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程曉容:央視殃民 何止一台被吐槽的春晚

央視春晚再遭炮轟。耗費巨資的政治秀,是一台尷尬混亂的大雜燴,散發綜合精神污染。網民寫下差評反饋,卻被刪帖封號,此乃〝大好形勢〞下的常態怪事。

無需觀看晚會,觀眾點評就能助你想像,那〝聯歡〞場景有多可怕:〝就連歌舞也搞得像吸毒後的幻像〞,〝今年的春晚舞台格外地紅;舞蹈太紅了,其它啥也看不清;小品強行推社會主義價值觀,歌又是紅歌,讓人反感〞,〝春晚是‘政治大會’,另一形式的《新聞聯播》;春晚粉飾太平有意思嗎?〞

它能有啥意思?歷屆〝春晚〞的共性如下:形勢總是喜人。工、農、兵、商、知識分子齊聲歌頌〝黨〞的恩情,識大體顧大局。午夜前夕,主持人眼含淚花,宣讀賀電:邊防軍戰士、海外僑胞、留學生們,全部心繫祖國。港台明星加盟,奏出弦外的統戰之音。

為了配合當局政策,節目不斷變化,前有諷刺多育的〝超生游擊隊〞,後有計劃雙胞胎的〝真情永駐〞,甚至還出台過詆毀法輪功、顛倒是非的惡意小品。一枚〝政治工具〞是也,被易名〝殃視〞,恰如其分。

殃視還做過哪些殃民事?例子俯拾皆是,來看其中幾件。

2009年2月17日,北京律師張凱在網上發表《敦促央視向全國人民道歉書》。該文指出,2007年9月2日,央視新聞頻道在一檔節目里詳細介紹了三鹿集團嚴把質量關,並對其大加讚揚。

文章寫道:〝幾個月後,三鹿奶粉三聚氰胺事件全面爆發,數以十萬的嬰兒慘遭不幸,三鹿集團面臨破產,董事長難免牢獄之災,中國製造之形象一落千丈。然後央視對於其先前的宣傳毫無解釋,更沒有表達歉意。〞

張凱律師認為,央視〝藉助自己媒體的壟斷地位,給公眾傳達了錯誤的信息〞,他因此要求央視向全國人民謝罪道歉。

2015年4月30日,在《焦點訪談》節目中,政法大學教授洪道德聲稱,聶樹斌被認定為兇手是有事實根據的。同年5月2日,聶樹斌案的代理律師發表文章《洪道德教授無道無德》,痛批無良媒體和為利益驅使滿口謊言的所謂學者。

大陸資深媒體人馬雲龍曾對此評論說,央視這種未審先作輿論審判的做法,本身就嚴重違法,因為當時複查聶樹斌案的山東高院還未得出結論,而央視竟然取代司法、宣布了一個結果。

有大陸網民抨擊央視:〝劉鐵男案殃視第一時間出來為劉撇清,稱舉報者誣告;聶樹斌案重審殃視第一時間發聲稱,聶殺人強姦證據確鑿,罪有應得;雷洋案殃視又第一時間發聲稱,雷確實嫖娼。請問央視你為什麼第一時間總是站在罪犯一邊,總是潑污無辜者。〞

2016年11月12日,《焦點訪談》播出專題片《救命器官不容褻瀆》,採訪了前中共衛生部副部長、全國器官移植委員會主任黃潔夫等人。黃潔夫在節目上里提到〝敵對勢力’的攻擊〞,其實是指國際社會對法輪功的聲援以及對中共活摘器官的譴責。

2001年1月23日,天安門廣場上發生了〝自焚〞事件。新華社在事發僅兩小時後就對外發出了英語新聞稿,並且對此事定性,指自焚者為法輪功學員。

兩周後,華盛頓郵報記者菲力普‧潘發表《Human Fire Ignites Chinese Mystery》(自焚的火焰點燃中國的黑幕)的調查報導,該記者到劉春玲的居住地開封市採訪,劉春玲的鄰居告訴記者:〝沒有人曾看到過她煉法輪功。〞

2003年5月14日,明慧網在報導中披露,《焦點訪談》女記者李玉強在2002年初曾當眾承認〝天安門自焚〞鏡頭有假。

此案的真實情況是:為了抹黑法輪功,中共找了幾個不煉法輪功的人,按照編好的劇本在天安門前佯裝自焚,由記者從不同角度拍攝、剪輯,製作出一個假新聞片。〝610〞辦公室趁勢推動欺騙宣傳,通過《焦點訪談》推出一系列反法輪功節目,煽動仇恨,毒害廣大中國民眾,為迫害推波助瀾。

以上每一個事例都關乎人命,是大事、大案。然而,〝殃視〞卻站在殘害生命的政權一邊,為其編造謊言、助其繼續害人。網民質問:〝殃視你的立場站到哪裡去了?你就這麼姓黨?〞

它當然姓〝黨〞,否則就不會成為〝殃視〞。遭殃台替暴政傳聲,以精心包裝的欄目掩蓋真相,製造假象,掩蓋中共的罪行。它可曾為可恥的謊言道過歉?它所犯下的罪惡,又豈是道歉可以勾銷?

多年來,已有許多中共文宣系統人員,因為參與造假、構陷良善而遭遇厄運。古語云:多行不義必自斃。為罪犯和匪徒歌功頌德,下場將會如何?前車之監,理當慎思。那些還在為中共賣命的紅色宣傳員,需要懸崖勒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