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許億:如果不把問題想到前面 那就隨遇而安

她看問題,唔係從結果分析,而係看造成結果的原因——絕非嗰啲不用大腦就能看到的所謂原因。當你都看到一隻筍露出地面尖尖芽的時候,地底下那隻筍已經長到了苦不堪言的地步。有經驗的竹農,看土地的鬆動,便知道一隻筍已經到達美味的最高程度。係的,經驗這樣的事情,係需要訓練的,當然前提還係要有合適的方法。

《最低的生果摘完之後》封面截圖

春天第一場大雨,發現陽台上漫了水。冒雨去外面露台疏通管道。淋到落湯雞一般。搞定後熱水洗腳,泡好茶。老婆難得勤快,給削了一個蘋果。凝視家裡,忽然感到很多的遺憾。當初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很多裝修上的東西明顯考慮不周。如今,全係麻煩。

所以以下的經驗算係血的教訓得來。比如講有下水的地方,最好搞個水管,還有插座。比如講開發商預留的插座之類的東西,如果唔係局部調整位置,最好唔好遮蓋掉。比如講,廚房的頂盡量吊得高啲。比如講一體式的智能馬桶未必有加智能蓋的傳統馬桶更適用。比如桌子的高度唔好自己估計……

當然,惡鄰不在教訓之類,這純屬於運氣問題。談運氣的話,便失去了理性思考的本分。何況,何時也唔好忘了自己在別人眼裡也可能就係惡鄰這一個客觀的事實。——如果理性看待的話,所有造成的惡果,必有前因。運氣不好這樣的事情,事實上也確實因為你自己的某些不當造成。自己係容易疏忽自己的不當的。

台灣出版人,作家顏擇雅有本新書《最低的生果摘完之後》,談的便係台灣被唱衰的前提下,作者如何持不同睇法的一本書。顏算係如今我最為欽佩的有智慧的女性之一。首先我最佩服的,係她看問題的角度。或許和她留學過德國有關。

她看問題,唔係從結果分析,而係看造成結果的原因——絕非嗰啲不用大腦就能看到的所謂原因。當你都看到一隻筍露出地面尖尖芽的時候,地底下那隻筍已經長到了苦不堪言的地步。有經驗的竹農,看土地的鬆動,便知道一隻筍已經到達美味的最高程度。係的,經驗這樣的事情,係需要訓練的,當然前提還係要有合適的方法。

所以,膚淺的檢討,係解決不了所有的深層次的問題。比如看到一場車禍,最無意義的係,分析當車撞來的時候如何通過托馬斯轉體360度去避過橫禍。假如因此你得出教訓便係努力成為一個體操高手的話。那麼下一趟車禍,充其量你將死的很高難度

比如顏擇雅談論為咩當人們請家庭保姆的時候,熱衷於用外佣,而非本地人。其中有一個原因,便係大眾交通的發達。使再底層的人,也不願意住在僱主的家裡,和一堆非家庭成員朝夕相處。而係收工後坐車回家,和自己的家人住在一起。然而,不住家的保姆不能滿足僱主的要求,所以外佣的好處也就體現了出來。

當然,這個例子不一定見得服眾。但要係爭辯的話,也就失去了我談這個問題的本意。現代很多商業邏輯的發展,實際上就係通過揣摩人們的行為方式來創立新的模式的。當PC時代向移動轉變的時候。整個消費的觀念,邏輯,都變的行動起來。好比過去,繁華的港口,因為水路運輸的沒落或者乾脆轉移停靠的地方。也就一下子沒落了。

所以,看起來平白無奇,以為只係消費的一個升級而已,實際,這其中觀點的革命,幾乎係顛覆性的。

於是有生之年,看到無數的巨無霸品牌,一夕之間忽然崩塌了。當我還在津津樂道科達和富士膠捲如何商業鬥法的時候,數碼時代的來臨,讓膠捲一下子成為古董。

又比如過去做地產營銷,遇到好多牛氣的傳統傳媒人士。比如本地的晚報,動不動十趴廿趴的漲版面費。根本不管你的房子係咪賣得出去,或者能帶來幾個諮詢電話,幾個上門客戶。總之囂張無比。但忽然之間,沒有人看報紙了。紙媒這樣的東西,即便強行攤派也無法續命了。講到底,我埋怨人家態度不好,並非他們以致有今天的理由。

得罪客戶,其實並非重要。甚至他們都沒有做錯咩,而係,他們沒變,時代變了。

係的,時代變了,下雨天,呆在家裡胡思亂想而已。也難免不想到眼下的一切,其實早有端倪了。好的方面也好,壞的方面也好,但有一次事情卻係明確的,便係,發展其實並非我們所能預期。用一句著名的台詞概括:我們猜到了開始,卻沒有猜到了結局。

顏擇雅《最低的生果摘完之後》,中最低的生果一詞係出自外國的諺語。大致意思係容易得到的收穫。以此她想鼓勵台灣的年輕人,並非沒有機會,只係相對有了難度而已。我之前看未來,之所以沮喪,係明確所有一切的絕非如你所願。但今天忽然想到,講不定,也有很多好的東西,只係以你所沒能預料的形式出現。

彷彿春耕,蒼茫古老的土地上,重型拖拉機轟隆隆的犁開泥土,翻騰出土下面無數的黑暗——然而,也係生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貓眼看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