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橫河:盛極而衰 吳小暉為何不能平安落地

舊年6月吳小暉被帶走之後,經過了8個月之久,被以涉嫌經濟犯罪的罪名被提起公訴,中共的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緊接着就宣布講接管安邦集團。*

(按語:本文係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橫河:我係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我們今天要討論一下安邦和吳小暉的問題。舊年6月吳小暉被帶走之後,經過了8個月之久,終於在本周有了進一步的下落。本周23號,他被以涉嫌經濟犯罪的罪名被提起公訴,中共的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緊接着就宣布講接管安邦集團。安邦集團正式走入公眾的視野係從有着紅色家族背景的吳小暉接管之後,安邦集團從此進入了瘋狂發展時期,2014年以19.7億美元收購了紐約的地標建築華爾道夫酒店,從此開始大肆收購海外資產。

古話講:“盛極而衰,否極泰來”。安邦的好運很快就結束了,財新傳媒旗下的《財新周刊》在2017年5月刊登封面報導“穿透安邦魔術”,把安邦財務黑幕揭開在公眾面前。這個萬億保險帝國到底出了咩問題呢?我們今天就來關注一下。

橫河先生,安邦係一個頗有爭議的公司,正如這個吳小暉也係一個非常有爭議的人物一樣,他們兩個係密不可分的。那您認為安邦這一次有可能在哪些方面出了問題呢?

橫河:首先,官方講的係“不當集資”和“侵吞他人財產”。這個“不當集資”,我覺得很可能指的就係理財產品,因為這係人家議論很多的。這個安邦資本的擴張速度相當驚人的,就有人統計過,在截止到舊年12月的這6年當中,安邦人壽保險部門,它的理財產品很多係人壽保險的,資產增加了2,876倍,這種情況任何正常的投資都不可能達到的。很多人認為它即使唔係純粹的龐氏騙局的話,它一定有很多龐氏騙局的成分在裏面。這個“不當集資”和“侵吞他人財產”可以係同樣的罪名,其實可以係有交集的。

不過我諗問題肯定不僅僅係理財產品,還有幾個被人們討論很多的問題,我現在舉幾個例子,一個就係很可能他插手了外交領域,而這個外交領域係中共絕對壟斷的,係不容忍別人插手的。這指哪一件事呢?安邦在舊年晚些時候呢,試圖投資庫什納擁有的一個辦公大樓,這個在新澤西。這被認為可能係主動向川普總統的女婿庫什納獻殷勤。

結果呢很可能係兩邊不討好,首先,這件事情在美國引起了很大的爭議,因為庫什納在川普總統的政府當中,他擔任著跟制訂中國政策方面有關的職責,這筆潛在的投資就引起了美國很大的爭議,最終就沒有做成。美國輿論它不把這個看成係一個單獨的商業行為,那我相信這猜測也係有道理的,認為這很可能係北京在試圖干預美國政治,這樣的話就讓北京政治當局受到了指責。在當前中國的政治環境下,顯然沒有人願意出頭來承擔這個責任。而且你想想,這筆交易我估計他最終就係批准了他也拿不出錢來,因為中國的銀行絕對不會給貸款。

這種事情馬上就影響到北京,北京當局當然不願意你來插手這件事情,因為對外的外交係中共用來煽動國內民眾情緒,係中共的專利,從來沒有讓別人插手過,當然業餘外交嘛,小打小鬧給別人添堵係可以的,但你要轉過來給北京、給中共高層添堵,那就自尋死路了。

主持人:當時我記得,因為吳小暉他自己也有着這個紅色背景,所以當時大家還認為講他受中共官方的授意,故意來結交庫什納。看來這個問題唔係這樣子。

橫河:這種權貴資本到了一定程度以後,他一定係長期以來打着當局的牌子,但事實上真正當局有沒有捲入呢?其實很多情況下可能就不知道有這件事情,這個就係一個典型的案例。

另外一個可能就觸紅線了,就係對外大肆收購。我們知道他出名就係從收購華爾道夫酒店開始的,這件事情震驚了華爾街。而且收購以後,它一旦被中共有關的人收購了,那麼它的名聲就沒了。因為這個原來就係國家元首住出名的,結果現在你一收購以後,任何一個國家元首都不敢住了。因為你肯定要監聽,邊個願意被監聽呢?所以從安全和保密兩個角度來看的話,它這個國家級元首酒店的名聲就沒了,這部分價值其實就沒了。

那麼他做乜嘢呢?他把它改成高級公寓出售。這種高級公寓邊個能住呢?我估計也就係賣它原來的品牌賣給中國的富豪,住原來華爾道夫酒店、國家元首住過的地方。這種就係典型土豪行為嘛,這種行為其實在國際上看係一種笑話。

當然這以後就有一系列的海外收購行為,有的成功了,有的失敗了,失敗的原因有美國方面的、也有中國方面的,美國係怕它滲透,中國方面係另外一回事了。這些大多數集中在酒店、保險這些領域,這些領域和現在北京當局的目標方向係不一致的。

再一個問題就係股權結構不清。當然中國很多私營企業、甚至國營企業都有這樣的通病,但係安邦在這個方面似乎做的很過分,就它公開的持股人當中,持主要股份的人當中有相當一部分人都係吳小暉的老鄉、朋友,而這些人係他村莊里的人,就係講他們在政治、社會、經濟地位都係很低的,不可能持這種股的。究竟他的股權係咩樣的結構?如果你都讓中共當局都搞不清楚的話,那麻煩就大了,你騙外國人可以。

主持人:但係我覺得您剛才講的這些問題,比如講股權結構不清,還有大肆收購海外資產,還有就係您剛才講的它成長的倍數相當驚人,在目前的中國民營企業裏面,它並唔係獨一無二的,比如講像王健林也係這樣子的。

橫河:這個我覺得跟時機和領域,在咩領域都很重要,比如講海外高調收購的話,在2015年中國股市大崩盤以後呢,至少有一種觀點認為這係叫做“金融政變”,所以北京當局顯然就認為在金融方面有啲勢力對政權形成了挑戰,至少也有使政權不穩的結果出現了,所以需要整頓,這一來的話很多公司都開始小心謹慎了。

但係安邦正好係反其道而行之,它越係在這個中共當局要整頓金融的時候,它越係加速高調的在海外擴張,它最有名的其實在2015年以後,這係一個,容易被人當作係故意挑戰。

另外一個就係它所在的領域也有一定的關係,因為目前中國的實體經濟開始衰退,當然官方係用很好聽的名詞,叫做“增速放緩”,但實際上就係衰退了。還有對外要撒錢、要援助,還有一個“一帶一路”要錢,很多錢進去,這都要使用外匯,這係政治需要,現在也就係講外匯非常需要。

但係像民營大企業、像安邦之類的,它要向西方國家大肆的去收購的話呢,它就要使用很多外匯。這個既不符合中共希望的投資走向,因為投資走向,政治性的投資,係要向咩?向“一帶一路”去投資的。另外一方面呢也加速了中共維持統治所必需的寶貴的外匯流失,這兩個都係負面作用。

王健林的萬達在好萊塢影視投資收購呢,他其實也係犯了同樣的錯誤。但係一個,他的時間比較早;第二個,他收得比較快。王健林其實係很狡猾的,他美其名曰講這係為了政府搞“大外宣”,但係即使這樣也被整,因為這種把戲在中共面前玩的話,其實就係班門弄斧。你這套騙邊個啊?你騙中共根本騙不過!人家就係靠這個起家的。

主持人:還有一種講法,就講吳小暉和肖建華一樣參與了劉雲山等發動的2015年股市砸盤的行為,就係股市砸盤人為的嗰個股災,他試圖用千萬股民的巨大損失來逼現在的當局就係放棄政權吧。那麼邊個也沒想到呢,事情會演變到後來就係講會派公安部到交易所抓人。

橫河:這種可能性並非沒有,但係因為我唔係太懂這個股市背後操縱的方式,所以我沒有證據、也沒有看到別人提出足夠的證據來證明確實有人在操縱股市。但係確實有很多跡象還有很多內部消息認為這個股災係有人為操縱的痕迹的。

這一點我覺得唔係沒有可能,因為如果講這個股市有人操縱了要逼習近平下台的話,那麼像吳小暉這樣的人介入的可能性係比較大的,因為他需要一批金融巨頭來加入進去,而這一批金融巨頭必須符合某些條件。你比如講係跟原來的權貴、現在失勢的權貴有更緊密的關係,有更多的利益相同之處;而跟現在的習近平當局有比較矛盾的地方,就係習近平的政策對他們現在的生存不利。就用這種方式來解釋的話確實也能解釋一部分這個現象。

主持人:那大家都知道吳小暉的紅色背景,他就係鄧家的孫女婿,但係在目前來看,鄧家顯然唔係他的後台,那您認為他的主要後台係邊個呢?他的被調查跟後台有沒有關係?

橫河:像這類公司大到這個程度啊,它的背景相當複雜。就係講如果他係白手套的話,那麼他不會僅僅係某個人的白手套,甚至都不會係僅僅某個權力集團的白手套,而很可能係跨了很多權力集團。毫無疑問,吳小暉最擅長的係把各種關係發揮到極限,利用到極限,即使被他利用的人沒有嗰個意思,他也會讓別人感覺他有這個意思,就像剛才我們討論的那樣。

從婚姻來看,吳小暉自己係平民出世,他三次婚姻的後兩次顯然係政治婚姻,但係這個政治婚姻不屬於政治聯姻。因為政治聯姻係屬於大家族和大家族之間,甚至在西方係皇族和皇族之間。他的家族還沒有到聯姻的資格,他實際上係投靠別人。

最重要的顯然係和鄧家的婚姻。鄧家無論如何曾經係中國的第一家族,現在沒有辦法判斷吳小暉和鄧家這個家族的關係,據講鄧家的家族對他並不滿意,這倒係可能的,但其實這並不重要,因為他要的就係“鄧家女婿”這個牌子,他跟鄧家的具體關係對於他要辦事的時候嗰啲人來講關係並不大,嗰啲人要幫忙照樣幫忙,只要有理由幫忙就行。

當然現在也有人講他的另外一條線就係紅二代陳小魯,還提到了朱雲來,也講係紅二代。其實朱雲來根本就算不上紅二代。紅二代應該係咩?應該係打過江山的中共元老的子女,就係他們的父母要能夠被稱為所謂老一代無產階級革命家,他才能夠算紅二代的。李鵬就係紅二代,李鵬唔係紅一代,李鵬係紅二代,他係屬於延安保育院那一批的,所以他自己就係紅二代,他的女兒就係紅三代了。就係講他跟陳小魯、朱雲來可能有關係,這係一個。

另外還有一種講法就係講從他的財團的股份持有人來的話,就係他的大股東當中呢,包括有江綿恆的基金在裏面,所以可能江綿恆這也係一條線。如果講挖掘落去的話,我們很可能會發現安邦集團跟很多權力家族都有關係,那這樣的話,因為你不可能挨個的挖到,實際上現在我覺得應該換個思路,就係他的這個安邦集團跟邊個沒有關係?這可能係他現在倒台的原因。

我諗現在最主要的就係30年河東、30年河西,風水轉了,他沒有跟着轉。為咩沒有跟着轉?我們來看一下。跟鄧家的關係,儘管跟鄧家的關係對他很有用,但並唔係萬能的,不管鄧家想不想幫他,其實就係想也不見得就能幫的了。你要知道當時鄧小平離世後不久,江澤民就開始收拾鄧質方,後來逼的卓琳自殺,才把鄧質方救下來的。

吳小暉一個外來戶,他怎麼可能有鄧質方這樣子咁多的關係和夠硬的後台?不可能有嘛!所以他可能把這個關係用過頭了,結果造成現在的後果,這有可能的。吳小暉自己曾經誇口講保監會從主席到看門的他都認識,也許係這樣。但係你要想到,保監會主席自己都保不住自己的時候,你該點算?所以當保監會主席項俊波一出事以後,那吳小暉顯然就不行了吧。

再一個,我們就看他跟邊個沒有關係。十八大以後,政界係大洗牌啦,實際上就係不管係江派還係胡錦濤在的時候,胡錦濤的嗰個所謂團派在內,都已經重新洗過牌了,就係講老的權貴係自身保不了,習近平上台以後提拔了新貴,老的權貴當中有啲就投靠了習近平,無論係投靠的還係提拔的新貴,要就係和吳小暉沒有關係,要嘛就係唔抵得為吳小暉來犧牲自己。這樣的話,在金融界和商界跟着政界進行洗牌的過程當中,我們可以看到商界很多人,王健林、馬雲都紛紛表態了,轉得非常快,甚至講我們的財產都交給國家了,都可以。

但係吳的所作所為就跟別人不一樣,他好像就係還像原來一樣的,這個規矩對我沒有用!當然有可能他不在乎,也許他轉彎太慢,也許人家根本就不稀罕他轉彎了,就係要收拾他,因為他畢竟係外人,雖然係外孫女婿,還係個外人。

聯繫到舊年,我們知道,財新報導了安邦和吳小暉以後,安邦曾經寫了一封公開信,講係要起訴財新,公開信裏面談到財新捏造其“有過三次婚姻的不實報導,炮製其夫妻關係已經確認終止的謠言”,要以這個來起訴的。

結果BBC中文網就報導,講係一個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講,就在吳小暉被帶走前後,鄧小平的外孫女鄧卓苒和吳小暉就簽離婚協議了。如果這係真嘅話,顯然就係鄧家表態,用這種方式表態,你該抓就抓,無非就係如此。實際上我們要看的就係,他唔係邊個的白手套。

主持人:您覺得有沒有這樣一種可能?因為我們知道中共係有規定的,三代之內的人都會被保護的,雖然係孫女婿,但也算係三代之內,如果係鄧家能夠接納他,或者他能夠跟他太太關係好,鄧家保他,他或許就不會死的咁慘。因為您看,過度海外收購和併購觸及到當局利益,像萬達、海航、復興都被查了,他係最晚一個被查的,有沒有可能就係在看鄧家的態度?

橫河:這倒係可能的,因為這兩條消息被披露的時間太接近了,而舊年顯然他們沒有離婚,沒有任何協議,所以他們才敢告,敢告的話就係拿準了鄧家拿不出東西來,或者至少礙著面子還不能出來講,所以我覺得這倒係可能的。

呢度其實有兩個問題,一個就係剛才你談到的海外併購侵犯到了當局的利益;第二部分,係咪他的後台不保他了?先講第一部分,剛才我們談過啲但係沒有講全,因為我們原來討論過萬達的海外併購,呢度我們可以再討論一下。其實民企的海外併購在中國經濟高速發展時期就已經開始了,民企和中共自己的喉舌媒體都把這些併購當作中國崛起的一個表現形式,曾經大肆吹噓過的係一種光榮;而西方媒體一貫就係大驚小怪的狼來了。西方媒體一叫喚以後,把這個叫喚回饋到中國,實際上係被當時的統治者當作一個正面的消息在報導的,而且成為中共民族主義宣傳的一個部分。

但係十八大以來,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幾個變化,第一個係外匯儲備開始減少了,中共的外匯儲備本身就係中共經濟發展的象徵,而且在實際上它有任何其它指標無可替代的實際作用,所以很多人講中共的外匯儲備要係降到零的話,中共統治就維持不落去了。

第二個係外匯減少係一部分,但係花錢不僅不減少還要增加,主要係兩大重點,一個係對外援助,對外援助包括無償援助、包括長期的低息和無息貸款。中共自己的意識形態和它的軟實力都沒有咩吸引力,它的價值體系和世界又係對立的,主要靠的係用金錢去買朋友。現在很多老朋友的經濟狀況都不太好,像委瑞內拉咩的,它的投資貸款都要泡湯,一個國家幾百億,這係一方面要錢。

第二方面,中共現在又背上一個拯救世界的重任,因為講係美國川普要搞孤立主義往回退,所以空白要中共來填補,這一填補又係要花大筆銀子,這就係花錢。

另外一方面係“一帶一路”,我們談過中國經濟發展靠的係跟西方民主國家的經濟來往,包括技術、資金、市場等等,都係靠西方國家的,所以中國的經濟主要靠的係沿海,就係和西方文明接觸的地區係最發達的。

而“一帶一路”係向西發展,嗰啲地方的特點係經濟落後,政治上偏獨裁專制,至少也係民主不太成熟的地方,局勢又非常動蕩不安定,配合“一帶一路”的都係想從中國得到錢的,從來沒有人想在呢度頭花錢。所以中國在“一帶一路”的投資,絕大部分可能在有生之年係看不到收回成本的,更唔好講營利了。如果一旦出現政局動蕩的話,連本錢都要泡湯,都係這種交易。這係第二個。

第三個就係國企可以不考慮賺錢,光係接受政治任務,橫掂係國家補貼;但係私企的話,不管怎麼受中共控制的話,它畢竟有一個經濟成本核算,因為經濟成本核算不了的話,你賺不了錢,那政府不會來救你的。所以它會盡量保持跟西方打交道,因為跟西方打交道才賺錢嘛,包括向西方投資、購買西方的優質財產,還可以起到轉移資金的作用,就資金外逃。

主持人:所以現在中共讓他們把資產再賣掉,把資金再打返嚟。

橫河:對,一舉多得。這些投資,就係私企的投資方向,它既不能配合中共的政治任務,還搶走咗中共政治任務需要的外匯資金,連投資的領域它都不能夠配合中共統戰滲透西方的作用,買酒店有咩用?王健林比較聰明,至少他還講係為了大外宣,所以他至少還保住了自己。

同樣的事情,以前做係好事,十八大以後做就係壞事,以前係替當時的政府貼金,現在就係給現在的當局習近平政府拆台,就這個問題。換句話講就係黨的政策係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這個係30年前的老話了,到現在還係沒變。

從根子上來看,中共從來就沒有變過,就講打土豪其實並不在於土豪,而係在於中共願不願意打,想咩時候打,在政治上它從來就沒有給過不打土豪的保證,這係中共的本質所決定的,所以打和不打、打邊個,這個隨機性很大。

主持人:講到打土豪,也有人認為現在的民營資本家和中共的權力就形成了挑戰,聯想到舊年幾個最大的民營企業都被整,您覺得這個可能性有多大呢?

橫河:目前被整的確實係民營資本為主,因為國企它再整頓,其實上就係換個領導,它本來就係國家的。整民營資本倒唔係現在才有的,其實當年重慶的“唱紅打黑”,它的打黑就係整民營資本,就把民營資本家抓起來以後把他們的錢沒收,重慶好像係有上千億吧,就係從打黑打民營資本打出來的。

這個就係有這幾個大環境在,一個就係國進民退,就係要把國企做大做強,要黨領導做大做強,這樣就相當一部分國企很可能,現在等於係用國企去接管安邦,等於係接管,這接管就係侵吞掉了。

主持人:直接收回國有。

橫河:對,係國進民退的多種形式之一。第二個我們就講打土豪的問題了,經濟上出了問題以後,中共的應急措施就係打土豪,不同的時期可以有不同的名稱,當然紅軍時期就係要打土豪,其實紅軍時期打土豪也係應急措施,因為打土豪,它係殺雞取卵的,它唔係給你增稅,它就把你殺了,把你浮財搶走咗,土地不能換錢,所以就係搶浮財,這個就係應急措施,它只要一建立政權以後,它馬上就要收稅,收稅才係常規措施。

現在打土豪跟當時的情況,我認為係不完全一樣的。為咩不一樣呢?就打土豪的時候,土豪們實際上就係鄉紳、地主,他們的家當、他們的財產係自己勞動掙來的,或者祖上留下來的。而中國民營資本的話,如果它的規模大到像萬達、安邦這種級別了,就係國家級的了,這種級別的時候,相當大的比例,不能講百分百,因為高技術領域可以有少數的例外,但真正例外的不多,因為你一旦出了名,有了資產以後,共產黨會伸手的。

這一來的話,它有相當大的比例係靠權力勾結以後得到的財產,就係我們講的民營資本,特別係大到這種程度的和權力勾結的資本。它很少有像西方這樣子靠技術、赤手空拳打下來的江山,掙下來的資產。這樣比較,中共打土豪係純粹的掠奪,係沒有道義上的基礎的。而打這些來自權力的資本家的話,更像係咩呢?有人舉個了例子,雖然比較粗俗,但係還係有一點像的,就係把豬養肥了然後去殺,因為這個豬係它養肥的。

主持人:就係它讓你掙的錢對吧?

橫河:對,這個係權力養肥了的,所以相比較而言的話,中共打這些民營資本比它打土豪要更理直氣壯啲,因為中共想沒有我的話,就沒有你。土豪沒有中共,人家照樣係土豪,人家照樣係地主。這樣相比較而言的話,這些資本就更少反抗的勇氣和手段,甚至連道義上都有所缺乏。

這些資本我諗它都有一定的,可以係不同的權力作為後台的,而不同權力的共同點都係來自中共的權力。所以這些資本,民營資本到了一定規模以後,在整體上,特別係跟權力勾結很緊的資本,它可以有例外,但係整體不太可能成為反抗中共的力量,至少不可能成為主力,但係它更容易在中共內部的權力鬥爭當中成為自己靠山的權力集團的工具,這個機會要大的多,比它來反抗中共的機會大的多。

因為它所獲得的東西大部分係來自權力的,所以它的反抗更多的去想爭取已經失去的特權,或者係爭取不失去嗰啲特權,而不一定會去像人們想像的那樣,像資產階級革命時期,爭取平等的自由競爭的機會,這個可能性唔係特別大。而這種資本當它在被中共的其它的派系,或者係現在的當局收拾的時候,它贏得同情和支持的機會也要小的多。

主持人:因為它本來就不在道義的制高點上。

橫河:對,而且它也係在不公平的情況下,掠奪其它的民營資產和掠奪民眾的基礎上發家發起來的,所以也就很難得到支持。只要中共在,中國的民營企業家,不管係大係小,都很難逃脫被整肅、被清算、被掠奪的命運,只有在擺脫了中共統治以後,中國才能有真正的、健康的經商環境。

--原載希望之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希望之聲廣播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