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聞趣事 > 正文

她從小跟着父親到處搬家 長大自己調查才發現 父親係逃亡的連環殺手啊!

April Balascio一直覺得自己的父親很奇怪。

在40歲的這天,她終於鼓起勇氣,開始在網路上搜索着父親的往事,希望可以給自己揾到個咩答案……

但係她萬萬沒有想到的係,她竟然一不小心解開了父親不為人知的一面,

而這一面,係她完全所不熟悉的邪惡與恐怖,

她好像發現了,父親係個逃亡的連環殺手的事實……

時間倒退,

April的故事得從好耐之前講起……

1969年,April作為第一個女兒,出世在了美國俄亥俄州一個普通的家庭,

她的父親名叫Edward Wayne Edwards,係一名雜工……

在別人眼裡,她的父親長得英俊瀟洒,風趣幽默,為人和善……

最重要的係,大家都知道,他係一個洗心革面的好男人……

年輕時候的Edward係一個銀行搶劫犯,

他搶銀行,越獄,行為浪蕩,無惡不作,最終被判了16年有期徒刑……

在1961年,他甚至登上了“FBI十大通緝犯名單”……

對於這件事,Edward從未掩藏過,甚至講的大大方方,

在1967年他被釋放之後,Edward對外宣布,講他已經完全改造好了,如今只想好好做人……

在1968年,他與一位名叫Kay的女人結了婚,

在第二年,他和妻子生下了April……

俗話講的好,浪子回頭金不換,Edward在外人看來確實表現良好,

加上美麗的妻子和可愛的女兒的加成,社區群眾很快就重新容納了他,人們也與他交往頻繁……

也就係在此時,利用年輕時浪蕩的經歷,在監獄裏度過的歲月故事,

Edward又搖身一變成為了一名“演講人”……

他開始前往教堂,大學,開設講座,講述自己作為一名改造後的罪犯的心路歷程,

事實證明,他的演講挺成功的……

他上了不少電視節目,接受了許多電視台的採訪,還找人出了一本書,

書上寫道,

“曾經,他係FBI最想抓捕的罪犯,一個銀行搶劫犯,一名危險人物”

“但係現在,他係一位作家,一個值得尊敬的公民,一個五口之家的領頭人。”

放到現在,簡直就係一個“網紅作家”,頗受人們的愛戴……

但係,對於這樣收人尊敬的父親,年幼的April總係感到非常困惑,

因為在她稚嫩的眼裡,父親似乎並唔係人們所講的嗰個“好人”……

April眼裡的父親,彷佛有兩幅面孔,

有的時候他會表現的非常有愛,非常溫暖,這個時候的父親,會讓April覺得特別好……

但更多的時候,他又會變得非常暴力,

他會沒有來由的突然發脾氣,用骯髒的話語斥責家人,甚至家暴妻子和孩子……

有很多次,April和她的兄弟姐妹都被打得遍體鱗傷,連學都上不了……

而更過分的係,為了不暴露自己惡劣的一面,父親總係把受傷的孩子藏在家裡,

不帶他們去醫院,還製造各種謊言來矇騙學校……

這樣的父親讓April苦不堪言,而這樣的生活,也讓April身處煉獄……

除此之外,April還發現,自己的父親總係非常的奇怪……

首先,他經常強迫着全家跟他一起過着顛沛流離的生活,

幾乎每一年,他們都要搬家……

而問到原因,父親也總係以“因為工作”而進行搪塞……

與其他人的搬家不同,她的家庭搬家總係“偷偷摸摸的”——

事先毫不知情,在半夜被父親喊醒,立刻打包所有東西,走的靜悄悄的……

有很多次,他們都不得不留下很多東西,只為了立刻離開……

俄亥俄,弗羅里達,亞利桑那,科羅拉多,維斯康星,賓夕法尼亞,俄勒岡,喬治亞,俄克拉荷馬,肯塔基…他們幾乎住遍了美國各地……

同時,April發現,父親對於“犯罪故事”的愛好到了一種非常可怕的地步,

他總係會如痴如狂的訂閱各種偵探雜誌,收集各種各樣的犯罪案件,

“閱讀犯罪案件”幾乎係他每天不可缺少的日常流程……

年幼時的April每次偷偷翻閱時都會被裡面的內容嚇得魂飛魄散……

但係嗰個時候,她只覺得父親很奇怪,並沒有起疑心……

真正開始起疑心,係在1977年,

那年她只有8歲,父親帶着她和母親一起去了一個公園散步……

當時的新聞正在通報一對情侶的失蹤案,21歲的Billy Lavano和18歲的Judy Straub。

當時,Edward沒有帶着妻女走正常的路線,而係帶着她倆穿越着草叢,

土地泥濘,雜草旺盛擋住了道路,但係他依舊堅持這樣走,

在當時,母女倆察覺到野草叢裡似乎有咩,但係Edward沒有讓她們看……

也就係在嗰個公園裡,沒過多久,Billy和Judy的屍體被人發現,

脖子中槍被近距離射殺,警方一直沒有破案……

儘管起了疑心,但係對於還係孩子的April來講,怎麼也不會把自己的父親和謀殺案聯繫在一起,

她偷偷觀察着自己的父親,並沒有做出任何舉動……

而且沒過多久,父親又帶着全家搬了家,她也就徹底把這件事給忘了……

轉眼就到了1980年,April一家住在了威斯康辛州,

在呢度,又有一對小情侶失蹤了,19歲的Tim Hack和Kelly Drew,

在他們失蹤十周之後,兩人的屍體被獵人在灌木叢中發現……

Tim被多處捅傷,Kelly被性侵最後被勒死,這起案件被稱為“甜心殺手”,一直沒有被解決……

在當時,Edward正受雇於Kelly的家做雜工,

時年April11歲,她並不知道父親與這宗案件的關係,她只知道那天半夜,他們又匆匆忙忙的搬家了……

像這樣的日子還有很多……

從童年到青少年,父親一直帶着家人輾轉,

後來,April漸漸長大,雖然和父親一直有保持聯繫,但係也漸行漸遠……

直到結婚成家,生下三個孩子之後,April開始整理過去的記憶,

童年時期的嗰啲往事如潮水一樣向她湧來,嗰啲兒時對父親的不解、懷疑又一次湧上心頭……

她時常回想父親曾經做過的各種奇怪的事情,自己每一次搬家的時間點,越想越不舒服,越想越好驚……

這些事情困擾着她,讓她夜不能寐,

於是,她開始慢慢收集嗰啲資料……

但係,在一開始,

她在互聯網上幾乎搵唔到任何關於陳年案件的信息,更別講與父親相關的消息,

她開始收集簡報,像父親那樣收集案件,企圖從中尋找蛛絲馬跡,但係依舊沒有收穫,

突如其來的懷疑,沒有線索的搜查,讓她幾乎要放棄……

但一切,都在2009年的一天發生了轉機,

那係一個周日的晚上,她忽然想起了1980年威斯康星州的嗰個案件,那對19歲的受害者情侶,還有嗰個全家人和父親一起匆匆離去的深夜……

或許係因為嗰個時候她已經11歲,所以即使多年之後還對案件記憶深刻,

於是她開始在網上針對這個案件進行了搜索……

非常巧的係,這個案件在塵封多年之後又重新開啟,警方公布了大量的資料,尋找有效線索,

April認真嘅閱讀了嗰啲公布的資料,她並不吃驚的發現,資料跟她的記憶幾乎不謀而合……

但讓她毛骨悚然的係,她看到了一張照片……

那係當地警方揾到小情侶屍體的地點……而這個荒涼的地方,年幼的她曾經去過……

當初,她的父親曾經帶她去嗰度走過……

當時她就在一旁玩耍,父親似乎在搜索咩,檢查咩,但係她沒有在意……

如今看來,似乎,係在檢查屍體有沒有藏好?

隨着資料越讀越多,April的心情也越來越緊張,“我開始顫抖,我諗起了一切……”

到了這時,她幾乎開始相信,自己的父親就係嗰個曾經殺害了小情侶的兇手,

慌張中,她選擇了打電話給自己的妹妹,在電話中,她問妹妹,“我係咪應該打電話報警?”

妹妹告訴她,“如果你一定要做,那就做吧。”

接到她報警電話的人,係警探Chad Garcia,早在1980年,他就係這則案件的負責人。

April很快就與他見了面,她講述了自己兒時的記憶,自己的父親係邊個,為咩會懷疑自己的父親,

在那時她十分緊張,好驚警探會把自己當做瘋子……

但係她不知道的係,當時的Garcia警探也在暗中心驚,

因為眼前這個陌生女人所訴講的事實,與他們所懷疑的嫌疑犯特徵幾乎重合……

很快,Garcia警探就跟隨着April前往了Edward位於肯塔基州的家提取了DNA樣本,

準備與當初在被性侵的受害者內褲中提取的DNA進行比對……

“在整個過程之中,我依然懷抱着希望,他唔係我所以為的嗰個怪物,”

回憶起當時的經歷,April忍不住落淚,“我以為他只係我的父親,有時候脾氣不好的父親。”

但係,結果終究讓她失望了……

DNA的比對結果係,匹配。

那一個瞬間,April崩潰了,

咁多年來,她一直懷疑自己的父親,一直生活在恐慌和內疚之中,

現在答案告訴她,她的所有懷疑都係真實的,她的父親,確實係一個不折不扣的惡魔……

2009年7月,Edward因為謀殺Tim Hack和Kelly Drew而被逮捕,

Edward很快就認了罪,

而出乎警方意料的係,除此之外,Edward還承認了兩起殺人案件。

一起係1977年,發生在俄亥俄州的Billy Lavano和Judy Straub的謀殺案,

另一起係在1996年,謀殺了25歲的養子Daniel Edwards。

Daniel原本係鄰居的孩子,性格非常單純,

在退伍之後,他被Edward和Kay收養,成為了他們的養子,從此Daniel就成為了Edward的左膀右臂,

他非常信任Edward,甚至把自己的姓都改了,總係願意幫這個老人做各種事情……

但係,Edward並沒有給予對方相同的信任。

在Daniel把姓改為Edwards的5個月之後,Edaward帶着他去小樹林散步,

在沒人看見的樹林里,Edward對着Daniel舉起了槍,一槍打在了肩膀上,一槍致命,乾淨利落……

然後,他將Daniel草草掩埋,頭也沒有回就離開……

而他這樣做的目的,只係為了獲取Daniel價值25萬美元的保險金……

Daniel的屍體在幾個月之後才被發現,當時63歲的Edward有被警察詢問,但並沒有遭到任何懷疑……

直到現在,才真相大白……

三起謀殺案,五名受害人,對於這一切犯罪事實,Edward都供認不諱……

在2011年,他被法官判處死刑……

但係,Edward之所以爽快的坦白兩起在俄亥俄州的謀殺案件,

係因為他希望可以回到他的故鄉進行審判,實現“葉落歸根”的願望……

因此無論係April還係其他人都認為,Edward還犯有更多的謀殺案件……

但究竟係咩,有幾多,恐怕只有Edward一人知道了……

在舉報父親成功之後,April再也沒有與父親講過話,她知道父親曾多次聯繫她,但係她一直都在迴避……

對於April來講,在過去的幾十年,她一直陷在懷疑父親的內疚中,現在,她又沉浸於自己舉報父親、大義滅親的內疚之中,

但係另一方面,她又不斷在想,自己係咪如果早點報警,就不會有那麼多人慘死?

在未來的人生里,或許她還會持續被這種複雜的“雙重內疚”所折磨……

2011年4月,在被判處死刑後的僅僅一個月,

Edward在監獄中死於糖尿病併發症。

在年輕的時候,Edward一直與警察玩着“貓鼠遊戲”,犯下眾多罪行,卻沒有受到懲罰,

在晚年,他以為自己逃之夭夭之際,卻被親身女兒舉報,飽受病痛折磨,死在獄中,不得善終……

只係這樣的正義,對於他的受害者們來講真嘅遲到了太久,

但係如果唔係女兒April的電話,Edward永遠也不會被逮捕,受害者的正義也永遠無法抵達……

發現自己的父親係連環殺手,認真查證,再勇敢舉報,

這樣的故事,真嘅讓人感嘆而唏噓……

ref:

http://people.com/peopletv/video/bs/00000160-ead8-d56f-abe7-effecc430000/april-balascio-a-daughters-decision/

http://people.com/crime/april-balascio-tip-off-police-serial-killer-father-edward-edwards/

--------------------------------------

-Highhsoul:真嘅很難過與絕望,心情係複雜與矛盾的

少女已死:太可怕了。還好妹子已經平安長大有了自己的家。

MyClubAreSSoWhite:不知道發現了係好事還係壞事

墨小染係一隻逗比咩:簡直就係犯罪心理的素材

梵羽yoyo:BTK也係生女兒,他被確定係兇手也係因為警方拿到他女兒做健檢時的檢體做了DNA比對才抓到的,他的女兒一直無法相信那麼好的父親係這種人也感到很對唔住被害者家屬,BTK曾經暫停做案過幾次,都剛好對上他的孩子們出世的時候

對唔住我諗講:這個女兒好可憐啊

我只會吃吃吃吃:天啊她媽媽活的該有多壓抑啊!肯定都知道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英國嗰啲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聞趣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