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通俄調查密檔公開 揭露奧巴馬政府五大秘事

周五(2月2日),在得到川普(特朗普)總統同意後,美國眾議院公布眾所矚目的備忘錄,揭露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奧巴馬政府運用未經證實的抹黑川普通俄的檔案,以及隱瞞關鍵事實,向法庭申請監聽川普團隊的內幕。

1月29日,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表決通過,公開主席努內斯(Devin Nunes)撰寫有關通俄門調查的備忘錄。周五,川普總統同意公開,下午眾議院將之公諸於世。

該備忘錄總計四頁,依其內容,主要有兩大內容,即司法部(DOJ)及聯邦調查局(FBI)向外國情報監聽法庭(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簡稱FISC)申請監聽川普團隊的合法性,以及申請監聽美國公民的程序係否正當。

備忘錄內容總計五大重點,整理如下。

FBI用抺黑川普檔案申請監聽

2016年10月21日,在總統大選期間,DOJ及FBI依據《外國情報監聽法》(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簡稱FISA),向FISC申請手令,監聽川普團隊外交事務顧問佩吉(Carter Page)的對外通訊。

由於佩吉係美國公民,FISA規定,監聽美國公民必須經過數道關卡,首先必須取得FBI局長或副局長的同意,接下來應獲得司法部部長、副部長或者國家安全處(National Security Division)助理總檢察官的同意。此外,如果係持續監聽,必須每隔90天重新向FISC申請授權。

FBI及DOJ向FISC共提出一份首次監聽佩吉的申請以及三次更新申請,簽署申請文件的官員包括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和副局長麥卡比(Andrew McCabe),以及DOJ部長耶茨(Sally Yates)、代理副部長伯恩特(Dana Boente)和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在調查通俄門案中發現,DOJ及FBI在四次申請中,並未依FISA的要求,提出有利於佩吉的事實,而係片面地採用一份不利川普團隊的檔案。

備忘錄講,這份檔案系由英國前情報官員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撰寫(以下稱斯蒂爾檔案),幕後贊助者為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及希拉里競選團隊,贊助金額總計為16萬美元,中間者係Perkins Coie律師事務所及福森顧問公司(Fusion GPS)。斯蒂爾本人和FBI有着長期的合作關係。

FBI及DOJ的高層雖然都清楚斯蒂爾檔案和DNC、希拉里競選團隊,以及其他參與者的關聯性,但係在向FISC提出監聽佩吉總計四次的申請文件中,都沒有揭露這層關係。只有在首次申請時提到斯蒂爾和“一名美國人有關”,但係沒有提及福森公司及其創辦人辛普森(Glenn Simpson),也沒有講福森公司接受Perkins Coie律師事務所委託,請蒂斯爾撰寫該檔案。Perkins Coie律師事務所則係DNC的代表律師。

FBI及DOJ申請監聽的文件,更沒有提及FBI也委託斯蒂爾進行對川普團隊有無通俄的類似研究。

DOJ及FBI隱瞞斯蒂爾和媒體接觸事實

另外,DOJ及FBI在向FISC申請監聽佩吉時,提到了2016年9月23日的一則雅虎新聞,撰寫者為Mike Isikoff,內容係佩吉2016年7月到訪俄羅斯。這則新聞沒有引述斯蒂爾檔案,因為消息來源係斯蒂爾本人。

DOJ及FBI在申請文件中陳述斯蒂爾並未提供信息給雅虎新聞。然而,根據英國法庭文件,斯蒂爾承認,2016年9月,他依福森公司的指示,和雅虎新聞及其它媒體的人士會面。Perkins Coie律師事務所也知道斯蒂爾和媒體接觸,因其在2016年,和斯蒂爾及福森公司在華府開會,討論和媒體接觸的事。

2016年10月30日,《瓊斯母親》(Mother Jones)雜誌報導,斯蒂爾透露他和FBI的關係後,FBI中斷和斯蒂爾的合作。

備忘錄講,FBI應該在2016年9月斯蒂爾和雅虎新聞及其它媒體接觸時,就中止和他的合作。

隱瞞斯蒂爾對川普有偏見的事實

斯蒂爾一直和DOJ助理副部長布魯斯.奧爾(Bruce G. Ohr)有所接觸,在2016年總統大選後,FBI開始調查奧爾和斯蒂爾間的通訊,發現2016年9月,斯蒂爾向奧爾承認,他迫切地希望川普唔好當選,以及不喜歡他當總統。

顯而易見地,奧爾當時即已知道斯蒂爾對川普有偏見,但DOJ及FBI在申請監聽文件中都沒有提到這個。

在此期間,奧爾的夫人受雇於福森公司,協助攻擊川普的研究。奧爾將她的研究送到FBI,研究的幕後金主係DNC及希拉里競選團隊。

FBI及DOJ在向FISC申請監聽的文件中,隻字未提奧爾和斯蒂爾及福森公司的關係。

斯蒂爾檔案未經證實

FBI反情報小組主任普里斯坦帕(Bill Priestap)表示,在申請監聽當時,斯蒂爾檔案內容的真實性並不充分。FBI中止和斯蒂爾的合作關係後,FBI內部一個獨立小組完成一份報告,評估斯蒂爾檔案僅極少部分係真實的。然而,FBI前局長科米2017年1月在向川普做簡報時,仍提及斯蒂爾檔案。但係在2017年6月,科米在參議院作證時講,這份檔案的內容係“未經證實的”。

DOJ及FBI運用了斯蒂爾檔案,但卻刻意忽視或隱匿其幕後反川普的金主及其動機。

2017年12月,前FBI副局長麥卡比在參議院作證時講,沒有斯蒂爾檔案,就拿不到FISC同意監聽的手令。

申請監聽案外案 FBI內部的反川普運動

在申請監聽佩吉的文件中提到了川普競選團隊的外交顧問巴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FBI特工彼得.斯佐克(Peter Strzok)在2016年7月底展開對巴帕多普洛斯的調查。

斯佐克和其情人、FBI律師佩吉(Lisa Page)在總統大選期間的通訊顯示兩人反對川普、支持希拉里,相互討論希拉里電郵門調查、安排把信息泄露給媒體,以及和麥卡比開會討論讓川普無法當選的“保險”(insurance)政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吳英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