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虎口餘生!毛時代 習近平的爹險遭活埋

多年前還在北京時,就聽“小道消息”說過,毛澤東入主中南海以後,有兩個地方沒有再踏足,一個是近在咫尺的北京故宮,另一個是曾經成為中共“陝甘寧邊區”首府的延安。

毛某年青在北京大學圖書館當小職員時,想必參觀過故宮;至於延安,那是他發跡的主要根據地,按他自己跟女作家丁玲“鬼混”時打情罵俏的說法,叫做“偏安的小朝廷”。

毛某為什麼當上“准皇帝”以後,不願意再進故宮看看?為什麼不願意到那個老解放區的寶塔山下故地重遊?是不是有什麼心理上的障礙?那就要進一步“研究研究”。

這裡要着重談的是延安。那是最早唱起《東方紅》,把毛某歌頌為“紅太陽”的地方;那是劉少奇第一次創意提出“毛澤東思想”,樹立他的“絕對權威”的地方;那是他領導“延安整風運動”,用恐怖威懾手段整肅折服大批知識分子的地方;那是他指揮全國“解放戰爭”,最後武裝奪取政權的地方。

至少,他建立國家成為“偉大領袖”後,也應該去看望那些為革命作過巨大犧牲和貢獻的陝北百姓吧。為此,難免令人猜疑個中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私隱”。(博訊 boxun.com)

議論比較多的是毛澤東率領他的工農紅軍“長征”,1935年間落荒到達陝北以後,為了奪取最初領導革命武裝在那個邊區打游擊,創立了一片根據地的劉志丹等人的領導權,蓄意謀害他們。毛某按照他的拿手好戲“先打後拉”的老辦法,危言聳聽地譴責劉志丹執行了“右傾機會主義路線”,上綱上線定性成“為消滅紅軍而創造紅軍根據地的反革命”,誣指他的紅26軍部隊內潛藏姦細,要進行“肅反”。毛某以“中央”的名義把劉志丹等人抓起來監禁,動用酷刑搞“逼供信”,冤殺了不少劉的部屬。

習仲勛當時是劉志丹手下的主要幹部之一,也被關在瓦窯堡的一所監獄裏。他在回憶當年的恐怖情景時,提到活埋了許多陝北的指戰員。他說:“埋人的土坑都已經挖好,我們隨時都有被活埋的危險。”

就在這個關頭,掌握了劉志丹服從黨中央,擁護他的領導權威,已經整服陝北人的毛澤東,適可而止地變換一副“英明”的面孔,下令制止抓人和殺人,把劉志丹等人全部釋放歸隊,宣布“肅反”是嚴重的錯誤云云,他便不但不必承擔濫殺無辜的責任,反而成為“救命恩人”。就這樣,習仲勛才逃過了被活埋的浩劫。

即使過了這一關,毛澤東對於陝北土生土長、甚得人心的劉志丹等領導幹部,仍然不放心,處心積慮必欲除之而後快。陰險的毛某便號稱為了“抗日”的目的,打發劉志丹率部“東征”。結果在黃河以西的三交鎮渡口,與閻錫山的軍隊發生遭遇戰,報告說是一廷敵人的機關槍在掃射進攻的紅軍時,打中了劉志丹的心臟,使他“壯烈犧牲”。毛某為了利用劉志丹在陝北人民心目中的崇高威望,為他舉行了隆重的葬禮,把保安縣改名為“志丹縣”以資永久紀念,並為他親筆題詞等,實際上是“煙霧彈”罷了。

劉志丹死時,年僅33歲。對於他的死因,當地幹部在當時就有許多疑點,要點是一起參戰的戰友知道他既不在衝鋒隊伍之中,更不在交叉火力點之內,而是在離現場200公尺外的小山頭上觀察戰事。劉死時,他的警衛員被支走找醫生,只有毛某派去“保護”他的政治保衛局特派員;一看其胸前傷口,明眼人都知道子彈不是從胸口打進去的,而是從背後打出來的。

在劉志丹死後,他所部的兩位指揮員楊琪和楊森,也同樣在戰鬥中離奇地“被擊斃”了。但是,懾於毛某的淫威,誰都“心知肚明”卻不敢吱聲。直到毛澤東於1976年死掉以後,一些老陝北的幹部才逐步有些人士提出審查黨史這一筆陳年公案。

與劉志丹之死的案件相關還要提到,60年代初,劉志丹的弟弟劉景范的夫人李建彤(1920–2005,曾任中國地質科學院黨委副書記,喜愛擅長寫作),寫出一部描述她丈夫的兄長劉志丹英雄一生的長篇小說。1962年脫稿後,尚未出版就被一些報刊連載、轉載,好品如潮。不料在1962年9月間“毛共”中央在北京召開“八屆十中全會”期間,有一個與會叫閻紅彥的雲南省委第一書記兼“昆明軍區”(大軍區)第一政委,向康生告密,說這部小說是有意炮製的“政治陰謀”,目的是為陝北以及高崗“翻案”。閻紅彥也是陝北出身的老幹部,曾派到莫斯科留學,和康生關係密切;劉志丹死後,毛某就委派他接替劉掌管陝北的部隊,成為其可靠的代理人。毛某依據康、閻的報告,在全會上親自宣布把《劉志丹》定性為“反黨小說”,點名看過小說原稿的習仲勛是“黑後台”,揪出了一個“習仲勛、賈拓夫、劉景范反黨集團”,立即撤職查辦,“一網打盡”。

進入“文革”以後,“《劉志丹》文字獄”繼續升級擴展,以配合毛某的“炮打劉鄧資產階級司令部”,不但西北老幹部被揪斗、被關押、被殘酷迫害,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甚至株連延安地區陝北紅軍老根據地的一般幹部、普通群眾,多達60,000人受害。連已經死去30年、過去被肯定為革命英雄的劉志丹,也追究給他扣上“叛徒”的帽子,進行批判。《劉志丹》不過是讚頌一個革命人物的小說,通篇內容既不反黨,也不反毛,毛澤東為什麼那麼仇視劉志丹呢?這裡面就大有值得探索的“貓兒膩”了。

關於劉志丹之死的疑案和《劉志丹》的文字獄,對於中共來說還有一系列沒有完全認真解決的問題;遠未把真相向人民和歷史作個清楚的交代。吾人期望國務院已故前副總理、有“好乾部”聲譽的習仲勛同志,即將在黨的“十八大”出任黨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的兒子習近平同志,能夠像乃父做一個正派的、正直的政治家,抽出一定的時間,把這幾檔子事處理好,加以正確的了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孫瑞後 來源:原載《澳洲日報》《不老屯漫筆》專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