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共三巨頭死纏同一美女 鄧穎超服毒自殺

孫維世是周恩來的第三個乾女兒,其父親孫炳文1927年去世時,周恩來認6歲的孫維世為乾女兒。1937年周把孫維世帶回家中時的喜悅,讓鄧穎超已看出其內心秘密。孫維世半生從事戲劇,從毛澤東到林彪,所有的「偉人」都喜歡她。文革中,她以通敵叛國罪被逮捕,親筆簽字同意的就是周。同年10月14日,年僅47歲的孫遭犯人輪姦後被打死,死狀可怖。

孫維世是周恩來的第三個乾女兒,其父親孫炳文1927年去世時,周恩來認6歲的孫維世為乾女兒。1937年周把孫維世帶回家中時的喜悅,讓鄧穎超已看出其內心秘密。孫維世半生從事戲劇,與周恩來、毛澤東關係微妙,林彪則曾為追求她而離婚。文革中,她以通敵叛國罪被逮捕,親筆簽字同意的正是周恩來。同年10月14日,年僅47歲的孫被看管的人授意犯人輪姦後被打死,死狀可怖。史料披露,周恩來不但從留學時就男女關係混亂,且為自保誰都可以出賣,他的親弟弟周同宇也由他親自批捕,批條上還以小楷標註了一家人的名單和住址,魔鬼般的真實面目令人吃驚。

圖:孫維世和周恩來、鄧穎超

孫維世與“周爸爸”超出父女情

著名畫家張仃的兒子、現居美國的作家張郎郎先生,文革期間曾與孫維世同關北京看守所的五角樓,他在《孫維世的故事》文中寫道:

“孫維世是烈士孫炳文的大女兒,孫炳文在歐洲留學時就和朱德是鐵哥們,朱德又把他介紹給周恩來,據孫冰說,他們三個青年當時就拜把子結了兄弟,好比是桃園三結義。回國以後,孫炳文在廣州,周恩來南下和他秘密接頭,孫炳文抱着五歲的孫維世,讓孫維世看後邊有沒有可疑的跟蹤,他們坐下來談話,這機靈的小姑娘就給他們主動放哨,那時,她一直叫周恩來‘周爸爸’。”

文中記述,1927年國共分裂,孫炳文去世。孫維世的母親任銳帶着四個孩子東躲西藏。孫維世十四歲的時候,媽媽把她託付給上海東方劇社的領導人金山和章泯,化名李琳。同劇社的藍蘋因“作風不好”鬧得風風雨雨,備受眾人冷落,連小李琳也不愛搭理她。後來有人說:江青有“記仇特異功能”,三十多年後,她把原來這個劇團的人不是抓起來,就是設法迫害致死。

圖:孫維世與母親任銳(網絡圖片)

有中共黨史的“活字典”之稱的司馬璐在其近四十萬字的大部頭回憶錄《中共歷史的見證——司馬璐回憶錄》中則記述道:

“1937年冬,周在武漢八路軍辦事處巧遇孫維世,驚為天仙下凡、絕代佳人。”她引述孫維世的親侄女孫冰的話:‘周恩來將孫維世接到他的住處,他對這位已是眉清目秀、青春誘人的大姑娘孫維世,產生了特殊的感情和愛心……”(孫冰《我的姑媽孫維世》)

司馬璐這樣寫道:“鄧穎超留心到,平時周恩來在家說話不多,這時在這個亭亭玉立的世侄女前手舞足蹈、開懷大笑。鄧穎超是何等厲害的女人,看在眼中,笑在嘴邊,一經思索,計上心來,就決定與周恩來把孫維世收為義女,從此鄧穎超就以‘媽媽’的身份把孫維世管住了。”

圖:孫維世姐妹為周恩來、鄧穎超慶祝銀婚。(網絡圖片)

張郎郎文中也描述了當時的情形:當16歲的孫維世和哥哥孫泱到武漢八路軍辦事處,偶遇周恩來,孫一下投入周的懷抱,“周爸爸”視之如久別親人,批准她到延安抗大讀書。同年,藍蘋也到了延安。

當時抗大校長林彪就非常喜歡孫維世,只是她年紀太小,她只是覺得這是長者的關懷。而且,她心中只有“周爸爸”一個人的身影。孫維世一休息就去周的窯洞,鄧穎超也很喜歡她。孫維世叫她“小超媽媽”。據孫維世侄女孫冰說:周和孫自然地產生了感情,已經超出了父女之情……至於他們“父女”到底“好”到什麼程度,就難以考證了。中國從來沒有那種“獨立檢察官”。不過,美國記者史沫特萊曾經對延安流行的“杯水主義”大為感慨,中共婦女性觀念解放的速度使她震驚。

1938年,孫維世入黨。很自然地作為周的女兒和延安的上層有了密切的聯繫。連毛澤東都很喜歡孫維世,似乎也當成自己的女兒。沈國凡《周恩來的養女孫維世》一書則披露孫維世聽說江青與毛澤東結婚時表現很反常“不由驚住了,她不相信這是事實,可是現實卻又讓她不得不相信。從那之後,即便江青再三邀請她去毛澤東的窯洞作客,她也沒有去過。這也讓江青非常生氣。”

1939年7月,周恩來去中央黨校講課的路上,從馬背上摔下來造成粉碎性骨折,要去蘇聯動手術。在飛機準備起飛的時候,孫維世直接策馬跑到飛機跟前,手裡揮動着一張毛澤東同意她赴蘇聯的親筆手諭。就此,孫維世進入了莫斯科藝術學院戲劇專業學習。

林彪曾為孫維世離婚葉群嫉恨

張郎郎文中寫道:1938年3月林彪從閻錫山晉軍防區路過的時候被哨兵誤傷,傷得很重,同年冬天來莫斯科養傷,這位“平型關大捷”指揮員在中國留學生中引起了轟動,孫維世受託去請林彪給大家做報告。林彪一來就坐在孫維世旁邊,他平常很內向,這時卻口若懸河。後來大家再請,如果孫維世不在,林彪就提不起精神,以後索性就不來了。林彪的太太張梅相當忍讓,一看林彪不高興,就打電話請孫維世來玩,孫維世一來,林彪什麼毛病都好了。

據說有一天林彪請孫維世吃了飯,在白樺樹林里散步時向她訴說,自己的婚姻已經亮起紅燈,最後向孫表白心跡。1942年林彪歸國前夕又向孫維世求婚,被孫以學業為由拒絕。林彪則承諾等孫維世,與張梅離了婚,把母子倆留在蘇聯,自己回了國。1946年孫維世回國時,林彪已與葉群結婚,孫維世經過東北時,林彪設家宴招待,當天林彪的心情很壞,葉群看得出,林彪對孫維世一往情深。

圖:1945年7月,孫維世(中)與林臨、林利在莫斯科。

《孫維世與周恩來幹將風流共諜金山的多角亂》一文披露,從這時,“葉群對孫維世的嫉妒恨也就形成了。江青對孫維世更是一百個看不慣,首先她在上海那些爛事孫維世是知道的;其次江青拉攏孫維世也多次了,孫維世不理。”

樑柱、賀新輝在其《李莎與李立三的跨國婚姻:生死絕戀》一書中則回溯了孫維世當時被林彪與劉亞樓同追的往事:“一個是東北民主聯軍總司令,一個是參謀長,為此兩人爭風吃醋,發展到幾乎要動武的地步,李立三見勢不妙,就利用工作之便,用美國飛機把孫維世送到延安周恩來那裡去了。從此,林彪對李立三恨之入骨。”

《多角亂》一文還披露,此後孫維世離開延安來到北平演話劇,曾想去哈爾濱,“收到了李立三署名發來的電報:‘孫維世同志,請你為了黨的利益,不要來哈,林利可以來。’這事後來周恩來還專門問過李立三,其實這電報是葉群的主意。”

遭毛強暴更為江青所妒

據多人記述,才貌過人的孫維世,有一段遭毛澤東強暴的經歷:

“1949年,毛澤東和周恩來要去莫斯科和斯大林會面,這是毛澤東有生以來第一次出國,江青要求一起去,毛澤東不許。而孫維世被任命為翻譯組組長,還兼管中央的機要工作。火車一開,江青留在月台上,孫維世向她揮手告別,江青心裏是什麼滋味,沒人體會得出來。毛澤東不愛坐飛機,從北京到莫斯科要走一個星期。據孫維世的近親說,在路上毛澤東老要孫維世到他的包廂里去介紹蘇聯情況。一天晚上,孫維世哭着跑出來去找周恩來,周馬上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撫摸着她的頭髮連連說:‘要顧全大局、要顧全大局……’”(見張郎郎文)

司馬璐回憶錄中也曝光,長期留俄的孫維世,“在毛的火車專列車廂中,遭到毛的強暴”。“孫找到周恩來哭訴,周對孫維世說:‘顧全大局,不要聲張。’孫維世這個傻丫頭,對周恩來有一種死忠和痴情,周要她忍,她就忍了。”

孫維世與江青、鄧穎超關係微妙

1950年,尚未結婚的孫維世與風流成性的金山陷入熱戀。金山當年和張瑞芳離婚,和孫維世舉辦婚禮。張郎郎文中記述了江青在婚禮上的報復:

“你怎麼不去看我?”“有什麼事嗎?”“還不是想問問你和主席去蘇聯的事。”孫維世臉變色了,但勉強忍住,就顧左右而言它。

司馬璐書中記述,和金山結婚後,孫維世向鄧穎超訴苦,金山婚後本性難移,亂搞男女關係,非常痛苦。“鄧穎超回信說,在上海十里洋場混久了的男人,總是免不了有這些事的。如果想到他為黨做了大量工作,作為他的妻子,就可以自堪告慰了。這段話有相當的暗示性和針對性,周恩來的私生活和金山相比,沒有多大的區別。據鄧穎超的秘書趙瑋透露,鄧穎超曾服過大量安眠藥昏迷,後被搶救。”

“1953年,江青在周恩來的提議下,擔任毛澤東的秘書,周對孫維世說:‘你一定要搞好與江青的關係’,在周的安排下,孫維世和江青見了面,江青留意到毛對孫仍有興趣,他她對孫說:‘好妹妹,你和我一樣,我們都一樣是主席和總理身邊的人,你明白了嗎?’”

周恩來對乾女兒和弟弟親下逮捕令江青刪周耳光

隨着更多史料曝光,以正人君子示人的周恩來,偽善的真實面目也公之於眾。

據司馬璐記述,五〇年代他至少見過香港兩家報紙報導過周恩來在德國先後與兩個德國女人同居和生育子女的事。其中還有個德國混血兒的照片,生得和周恩來一模一樣。

文革中,孫維世專案組最感興趣的則是孫周的桃色關係。然而,對孫維世親下逮捕令的也正是“周爸爸”。

司馬璐書中寫道:“文革開始不久,孫維世的哥哥孫泱、丈夫金山,先後被捕。孫維世向乾媽鄧穎超申訴,她的哥哥和丈夫被指為日本特務、蘇修特務、國民黨特務、美帝特務多項罪名很荒謬,並說,江青一向作風惡劣,我全知道。鄧穎超說:‘好啊,你給我寫一份書面報告,好讓你爸爸處理。’孫維世按照鄧穎超的提示,果真如實寫了,鄧穎超把這份報告交給周恩來,周恩來又給了江青,江青看後,正色對周恩來說:‘恩來同志,你是總理,是主席身邊最信賴的領導,孫維世又是你的乾女兒,站穩政治立場?還是大義滅親?你自己看着辦吧!’結果,周恩來親自下令逮捕孫維世。

張郎郎文中則說,文中說,抄孫維世家前後,江青截獲了孫給周恩來或毛澤東的一封信。信里孫維世希望毛澤東立刻制止江青的政治活動。江青拿了這封信去找周恩來,憤怒指責周恩來縱容自己的乾女兒反對文化大革命。據孫維世近親回憶,江青為此打了周恩來的耳光。周恩來居然忍氣吞聲,一言不發,默默在孫維世的逮捕證上籤下自己的姓名。

史料披露,周恩來為求自保,誰都可以出賣,文革時期,他簽字逮捕的還有他的親弟弟周恩壽等人。周同宇被捕的原因有兩種說法:一是周恩來的政敵希望藉此攻擊周,弄出了個反革命聚餐會;二是劉少奇被打倒後,他的妻舅被抄家,在請柬上發現了周同宇的名字。

中央文革小組彙報給了周恩來。周恩來親自給公安部兩個負責人寫了批條,周同宇兒子周秉鈞保存着當年那份逮捕令,上面周恩來寫着“立即逮捕周同宇”的字樣,還在旁邊用蠅頭小楷註明:“其妻:王士琴;三女:周秉德、周秉宜、周秉建;三子:周秉鈞、周秉華、周秉和,家住北京機織衛衚衕27號”。

周恩來同弟弟周同宇一家合影(網絡圖片)

孫維世的慘死

1968年3月1日,孫維世被送到已經被軍管的北京公安局看守所。軍管組副組長劉傳新對江青和葉群唯命是從。孫維世被改名“孫偽士”,並被定為“關死對象”,對這種犯人可以採取任何手段來折磨,但“以不打死為限”,避免將來親屬的追究。

張朗朗的文章中說,中央專案組在追問孫維世的“罪行”的時候,最感興趣的是她和周恩來的關係,孫維世矢口否認。3月中旬,周恩來在人大會堂和東北地區的代表開會。江青突然前來,對衛士長成元功憤怒的說:“孫維世就是睡在周恩來身邊的一條狼!”然後徑直衝進大會堂,當著與會的人員質問周恩來,大鬧一個多鐘頭。

多方記述,孫維世在牢中飽受折磨,1968年10月14日,年僅47歲的孫被活活打死,死時全身裸體,布滿傷痕,四肢被手銬和腳鐐緊緊鎖着。孫維世死前曾被看押她的人授意犯人剝光衣服輪姦,死後家人發現她頭上被釘進一顆長長的釘子。

10月17號,周恩來才知道孫維世已經死了,一反隱忍常態,寫下:“(孫維世)自殺或滅口,值得調查。”又寫到:“應進行解剖化驗,以證實死因。”到這時候他完全不必顧慮了,因為孫維世不可能再有任何新的口供。

在江青授意下,劉傳新迅速將孫維世火化。當孫新世到公安局要姐姐的骨灰時,得到的回答是:不留反革命的骨灰,不知孫維世有妹妹。文革後的清理中,軍管的北京公安局長劉傳新畏罪自殺。一批手上有鮮血的軍人則被押解到雲南秘密處決,以“因公徇職”通知家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阿波羅網記者吳莉亞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