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別讓他人的評價 低配你的人生

活着本身係為了自己,而不必為了配合別人,演出大家期待中的你。

一、被綁架的生活,被低配的人生

那天深夜,發小叮叮突然打電話給我,我立馬翻身坐起,睡意全無。

耳邊傳來叮叮的哭腔:“安安,你講我怎麼會把日子過成這個樣子呢?我真不知道該點算才好……”

待她情緒緩和,我才聽清她的煩惱。

叮叮結婚四年有餘,女兒3歲,一家三口其樂融融。但係,自從二胎政策放開後,叮叮的婆婆便不斷旁敲側擊,希望她能再生一個孩子。

在叮叮心底,二胎並不在她的人生計劃內。

眼下女兒上了幼兒園,她正想報考金融理財師,給自己的職場升級之路添磚加瓦。如果再生一個,在競爭激烈的金融行業,她的晉陞空間基本為零。

我婆婆天天念叨,故意在我面前唉聲嘆氣,擺臉色給我看;三天兩頭跟親戚講,現在的年輕人貪圖享受,不情願多生;連住在樓下的鄰居都跟我講,你婆婆一心想給你們帶小孩,你趕緊去生一個呀……安安,你能體會我的處境嗎?我真嘅受不了了,我一想到她講的話就頭皮發麻,我乾脆順了她的意,就再生一個吧……

叮叮越講越低落,我也不禁心疼。

我忍不住開口:“親愛的,你何苦那麼在意她,這件事情決定權在你們兩公婆手上,別人指手畫腳又如何?你心裏真正想要咩,才最重要啊。”

叮叮無力地“嗯”了一聲,我知道她並沒有聽進去,從小到大,她總係很容易因為別人的睇法,改變自己的心意。

上學時,叮叮有天扎了個丸子頭。走進班裡時,有個女生不懷好意地笑她:“你頭那麼大還搞這樣的髮型,一點也不好看。”

周圍也有幾個人笑着附和。叮叮沒有回應她們,只係從那以後,我們再也沒見她扎過頭髮。

工作後,有位優秀的男生喜歡叮叮,對她窮追不捨,她對男生亦有好感,但仍係狠心把人家拒了。

因為,她媽媽明確告知:談戀愛可以,唔好找外地人。很可惜,嗰個男生偏偏係外省人。

我總覺得,叮叮的人生本來可以像花兒一樣盛放的。但係,別人的評價猶如一張密不透風的網,把她牢牢纏住,令她動彈不得。

她用自己的身體,活出別人的人生。

二、一味依附他人,只能失去自我

叮叮總讓我諗起電影《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里的女主角。

影片中,松子在悲慘的一生里,重複着相同的人生道路:不顧一切地付出愛,被虐待,被拋棄。

小時候,由於家人把精力放在體弱多病的妹妹身上,讓松子覺得自己被忽視。

為了獲取父親的關注,松子去馬戲團學會了做鬼臉,終於逗得父親對她開心一笑。

那一刻開始,松子便產生了這樣的認知:原來我要通過付出和討好,才能得到你的注意。

從父親身上得不到愛與認可,松子的心裏留下了傷口,在她成長的過程中,傷口不僅沒有得到修復,反而進一步惡化。

她在心裏認定:我唔抵得被愛,也沒有存在的意義,唯有通過犧牲自我,才能獲得別人的關愛。

帶着這樣的認知,她進入了一段又一段糟糕的情感關係。

她在內心無法認同自己,只能依附於他人,祈求從別人身上得到肯定。結果,她接連遭受打擊,直到最後慘死於壞學生的棍棒之下。

這部電影在豆瓣的評分居高不下,許多影迷直呼“看完之後哭成傻X”,也有很多人留言:我覺得我就係現實版的松子,我已經在他人的評價中迷失了自己。

可憐的松子,她把自己做當成一扇門,喜怒哀樂的鑰匙通通交給別人,完全失去了自我。

三、無懼輿論風雨,方能闊步向前

也有人無懼他人的評價,還因此成功升級了自己的人生層次

2017年夏天,許多人因為《我們相愛吧》這檔真人秀節目,被“無尾熊”CP圈粉,我也入了坑。

節目中有一集,潘瑋柏吳昕談起他出道後碰到的挫折。

當時擔任DJ的潘瑋柏透露自己要發唱片,很多觀眾反映講:“潘瑋柏先生,請你唔好每天談你的唱片夢,你去馬桶里,睇吓馬桶里的水,睇吓你長得係咩德性。”

唱片發行之後,他的公司也頻頻接到投訴:“你們幹嘛發潘瑋柏,他又不行。”

2011年獲封金鐘獎視帝,媒體卻一片唱衰聲;2014年小巨蛋演唱會,他在舞台上不慎發生意外,導致頭部大量出血,輿論普遍認為,他的演藝生涯要止步於此。

咁些年,潘瑋柏經歷的輿論風雨,鋪天蓋地,但係,他不僅沒有被評論壓垮,反而闖出了自己的天地。

從當年的“嘻哈小王子”到今天的“嘻哈男神”,他步伐沉穩,信念篤定。

面對認真聆聽的吳昕,潘瑋柏坦然地講:“太多人跟我講,潘瑋柏你不行,你做不到,但我證明給你看,我可以。別人不認同我沒關係,我就係寫,我就係唱。”

他的人生重心,永遠在自己身上。

至於別人的否定,他只係輕描淡寫地講:沒關係。

所以,他堅持創作,發行十一張專輯,多首歌曲廣為傳唱;堅持鍛煉,身體狀態良好,重登各大舞台;堅持推廣嘻哈文化,開始擔任節目製作人。

娛樂圈風雲變幻,有些人不堪輿論的壓力,就此沉寂;有些人在輿論中迷失了自己,再也找不回初心。

幸好,潘瑋柏漂亮地實現了反轉。

過往種種負面評價,於他而言,唔係壓在心上的大石頭,而係腳下的雲梯,讓他一步一步向著人生的更高處走去。

他在歌曲中唱:殺不死我,只會讓我變得更堅強

四、我們為咩如此在意別人?

可係,普通人如你如我,該怎麼做才能像潘帥一樣強大呢?我們又為咩如此在意別人的評價呢?

心理學家認為,我們從來沒有學習如何建立內在對自己的評價

大量研究分析證明,很多人在童年時期,總係被父母要求成為他們所期待的樣子。

但係,和父母自幼的相處模式,對一個人一生中的生活認知、思維模式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

由於沒有通過父母得到全然的接納,我們心裏總想往父母期待的方向努力,好驚被拋棄,被忽略。

無形中,我們把重心向外移,無法從內心獲得支撐,而不得不從外界尋求認同和力量。

所以,在內心深處,我們並沒有接納自己的空間。

於是,很多人會認為一切都係原生家庭的錯,把問題歸結於此,除了可以讓你講錯誤都係父母造成的,繼續逃避自己的責任之外,於事無補。

原生家庭只係其中一個因素,它不該為我們的人生背鍋。

五、學會向內看,讓生命重心回歸

既然如此,我們怎樣才能夠把向外看的眼光收返嚟,讓生命的重心回到自己身上呢?

來自心理學家的建議,或許可以幫到我們:

1、真正地看見自己

這種看見,係覺察,係分析,係對自己的全然接納。

當別人的評價讓我們感覺不舒服,負面情緒撲面襲來,我們的本能反應係壓抑或者宣洩,這兩種方式對我們毫無益處,情緒沒有得到有效釋放,心結無法打開,重心仍舊停留在別人身上。

麻省理工學院的卡巴金博士提出“正念訓練法”,可以幫助我們覺察自己,直面情緒:

當某種情緒升起,我知道我在充分地感受它,比如,我知道我正在生氣,正在難過,正在嫉妒。

我放下對所有情緒的評判,不管它係好的還係壞的。我也不急於把它按壓落去,讓它快快消失。

我只係安住在這個當下,和我的情緒在一起。

我的身體就像管道,情緒猶如流水。我讓情緒流經我自己,任其自然地流動。看它升起,也看它流走。

係的,一念起,我知道。一念落,我也知道。

按照卡巴金博士的方法,因衝突事件引發情緒時,遵從覺察、觀照、共處、接受、放下的過程,可以讓我們清楚看見情緒起伏的脈絡,由此逐漸將重心移回自己身上。

活着本身係為了自己,而不必為了配合別人,演出大家期待中的你。

這一生,你選擇輕鬆地愛自己,還係痛苦地迎合別人?

2、真正地為自己承擔責任

心理學上講,自我負責可以理解為:願意承擔自己行為給自我帶來的後果,並且本着自知、自愛、自尊的原則,選擇合適的行為來對待自己。

不管係叮叮,還係在生活中處處委屈求全的人們,他們都以為自己過得糟糕透頂,係別人的緣故造成。

其實,正係因為他們允許別人的意志凌駕於他本人之上,習慣了忽視自己,把別人的喜好和需求放在首位,把自尊和肯定抽離,導致他們的人生出現了困擾。

所有事情的發生,都經過你的允許,沒有偶然。

張德芬講過:“親愛的,外面沒有別人,除了你自己。沒有人能夠傷害我,也沒有人能夠治癒我,除了我自己。

所以,建立自己為人處世的邊界意識,無論遇到何種情況,選擇以合適的行為對待自己。

有些人會講,我不敢,我好驚,他們怎麼可能允許我咁做,他們肯定會指責我……

看,以這種逃避的理由,假想的借口,導致不能做自己,完全係我們在自作自受。

我們自己的人生,別人理解或不理解,和我們又有咩關係?

你在別人眼中並沒有那麼重要,重要的係,遇到衝突時,你應該選擇怎樣的行為,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潘帥已經給我們做了最好的示範,唔係嗎?

3、真正地關愛自己

我們有足夠的力量去選擇,成為心目中的嗰個自己,放下別人對我們的評判,也放下我們對自己的評判。

允許自己可以做自己,不往身上套枷鎖,讓愛,自然而然從心底生根,發芽,滋養身心。

就像一朵花兒,不論有沒有人觀賞它,它只係自然地開在嗰度,讓所有人感受到它的芬芳。

我們,也一樣,面對他人的評價,我們可以講:

我不認同你,但我尊重你本來的樣子;我不認同你,但我為自己的情緒負責;不管你如何評判我,我知道那並唔係真實的我,我也無需為你改變。

係的,不因為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也不因為外界苛刻的環境自怨自艾。

因此,只需允許一切如其所係,這才係最真切的關愛,也係把力量聚焦到自己身上的關鍵。

醫學博士羅伊·馬丁納講:“我生命里最大的突破之一,就係我不再為別人對我的睇法而擔憂。此後,我真嘅能自由地去做我認為對自己最好的事。只有在我們不需要外來的讚許時,才會變得自由。

關愛自己,放下評判,人生才能還原自由的本色,充滿無限可能。

我們每個人都係生命的創造者,也係自己人生中的主角。很多人忘了這一點,只能在別人的評價里團團轉,低配了自己的人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富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