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胡少江: 「瑜亮」合體 王岐山有新使命

十三屆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會議的第一次會議將於三月初在北京舉行。這是五年一次國家領導人換屆的會議,因此相對於尋常每年一次的例會而言,這次會議吸引了更多的社會關注。其實,中國人大和政協的高層人士安排在黨的全國代表大會上已經內定,人大和政協只不過是走走過場而已,總體上來講不會有什麼令人驚訝的新動作,但是在今年的人大、政協安排上卻留下了一個懸念,不少中外觀察家也似乎都在等待這個懸念的揭曉。

這個懸念就是王岐山在中國政治舞台上的新作用。

四個月前,王岐山剛剛從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紀律監察委員會書記上退下來,按照江澤民時代以來的慣例,到了退休年齡的政治局常委都是裸退,不再擔任黨和國家機關任何正式領導職務。但是近幾個月來,關於王岐山的特殊安排的新聞不斷。有人說,王岐山將擔任國家副主席,主理對美外交。上個月王岐山當選人大代表的消息似乎印證了這個傳言。

許多人都將王岐山看作是習近平黨內鬥爭的盟友,一是因為兩人都有太子黨的背景;二是兩人在以反腐為名進行的黨內清洗過程中立場和利益一致,同時成為黨內其他政治派別攻擊的目標。正因為如此,他們的結盟似乎是理所當然的,尤其對於習近平而言,如果要順利完成第二個任期,尤其是希望打破常規,在第二個任期結束之後繼續在中國高層政治上發揮核心作用,他自己的隊伍還沒有成熟。而且,他的反對力量也沒有完全從政治舞台消失,他需要王的支持。

其實,在一個權力絕對集中的政治體制下,作為中共的最高領導人,習近平不會有、也不需要有真正具有政治實力的盟友。任何將自己看成是最高領導人盟友的想法,都是愚蠢至極的,像王岐山那樣聰明的人不會看不到這一點。

這一點不是由領導人的個人品質所決定,而是權力絕對集中的政治制度決定。只要看看在十九大上晉身政治局的那些新貴,就不難看出執政能力並不重要,最重要的,一是對最高領導人的跟隨度,二是不能形成對最高權力的任何威脅。

用這個標準來看,王岐山留在中共的最高層並不是習近平發自內心的願望。王岐山不是習近平的跟班,他不像蔡奇、陳敏爾、陳希、李鴻忠、劉鶴、李強、黃坤明等人那樣在黨內沒有任何根基,在民眾中沒有任何威信,他們除了鐵了心跟從習近平之外,沒有其他的出路,也不可能有二心。而王岐山則不同,他有自己的政治隊伍,尤其是在金融領域和紀檢隊伍中經營多年,在民眾中也有一些威信,這些政治資產在中國這樣的政治生態中都不是正資產,而是負資產。

假如王岐山對習近平還有作用的話,我想這個作用主要是兩個方面的:一是黨內一些力量利用流亡商人郭文貴,試圖通過王岐山與海航集團的特殊關係,從王身上打開反腐運動的缺口,而習從中聞出了政治反攻的味道,他希望通過對王的特殊安排,表明他毫不退卻的立場;二是國家副主席的權力可大可小,由退休了的王岐山來擔任,既可以為他信任但是資歷還不夠的未來接班人暫時佔住這個座位,又可以打破黨內其他派別覬覦這個職位以圖未來接班的妄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