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這段精彩台詞 簡直就係今日中國的真實寫照!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袁斌:這段精彩台詞 簡直就係今日中國的真實寫照!

——鄭耀先們的歧途與悲劇

我在想,假如哪一天鄭耀先在陰間突然起死復生了,重新回到了人間,親眼目睹他熱愛的「人民軍隊」在北京大街上用坦克和開花子彈屠殺愛國民眾,看到他一生愚忠的共產黨墮落成了一個貪污黨,他親自參與建立的「新中國」成了權貴們欺壓百姓作威作福的地獄—–他會作何感想?他還會一如既往的堅信共產主義嗎?他對自己的一生還會無悔嗎?

公映的《風箏》被刪了5集,其中有一段被刪的情節係高君寶與周喬在養母秋荷墳上的對話。(視頻截圖)

如果我沒理解錯的話,以共產黨的標準來衡量,前一陣熱播的大陸諜戰劇《風箏》的主角中共特工精英鄭耀先,絕對稱得上係位“戰鬥在敵人心臟的孤膽英雄”,而這部電視劇似乎也正係把他作為這樣一位英雄人物來精心塑造的,許多觀眾看過之後也都由衷的認為他就係這樣一位英雄。

不過,我諗質疑的係鄭耀先究竟能否算得係真正的英雄?

縱觀鄭耀先的一生,可以講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曾動搖過自己的共產主義信念,確實做到了把一切都毫無保留的獻給了它,為此可謂歷經艱險,嘗盡苦辣,九死一生,無怨無悔。一言以蔽之,鄭耀先對信仰的忠誠度恐怕係大多數他的“同志”都難以企及的。

不過在我看來,一個信仰的信奉者和踐行者究竟能否算係真正的英雄,關鍵不在於他對信仰的虔誠與獻身程度,也就係他的忠誠度,而在於其所信奉和踐行的信仰的善惡。就這一點而論,我認為鄭耀先根本不能算係真正的英雄。

鄭耀先的信仰係咩?係由馬克思恩格斯創立的共產主義。迄今為止,這個主義在世界上已有一個半多世紀的歷史了,而且曾經成功的在前蘇聯、中國等一系列社會主義國家取得過“輝煌”的“勝利”。然而打自己耳光的係,儘管共產主義信誓旦旦的聲稱要建立一個沒有剝削和壓迫,人人平等的天堂,但實際上並沒有給這個世界帶來任何它許諾過的福祉,非但如此,它還把民眾拖入了一個比“舊社會”所受剝削與壓迫更重更深,毫無自由與尊嚴可言,生靈慘遭塗炭的深淵。據《共產主義黑皮書》披露,共產主義極權暴政迄今已造成至少一億五千萬人的非正常死亡。可以毫不誇張的講,一個半多世紀的共產主義運動所犯下的罪惡堪稱史無前例罄竹難書。

全面論述共產主義的滔天大罪唔係本文的目地,在此我只想指出一點——僅就《風箏》下半部的劇情而言,也足以看出共產主義給中國人民帶來的苦難之深。

用共產黨的話講,1949年10月1日,蔣家王朝被推翻了,“新中國”成立了。可這係一個怎樣的“新中國”啊?

在這個被共產黨自吹係“全新”的社會裡,所有人都被按照嚴格的政治標準劃分為兩大陣營——“革命階級”與“反動階級”。後者就像係納粹德國時期的猶太人一樣,成了毫無人身權利與自由尊嚴可言,任人欺凌侮辱的“政治賤民”。從“鎮壓反革命”、“三反五反”到“社會主義改造”,再到“反右”、“四清”直至文革,每一撥政治運動他們都會被揪出來挨批挨整,一次次被無情的踩在腳下,備受凌辱。

在所謂的“新中國”,係凡跟“舊社會”沾過邊的人,十有八九都難逃淪為政治賤民的厄運。在《風箏》中,被打入這個另冊的有特務嫌疑分子鄭耀先,有鄭耀先的妻子中統特務林桃,有在“舊社會”做過妓女的秋荷,有中統特務高占龍的兒子高君寶和鄭耀先的女兒周喬。

政治賤民的邊界而且係不斷伸縮和變動的。一個人究竟係屬於“革命階級”還係“反動階級”,不由自己定而由組織上講了算。換句話講,今天你係“革命”份子,聽日講不定你就成了“反動”份子、“階級”敵人。這不,這樣的荒誕劇在“老革命”韓冰、陳局長、袁副政委,甚至錢副部長身上都曾經上演過。共產黨的情報科長韓冰就因為被俘後沒被敵人處死,就失去了黨對自己的信任,不僅不斷受到各種審查,而且被發配到勞改農場監督改造。到了文革,連堂堂的陳局長也被作為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給打倒了,而袁副政委則因為被懷疑在渣滓洞變節成了叛徒被關進牛棚,慘遭批鬥—–

係凡經歷過毛時代的人都清楚,一個人一旦被貼上政治賤民的標籤,那就意味着他將不再保有最最基本的人權,墜入任人宰割萬劫不復的人間地獄。《風箏》後半部中的大量情節都印證了這一點。

就講鄭耀先和韓冰這兩個“壞份子”吧,不但沒有起碼的自由與尊嚴可言,竟然連談戀愛和結婚的權利也都被剝奪了。在劇中,他們兩人的正當交往被街道主任粗暴的斥為“亂搞男女關係”,並因此被雙雙押到台上橫遭批鬥與羞辱。而當韓冰把結婚申請書小心翼翼的遞交給街道主任時,她連看都不看就扔到一邊去了。試想,這樣的遭遇在“萬惡的舊社會”可能發生嗎?

對黨忠心耿耿的袁副政委就更慘了,因為被打成叛徒,咽不下這口氣,最後竟懸樑自盡。

還有鄭耀先的女兒周喬,親媽係中統特務,親爹係特務嫌疑,養母係妓女,哥哥係大特務的女兒,生在這樣的家庭,她連最基本的追求愛情的權利都被剝奪了,插隊農村後,為了自保不得不嫁給當地的農民—–這不簡直就係當年遇羅錦《一個冬天的童話》的翻版么!

旅美經濟學家何清漣女士曾一語中的的評價《風箏》講:“這部劇揭示了所謂‘革命信仰’的荒唐,以及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的譫妄:‘革命’對人的吞噬不僅係肉體上的打磨,更係靈魂上的扭曲摧殘。這部電視劇至少讓部分觀眾看到一直被掩蓋的黑暗:中共以‘信仰’為名,逆反人性,折騰社會、折騰所有中國人,最後也讓所有中國人互相折騰不息,中共‘革命史’就係一部集惡與污穢於一體的鬥爭史。”

追根溯源,上述這一樁樁一幕幕慘劇哪一樁哪一幕唔係鄭耀先所崇信的共產主義帶來的?雖然它們所涉及的還僅僅只係共產主義極權暴政的一小部分,但也足以證明它的邪惡了。而這種邪惡係否會因為一個個類似鄭耀先這樣的信奉者的虔誠而發生改變呢?不用講,顯然不會,也不可能會。

古今中外,人們對獻身信仰的志士歷來都心懷敬意,被他們表現出的理想主義與英雄主義打動與吸引的人可以講不計其數。但我以為,撇開信仰的善惡,抽象的頌揚人們對信仰的虔誠與獻身不但沒有意義,而且極有可能誤入歧途。作為一種精神品質,虔誠與獻身可以服務於美好的信仰,也可以被邪惡的信仰所利用。故而首要的問題不在於一個有信仰的人對自己的信仰有多大的忠誠度,而在於他的信仰究竟係善係惡。鄭耀先對信仰的至死不渝與無私奉獻並不意味着他的信仰就一定係美好的,因為信仰的善惡從來都唔係由信仰者的忠誠度而係由也只能係由它的客觀效果來判定。事實上,儘管共產主義總係不遺餘力的把自己打扮成世上最美好的事物,但它帶給人類的卻係一場徹頭徹尾的災難。鄭耀先把自己交付給這樣一種邪惡至極的信仰,怎麼能算係英雄呢?真正的英雄只能係為造福人類的美好信仰獻身的人,而唔係為禍害人類的邪惡信仰賣命的人。所以,鄭耀先其實應被稱作歷史的罪人。只不過,他唔係有意作惡,而係在無知的犯罪罷了。

當然,鄭耀先不僅係歷史的罪人,同時也係位悲劇人物。他的悲劇就在於,其一生所作所為的初衷確實係為了中國民眾的“解放”,但因為被共產主義的花言巧語所矇騙,在信仰上誤入了歧途,他所做的一切實際上卻無一不在把中國民眾推向更大更深的苦難之中。“新中國”這座人間地獄之所以能建成,千千萬萬的鄭耀先可以講“功不可沒”。沒有他們的出世入死流血犧牲,共產黨怎麼可能從蔣介石手裡奪得江山,中國人民日後又怎麼可能在共產黨的極權暴政下備受奴役呢!換句話講,鄭耀先們畢生奮鬥的結果與他們孜孜以求的目標完全係撕裂的,相反的。也正因為如此,他們越係對共產主義忠貞不渝,越係把自己毫無保留的獻給這個信仰,他們犯的罪造的孽也越大。

舍家別業捨生忘死,自以為係在為人民的“解放”而奮鬥,係在獻身於這個世界上最光榮最偉大最正義的事業,邊個知用自己的雙手和生命建造的卻係一座史無前例的踐踏和奴役人民的地獄。這個悲劇,係咪很殘酷?

寫到呢度,我不由想起了夏明翰。如今五十歲以上的中國人想必有不少人都還記得這個名字,他係共產黨大力宣傳的“革命先烈”之一,2009年曾入選“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人物”。28歲時,夏明翰因組織和參加武裝暴動,試圖推翻當時的合法政府,被其抓獲並槍斃。臨死前他曾寫下一首日後流傳甚廣的《就義詩》,這首詩朗朗上口,青少年時的我們幾乎人人會背。詩云:

砍頭唔好緊,

只要主義真。

殺了夏明翰,

還有後來人。

我以為,前兩句詩講的沒錯,一個人信奉的主義如果真係真理,即使被砍頭那也值了。但反過來講,如果他信奉的唔係真理,而係喬裝打扮成真理的歪理邪講,那麼他的死還有價值嗎?當然沒有任何價值可言,可以講係白死了!在我看來,夏明翰的死就係咁回事。

夏明翰的一生——為共產主義拋頭顱灑熱血的短暫一生,與鄭耀先的一生——為共產主義出世入死的傳奇一生,其實都係誤入歧途的一生,都係被虛擲了的一生,也都係悲劇的一生。遺憾的係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們都沒能從被共產主義矇騙的幻覺中覺醒。

在《風箏》第32集里,當鄭耀先的得意門生國民黨特工宮庶因遭共產黨追殺失蹤後,鄭耀先與陳局長坐在河邊的石凳上有一段對話。陳局長告訴鄭耀先:“宮庶失蹤了”。鄭耀先望着遠處感嘆道:“我在想,宮庶也曾心懷天下有志四海,卻誤入國民黨的歧途,一味愚忠愚孝,哎—–造物弄人啊!”其實鄭耀先完全講反了,誤入歧途、一味愚忠愚孝的唔係宮庶,而恰恰係他自己。要講造物弄人,被弄的不正係千千萬萬的鄭耀先們嗎?

有網友披露,公映的《風箏》被刪了5集。其中有一段被刪的情節係高君寶與周喬在養母秋荷墳上的對話。

兩人給秋荷上墳時,已成為“紅衛兵”的周喬滿嘴“革命”,滿腦子“打倒走資派”,毫無親情人性。高君寶呵斥周喬講:

“你等著,或許有一天,你不願看到這樣一個情形,啲中國人,將一無所有,無產,無知,無情,無法,無德,無美,最後都變成無賴;睜着眼睛講瞎話,張著大嘴講屁話,昧著良心講假話,荒唐無恥到不知自己的靈魂為何物。咩誠信廉恥,咩正義禮讓,階級鬥爭轉為利益之爭,實用主義,甚囂塵上,沒有信任,沒有責任,道德淪喪,甚至貪污腐敗,唯利係圖,勾心鬥角,爾虞我詐;這些都係今天大家互相揭發,互相批鬥,互相出賣,人整人,人斗人的結果。”

這段台詞實在精彩,簡直就係今日中國的真實寫照!

在《風箏》中,文革後不久鄭耀先便離世了。也就係講,他並沒有看到毛時代之後的中國。

我在想,假如哪一天鄭耀先在陰間突然起死復生了,重新回到了人間,親眼目睹他熱愛的“人民軍隊”在北京大街上用坦克和開花子彈屠殺愛國民眾,看到他一生愚忠的共產黨墮落成了一個貪污黨,他親自參與建立的“新中國”成了權貴們欺壓百姓作威作福的地獄—–他會作何感想?他還會一如既往的堅信共產主義嗎?他對自己的一生還會無悔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