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華強北跌宕的江湖:比特幣價過山車礦機商何去何從

19世紀加州淘金熱中最賺錢的係邊個?99%的淘金者都沒有挖到金子,真正賺錢的係嗰啲賣給淘金者鐵鍬的人。在比特幣整個生態鏈條中,礦機商扮演的正係這樣一種角色。

2017年,比特幣年漲幅高達13倍。這樣一座“金礦”,吸引了無數“淘金者”前來挖礦。“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為挖到“金礦”,“淘金者”把裝備從普通電腦CPU升級成專業的礦機。深圳華強北,則係全球最大的礦機銷售集散地之一。

然天有不測風雲,比特幣價格近期接連暴跌。這座“金礦”的成色不斷往下掉,反成了吞噬財富的黑洞。為了解“淘金路上賣鐵鍬”的生意,媒體記者在華強北走訪多日,感受跌宕起伏的礦機江湖。

●礦機供不應求

2018年1月24日,早上10點,空氣略微濕冷。從公交、地鐵湧出的一群群年輕人,喚醒了這條享譽全球的華強北商業街。

在賽格廣場的四樓,某礦業的老闆陳先生(化名)早早地來到店鋪,從柜子里小心翼翼地里拿出一台台不同品牌的礦機,整齊地擺在展示架上,開始迎接新一天的生意。陳先生的店鋪開張僅一個多月,但係生意卻一直不錯。

“現在市場上主流的品牌機我們都做,螞蟻礦機S9(比特幣)、D3(達世幣)、L3+(萊特幣),以及神馬礦機M3(比特幣)這些;挖比特幣的話,最熱銷的係螞蟻S9。”陳先生講,“S9今天的價格係26500元,帶官電(官方電源),礦機的價格每天都不一樣,要根據每天的幣價、市場上貨的幾多來定”。

螞蟻礦機S9,係比特大陸生產的一款額定算力為13.5TH/s(±5%)的比特幣挖礦機,也係在華強北最熱銷的一款礦機。據比特大陸官網介紹,單台S9礦機搭載189片BM1387芯片,採用台積電的16納米FinFET製程,每T算力牆上功耗為100瓦。

在官網上,2月2日,一台S9的裸機價格為10600元,電源為650元,比特大陸還打出“無論係否發貨,付款後均不能退款、退貨”的“霸道”售後政策,即便如此,S9礦機仍一舉售磬。據陳先生介紹,前一天(1月23日)S9的價格係27000元左右,比官網價格高出一倍多。

礦機銷售阿華(化名)告訴記者,“只有少數有實力的商家能從最上層供應商直接拿到貨,跟你打個比方,假如最大的經銷商從比特大陸以出廠價10800元拿到10000台機子,然後他就以12000元價格賣給幾個第二層經銷商,第二層經銷商再以更高的價格賣出去,一層層下來,機子到了市場上就變成了27000元左右的價格。”

實際上,在華強北的礦機商基本係黃牛,通過倒買倒賣賺取差價,而黃牛也係礦機價格劇烈波動中受到影響最大的。據陳先生介紹,螞蟻礦機S9價格最高峰曾達3.3萬元左右一台,最低價格係2.3萬元左右一台,中間相差1萬元。“礦機價格的漲跌對黃牛影響非常大,因為他們拿貨的價格已經挺高的了,如果市場價格上漲,他們就可以賺差價,如果市場價格下跌得厲害,他們就會虧本;像我們老闆係從2013年開始賣礦機,基本係從最上層經銷商拿貨,價格比較低,利潤也高,礦機降價對我們影響也不大。”阿華講。

除了阿華,這家商鋪還有另外3個銷售。阿成會講英語,負責接待講英語的外國客人;小歐俄語流利,負責來自俄羅斯的客戶;阿飛則更懂行些,介紹礦機託管業務。

“我們收二手礦機、比特幣、萊特幣,那就係剛收來的10台二手螞蟻S9”,阿華指着堆在角落裡的幾個大箱子。阿飛把二手礦機圖片發到朋友圈,配文:10台二手螞蟻S9,成色新,價格好,手慢無。過了一兩個小時,順豐快遞小哥就上來“拉貨”,這批二手礦機就這樣賣出去了。阿飛把單號圖片發到朋友圈,並配文:單號自取。

●礦機買賣的眾生相

來華強北買礦機的大概分為四類人:第一類係來自電費廉價的中國周邊國家,以俄羅斯為主;第二類係從事外貿生意的,幫客戶買礦機;第三類係國內自己開礦場挖礦的;第四類則係啲散戶,買個三五台,自己挖幣。

陳先生會講一口流利的俄語,每天都會有一夥俄羅斯人聚集在他的商鋪,購買數量可觀的礦機。隨着國內對虛擬貨幣的監管趨嚴,俄羅斯以低廉的電價和寬鬆的政策優勢,成為礦機消費最大的國家之一。據《財富》雜誌報道,俄羅斯電力過剩;普京的互聯網監察員德米特里·馬里切夫也曾表示:“將來俄羅斯有可能在全球的數字貨幣交易中佔有30%的份額。”

張先生在華強北做3G、4G、5G網卡和路由器的生意。如今礦機熱炒,他在做主業時還在幫國外客戶找礦機,然後以更高價格轉賣。“你這有沒有X10?”張先生走到陳先生的店鋪前問道。陳先生並未直接回答,而係反問“你要幾多台?”,在得知這位客人需要6台時,陳先生講:“我自己沒定,價格大概5萬6、7左右,我幫你打電話問問有沒有現貨。”

在華強北,很多像陳先生這樣的商戶,從礦機廠家定的貨一般係市場上熱賣的貨,對於啲需求不太大的礦機,並不會囤貨;但只要有客戶想要,仍可以從其他渠道揾到。而張先生亦在各家礦機商鋪問價,尋找最低價買入,張先生告訴記者,“我現在要10台X10,過幾天還要200台S9,他的X10賣5萬6、7貴了,剛才我在前面定了4台55700元/台,你要定貨的話可以一起找,資源共享,看哪裡比較便宜。”

除了像張先生這種做外貿生意,幫國外客戶買礦機賺差價的;還有根本不懂比特幣和礦機,只係慕名而來的後入者。李先生係在湖南開工廠的老闆,來到阿華的店鋪前,開口就要500台S9;“現在這個很火嘛,想買幾百台機子返去自己弄個礦場來挖幣”。但李先生顯然並不太懂這一行,他問阿華:“你們這有比特幣嗎?拿出來睇吓到底長啥樣?”

礦機的收益和成本,係李先生最關注的,阿華講,“每天的挖幣收益不同,我們都係按照幣價計算的,摺合人民幣每天可以挖一百到兩百塊錢。”對於成本,阿華表示,除了電費和散熱扇這些易損耗的零部件,基本不需要其他的成本。而其他的買家告訴記者,除了這些,礦場的管理費用也係一筆很大的支出,“因為礦機不能斷電,好不容易挖了一天,快出來那麼一點點幣的時候,一斷電一成日就白挖了”,那位買家講。

●“水太深,一腳一個坑”

此前幣價瘋漲時,一批批淘金人湧入這個虛擬世界,很多人認為,淘金路上,賣鐵鍬和水的人最賺錢,礦機供應商就係淘金路上的鐵鍬商販。但係,某礦業的王老闆並不咁認為,他表示,“這行水太深了。”

記者了解到,他當天拿到的一批礦機全部係翻新機,翻新的程度連賣礦機多年的他都沒看出端倪。“開始真沒發現,後來看箱子顏色不對,啲礦機的貨碼也查不到,這才發現係翻新機。”王老闆講,“我查了一下,這批機子還挺新的,今年1月份的生產的機子,用了一個多月,他們現在翻新一下按照全新的價格賣給我,中間一台差好幾千塊錢呢!”

此外,王老闆還向記者透露,最近行業內比較大的兩個供應商捲款跑路了。“前幾天我跟上家定的一批S9,到期沒貨,後來才知道上面比較大的兩個供應商失聯了,捲款跑路了,貨款提前給了,現在也要不會來了,這行水太深了,我一腳一個坑。”

記者與王老闆深入交談後得知,失聯的兩個人係行業內比較大的供應商,王老闆並唔係直接從他們手中定的礦機,而係從他們下面一層的礦機商手中預定,所以王老闆損失並不會太嚴重,20台S9的貨款損失,該礦機商需要承擔一部分責任,因此中間礦機商損失最為嚴重,“所以,為了填這個窟窿,我的上家就弄來2000台翻新機賣給我們,現在我們還在處理。”

礦機的買賣,實際上只係交易雙方的口頭約定,並沒有合同保障,而預定礦機在行業內基本上係全額付款。王老闆告訴記者,上面的礦機商與他的交易也只係口頭約定,然後全額支付貨款,如今礦機商失聯跑路,就算報警也無濟於事。阿華向記者透露,其實在2015年就出現過這種情況,有些人鑽“口頭約定”這種空子,在買家付款後就捲款跑路,即使報案也沒有證據,只能認栽。

1月31日,王老闆的商鋪已經貼出了放假通知,阿華、阿成幾人也早早地收拾東西離開,他們的礦機賣得太快,多款礦機現貨已售磬,例如螞蟻S9也只有2月底的期貨,售價23000元。

●暴跌下的前景隱憂

比特幣無疑係2017年投資界的關注焦點,也造就了啲暴富人群。但係,從2018年開始,比特幣價格跌勢不止。“比特幣櫃檯”網站數據顯示,今年1月份比特幣價格下跌28%,為三年來最大月度降幅。

進入2月以後,全球範圍內對虛擬貨幣的監管不斷加強。美國開始追查比特幣交易、挖礦以及支付等環節的稅收問題,美國三大銀行(美國銀行、摩根大通和花旗銀行)和英國最大抵押貸款銀行勞埃德銀行集團均在二月初開始禁止用戶使用信用卡購買加密貨幣;據央廣網近日報道,針對境內人士轉向境外平台網站繼續參與虛擬貨幣交易,中國人民銀行將採取一系列監管措施。

利空消息不斷,比特幣價格接連暴跌。2月以來,比特幣接連跌破9000、8000和7000美元三道關口,其他虛擬貨幣也有不同程度下跌。2月6日,比特幣價格跌破6000美元大關,24小時跌幅超25%。相比比特幣2017年12月中旬所創19282.73美元的紀錄高點,目前已跌去近70%。而礦機的價格也跟每天的幣價掛鈎,幣價斷崖式下跌,礦機的價格又會係如何?

記者再次來到華強北賽格廣場,詢問4樓、5樓礦機商鋪後了解到,目前熱銷的螞蟻S9(13.5T)價格在1.9萬~2萬元之間,不同商鋪價格不同。而在10多天前(1月24日),S9的價格為2.6萬元左右,下跌六七千元。

“幣價跌咁多,S9從前段時間的2萬8跌到2萬7,再到現在的2萬1,五樓就有一個礦機商怕幣價繼續跌,承受不起風險,把手上的十幾廿台S9以1萬7的價格賣出去了。”阿華告訴記者,“幣價下跌對我們也有影響,因為現貨賣完了,就收了200多台二手S9,本來想每台高几百塊賣出去,但係幣價一跌,我們就瞬間虧了五六十萬。”

五樓一家礦機商鋪S9(13.5T)的售價為19000元,該商鋪老闆告訴記者,“S9的拿貨價格係1萬8,前段時間價格高的時候每台能賺幾百塊,現在幣價跌了,一台只能賺100塊錢,現在還沒有虧本。2月底的S9我們定了,23000元/台,如果幣價繼續跌的話,我們就會虧本了,所以這係一場賭博。”

走出賽格廣場,天色已晚,路上行人也少了許多。華強北的礦機商鋪多家已經關門、商人也陸續回家過年了,但係他們的生意並沒有斷,每天還會通過微信發佈貨品;只係,最近幣價的斷崖式下跌,礦機商人們也憂心忡忡;他們也不知道,過完年後返嚟,幣價會如何,礦機的江湖又會發生咩變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