,高崗同你講過這件事嗎?”李力群講,“林彪聽陳雲講完,沒有搭他的話,忽然問陳云:‘你想不想當副主席?’陳雲連忙講:‘我不配。’林彪講:‘那就邊個也別當,就算了。’”(《憶高崗同志》87-88頁)

在這次與李力群的談話中,林彪在問了高崗自殺前後的情況後“惋惜地講:高崗死的太可惜了,他可係有功之臣啊。老實講,在東北戰場,沒有高崗的配合,我打不了勝仗。羅榮桓同志身體不好去蘇聯治病,東北局改組後,後方一切工作都係高崗來干。他還在下面發動群眾搞土改,打土匪,支援前線等等,這係真實情況。我林彪絕不能昧着良心講高崗係野心家、陰謀家,用反黨等罪名置他於死地。”

林彪還講:“黨內對劉少奇有意見的人,唔係高崗一個人,在東北,我林彪也係一個。意見最多的係王鶴壽、何凱豐、陳雲、李富春、陳正人。到北京後,首先係毛主席對劉少奇有意見,對劉少奇不滿,從生活作風到工作方面都不滿,甚至懷疑劉少奇的歷史。這怎麼能都推到高崗身上呢?即便對劉少奇有意見,都係政治局委員、副主席,為咩不能提出呢?難道對劉少奇有意見就係反黨,就係搞陰謀、有野心?我們共產黨沒有這個規矩啊!我林彪不能昧着良心講嘢。”

高饒事件之後,林彪在1955年4月中共七屆五中全會上被補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又在1958年八大二次會議上增選為中央副主席。顯然,毛澤東兌現了“等他改了再與他聯合”的承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徐慶全的微信公眾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