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澤東韶山秘隱11天:醞釀中共最殘酷鬥爭

毛澤東在韶山11天,後來的批劉鄧的資產階級反動路線、召開八屆十一中全會、發表一張大字報、將劉鄧逐漸逐出歷史舞台等等事件,不一定全係在滴水洞思考的結果,但肯定有一定的關係。從公開的信息來看,毛澤東在滴水洞至少寫了一首詩,給江青發了一封信,代表了毛澤東最初發動文革的設想。

1966年,毛澤東第二次也係生平最後一次回到故鄉韶山,在11天的秘密狀態下做了哪些事情呢?根據馬雙有在《毛澤東最後回韶山為何要保密?》一文中的分析,後來的批劉鄧的資產階級反動路線、召開八屆十一中全會、發表一張大字報、將劉鄧逐漸逐出歷史舞台等等事件,都與毛澤東在韶山滴水洞的思考有一定關係。從公開的信息來看,毛澤東在滴水洞至少寫了一首詩,給江青發了一封信,代表了毛澤東最初發動文革的設想,但其中也有些令人費解之處。

韶山滴水洞

文中稱,毛澤東第一次回故鄉韶山,由“大警衛員”羅瑞卿、湖南的父母官周小舟陪同,通過各種媒體的宣傳做到了國人皆知。1966年6月17日,毛澤東在中共建政後第二次回韶山,住進了湖南省委專門為他修建的韶山滴水洞一號樓。呢度距韶山故居4公里,風景幽美,遠離塵囂,被他稱之為“西方的一個山洞”,一連住了11天。

此時,“五一六通知”已經下發一月有餘,由他發動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正在全國各地轟轟烈烈地展開。毛澤東這次回韶山,據講一係休息,二係讀書,現在看來,按照毛澤東講的,當時一大批混入革命內部的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正在篡黨奪權,階級鬥爭異常激烈,文化大革命正在全國各地如火如荼地進行,在這關鍵時刻,毛澤東怎麼會到這兒“休息”呢?要講讀書,在北京就不能讀書嗎?作者認為,“思考文化大革命的啲問題”,這才係毛主席來滴水洞的真正用意和關鍵目的。

毛澤東這次秘密回韶山,沒有在公開場合露面,身旁無一個高幹陪同。他任何人都不見,沒有去祭掃父母的墳墓,沒有去探望生他養他的故居,更沒宴請老鄉。韶山公社黨委書記毛繼生的女兒,當時在滴水洞旁耙柴時,忽然看見了坐在轎車裡的毛澤東正用手拉揸车簾,回家後就高興地與家人講起了這件事。邊個知當晚就有領導揾到毛繼生,講主席並沒有回韶山,亂講係要負政治責任的。這樣,毛澤東回韶山的消息才沒有傳開。一直到1971年林彪事件後,家鄉的人們才知道,毛澤東確實在滴水洞住過一段時間。

毛澤東這次回韶山,警衛布置得十分嚴格,不準任何車輛和行人從滴水洞經過。毛澤東本人也沒有走出過滴水洞。有幾次,他試圖到滴水洞外散步,都被工作人員婉言勸阻了;而他本人也不讓知情的省委在報紙電台發消息。

據作者推測,首先,毛澤東這一次回韶山,心情並不輕鬆。自己發動和領導的文化大革命的戰車剛剛啟動,自己修改和批發的“五一六通知”剛剛出台,目的就係要發動全國各地的群眾和造反派,揪出並打倒一大批“走資派和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彭羅陸楊反黨集團”剛剛揪出,下一個目標就係不聽話的劉少奇和鄧小平:如何聯絡和操縱林彪、江青等人,整倒盤根錯節、權高位重的劉鄧,確實要費一番心機,抓啲火候。劉鄧正在北京心緒不寧地領導文革,派出工作組掌控大專院校的混亂局勢;江青、陳伯達不斷將北京的機密消息傳到呢度;毛澤東正在暗中尋找突破劉鄧的最佳時機。精神的高度緊張,閱讀和思考機器的高速運轉,使他無暇會見老鄉,也無心思和老鄉談話。這可能係這次回韶山一直處於保密狀態的主要原因。

文中講,毛澤東上一次回韶山,祭拜父母,鞠躬祠堂,周立波在散文《韶山的節日》中詳盡描寫後,卻被江青、張春橋認為這係“醜化領袖”,係“反黨大毒草”,鬧得沸沸揚揚。毛澤東發動文革正要利用江、張二人,如果來到韶山村裡,老鄉們問其此事,毛澤東該如何回答?這可能係毛澤東回韶山秘而不宣的又一個重要原因。

還可能有一個原因,上次跟隨毛澤東回韶山的幾位高幹都被打倒了:羅瑞卿自殺未遂,周小舟於當年12月26日自殺身亡,彭德懷元帥、黃克誠大將也被打倒了。彭、黃、周都係因為反對大躍進、反對食堂化而被打成反黨分子。吃盡大躍進和食堂化苦頭的民眾,問起彭黃周的問題,再問起羅瑞卿的問題,毛澤東該如何答覆?這可能係導致毛澤東不願公開見韶山老鄉的另一個原因。

文中認為,毛澤東在韶山11天,後來的批劉鄧的資產階級反動路線、召開八屆十一中全會、發表一張大字報、將劉鄧逐漸逐出歷史舞台等等事件,不一定全係在滴水洞思考的結果,但肯定有一定的關係。從公開的信息來看,毛澤東在滴水洞至少寫了一首詩,給江青發了一封信,代表了毛澤東最初發動文革的設想。

一首詩便係《七律·有所思》:

正係神都有事時,又來南國踏芳枝。

青松怒向蒼天發,敗葉紛隨碧水池。

一陣風雷驚世界,滿街紅綠走旌旗。

憑欄靜聽瀟瀟雨,故國人民有所思。

作者認為,這首詩格律不甚嚴謹,但清楚地表達了這一主題:希望群眾和革命造反派像“青松”一樣向走資派發起攻擊,將嗰啲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黑幫黑線人物這些“敗葉”統統掃進“碧水池”;希望文革的“風雷”震驚世界,隨之出現一個紅彤彤的新世界。從“憑欄靜聽”、“有所思”的字眼上,人們判定這首詩很可能係在韶山滴水洞寫的。

給江青的一封信係7月8日寫的,此時毛澤東在武漢,已經離開滴水洞10天,但也可以講係在滴水洞醞釀成稿的。信中這樣講:

“……牛鬼蛇神自己跳出來,他們為自己的階級本性所決定,非跳出來不可。我的朋友的講話,中央催着要發,我準備同意發落去。他的啲提法,我總感覺不安。我歷來不相信,我那幾本小書,有那樣大的神通,現在經他(林彪)一吹,全黨全國都吹起來了,真係王婆賣瓜,自賣自誇。我係被他們逼上梁山的,看來不同意他們不行了。在重大問題上,違心地同意別人,在我一生還係第一次,叫做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吧。……今年四月杭州會議,我表示了對於朋友那樣提法的不同意見,可係有咩用呢?他到北京五月會議上還係那樣講,報刊上更加講得很兇,簡直吹得神乎其神。這樣,我就只好上梁山了。我猜他們的本意,為了打鬼,藉助鍾馗。我就在廿世紀六十年代當了共產黨的鐘馗了。事物總係要走向反面的,吹得越高,跌得越重,我係準備跌得粉碎的……”

這封信很長,可見毛澤東對江青的重視和信任。作者推測江青很可能受命將此信秘藏起來,直到1971年林彪事件爆發後,這封信才被附在“林彪反黨集團罪行材料”後面,向世人講明:毛澤東早在文革之初就對林彪的做法表示懷疑,表示不滿、不認可和不信任。

作者提出,既然早在1966年文革之初就發現林彪有問題,為咩在馬上召開的八屆十一中全會上,將排名第二的劉少奇拉下馬來,而將排名靠後的林彪排到第二名接班人的位置?為咩從此以後林彪的名望和地位不斷躥紅,到九大時權力達到頂峰,成為寫進黨章的“最親密的戰友和最可靠的接班人”?文中提出,在懷疑和不信任的前提下,居然將其提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力寶座,係一個歷史之謎。

此外,毛澤東在信中主要係針對林彪的“五一八講話”發出感慨。這個講話有兩個重點,一個係“政變經”,一個係“天才論”。信中毛對“政變經”感到“不安”,對林彪對自己的吹捧感到係“王婆賣瓜,自賣自誇”,自己違心地同意了;而對“天才論”卻沒有提出批評,直到九屆二中全會,毛澤東才以“天才論”為把柄揪出支持林彪的陳伯達,後又將“天才論”作為“林彪反黨集團”的政治綱領。

作者認為,毛澤東最後一次回韶山少為人知,而遮掩這一事件的真正原因更令人費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阿波羅網記者吳莉亞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