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江澤民的一汽窩案 習近平接力胡錦濤

——一汽反腐堪比軍中

2月14日,大陸媒體披露,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會長吳紹明當天早晨在北京蹊蹺墜亡。簡歷顯示,吳紹明調任中汽協始於2016年1月,而他在此之前的職業生涯,全部都在一汽集團(中國第一汽車集團)度過。

據數字新媒《運營商世界網》獲悉,吳紹明在過年前夕〝跳樓身亡〞,其原因,不排除與仍在推進的一汽集團周邊反腐風暴存在必然關係。

自一汽系統反腐風暴以來,被媒體公開報導過的高管自殺案件,吳紹明並非第一人。而吳紹明在2016年被國資委免去一汽集團副總經理之職,當時已經出事的係一汽集團董事長徐建一,徐的落馬也被視為國有汽車系統反腐首波高潮。

不過從橫跨的時間上來講,一汽反腐堪比軍中巨貪谷俊山案,有着胡習接力辦的痕迹。

一汽反腐在十八大前的導火索,係2011年審計風暴牽出窩案。2012年6月,一汽合資的一汽大眾銷售公司副總經理靜國松落案、一汽大眾大客戶銷售部門負責人跳樓自殺,一汽高層深陷反腐風暴漩渦中心。

習近平十八大上任後,2013年一汽反腐更為深入,集團總部及二級子公司數十位高層被突然帶走調查。2014年中紀委巡視組首度入駐一汽調查,數名退休高管接二連三落馬,包括離職時間長達8年的前高層也難逃。2015年集團掌門人徐建一當年兩會期間在吉林團的駐地飯店被直接帶走,兩會閉幕日3月15日,中紀委網站通告徐建一落馬。

據當時報導,徐建一落馬將持續3年多的一汽反腐推向了頂峰。徐建一不僅係十八大以來落馬的首位車企一把手,也係第二位央企一把手,截至目前,也仍係汽車行業當中落馬的行政級別最高的一把手。

而不管係哪個階段的一汽反腐,輿論延燒總會走向曾經在此工作的江澤民。江澤民好大喜功,一汽不僅被作為他早年主持國企的〝政績〞宣傳,還被當成他在發展汽車工業的〝功績〞寫成書。

在江澤民退下多年的十七大前,2006年10月《江澤民在一汽的歲月》出版,書中記載幾件事如下:

1986年夏天,時任上海市長的江澤民同意下,上海汽車合資的上汽大眾將生產奧迪這一塊讓給一汽,於是才有了後來的一汽大眾。

1989年末,一汽的車大量積壓,沒有資金,甫成為中共黨魁的江澤民收到彙報後,馬上打電話給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李貴鮮,按一汽的要求直接撥款一個億。

再後來,一汽生產的軍車,廠里積壓了18000輛車,江澤民知道後,馬上操起電話,打給解放軍總後裝備部,江澤民講,一汽很困難,這18000輛車給部隊更新,國務院撥6個億,部隊也拿出2個億,聽電話那邊馬上答應下來。

現在看此書〝炫功〞之所在,猶如江澤民濫權之所在。在江澤民慷納稅人之慨的這般利益關照之下,一汽都不能搞好,反而搞成腐大案,與上汽互換來的一汽大眾也成為重災區。

在十九大前夕,中紀委2017年10月15日刊文披露,2014年以來一汽實現〝巡視巡察全覆蓋〞,共處理1,851人,被媒體喻為一汽史上最大規模反腐。

反腐數據顯示,資深的一汽人落馬者眾,尤其高管多為土生土長,如掌門人徐建一1975年加入一汽管理層,今次跳樓身亡的吳紹明在1984年至1999年間歷經了一汽轎車廠所有工作。

一汽系統也唔係一開始就咁腐敗的,在江澤民1999年7月公開迫害法輪功之前,1997年一汽高管提交了一份所謂〝練‘法輪功’熱應引起足夠的重視〞的提案後,一汽系統原本眾多按〝真、善、忍〞做人做事的員工就遭到反對和壓制。

習任內對於一汽系統的清洗,除了反腐,還有一大招。在一汽掌門徐建一落馬5天後,2015年3月20日,吉利汽車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正式交付了首批20輛博瑞轎車作為外事禮賓制定用車及駐華使節用車。當時媒體報導有這樣一段話:數十年來一汽引以為傲的紅旗轎車獨享的國賓車地位,從這一天開始將不復存在。

在徐建一案在2017年2月宣判落定後,外界認為一汽於2014年掀起的反腐浪潮已告一段落。但據披露吳紹明跳樓的《運營商世界網》引述業內人士透露,最近仍有多名一汽的供應商老總被控制,集團反腐風暴並沒有完結的跡象。

係故一汽集團打虎尚未劇終,後續反腐也將繼續打臉《一汽歲月》的江澤民。

──轉自《大紀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