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古人修身養性的五大智慧

“慎獨”

所謂“慎獨”,係指一個人在獨處時也能謹慎自律,操行自守,不欺暗室。

中國歷代文人學士受“慎獨”思想的影響頗深,都以此來砥礪標榜,作為修身進德的重要目標。

如清末重臣曾國藩著名的“日課四條”就係:慎獨、主敬、求仁、習勞。四條之中,慎獨係根本,其他三條係枝葉。

東漢時期的楊震,有人夜懷十金來見,並講,“此時夜暮無知者。”

楊震卻講“此事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謂無知!”

楊震駁“暮夜無知者”論,以慎獨精神成為廉潔自律的典範。

“慎染”

古篇《墨子·所染》記載一段故事。

子墨子言見染絲者而嘆曰:“染於蒼則蒼,染於黃則黃”,故“故染不可不慎也!”

其實除了染絲,人也係一樣,國也係一樣。清朝末年,蔡公時慨於國事艱危、民生疾苦,曾與好友組成革命團體“慎所染齋”,意在不僅唔好被環境腐化,還要改造環境。

“慎染”,就係要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主動接受良好環境的影響,涵養正氣。

“慎微”

漢代哲學家王符講:“慎微防萌,以斷其邪。”不在小事小節上謹慎,難免在大事大節上不穩。

蜀漢先主劉備將之概括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不慮於微,始貽大患;不防於小,終累大德。

白居易在杭州任刺史時,從不向民間索取任何名貴物品。

想不到離任返鄉,他發現自己做了一件錯事,為此寫了一首“檢討”詩曰:“三年為刺史,飲水復食櫱,惟向天竺山,取得兩片石,此抵有千金,無乃傷清白”。

臨行所帶,不過兩片山石,可見白居易為官之清白。

“慎初”

“慎初”,顧名思義,就係戒慎於事情發生之初,在思想上築牢“第一道防線”,不存僥倖之心,避免誤入歧途。

明代王廷相講過一個“轎夫濕鞋”的故事:轎夫愛惜自己腳下的新鞋子,“擇地而蹈,兢兢恐污其履”,但係“偶一沾濡,更不復顧惜”,咩地方都踩落去了。

王廷相由此感悟到,“儻一失足,將無所不至矣”。

自覺不越雷池一步,行所當行,止所當止,就係慎初的意義。

“慎終”

慎初者不一定就能善終。所以,“慎終”也係為人處世應當遵循的一條重要原則。

慎終係防止“功敗垂成”的關鍵。

《道德經》有言:“民之從事,常於幾成而敗之。慎終如始,則無敗事。”

換言之,若想不功敗垂成,就應善始善終,善做善成。堅持二字,知易行難。

一個懂得“慎”的人,不一定就係“完人”;但係一個不懂得“慎”的人,卻一定係“瑕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曾國藩讀書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