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章天亮(七):傳統與現代——美國價值之爭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專訪章天亮(七):傳統與現代——美國價值之爭

記者馨恬: 章天亮 教授舊年年底的時候來到灣區演講,並接受了我們的專訪。他從人類文明的興衰談到中華文化為咩能綿延不斷,再談到當今世界尤其係美國社會的現狀,為咩好像係突然出現了咁激烈的政治理念之爭,或者講係〝左右〞之爭。

在前面的節目中, 章天亮 教授談到一個觀點,就係共產主義從上個世紀開始就已經滲透到西方國家乃至全球,包括美國這個時間最長的民主國家在內,而且已經表現在當今美國社會的方方面面了。其實有不少傳統保守派人士和政治社會觀察家也有類似的觀點,他們認為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正在以漸進和滲透的方式或者講係Progressive影響着美國的政治和社會,使很多美國人的思潮往左傾!

舊年在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發生的推倒羅伯特‧李將軍雕像之爭,引發了全國各地推倒或者係搬走歷史雕像的風潮的時候,很多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都非常吃驚,講沒有想到美國也出現〝文化大革命〞了,不過在美國社會上啲已經存在已久的現象,可能一般人都覺得習以為常了,甚至覺得係好事,在章天亮教授看來,卻係共產主義思想漸進滲透Progressive的表現,我們就來談談其中的啲例子。

章教授,提到 女權運動 ,一般人會認為女權運動係社會進步的表現,那您為咩認為女權運動也係被 共產主義滲透 的?

章天亮:實際上在過去傳統的家庭中,男人和女人之間不像係女權運動者所宣傳的那樣,講一個男人怎麼去欺負女人、壓迫女人,唔係這樣的,過去的男人他很愛自己的妻子,他也知道怎麼去照顧她,就係兩個人在教堂裡邊一生一世的承諾,那係神給他們匹配的一個家庭。傳統的家庭係一個人接觸到宗教信仰和傳統價值的第一個地方。一個人在世間,他要學會愛,他從哪感受到愛?他從哪了解到咩叫做愛?他從家庭中,第一個係父母對他的愛、兄弟姐妹之間的愛,他實際上不光係在學習,他也係在每天實踐這個東西。那麼同時他實踐起來,他知道,噢,這係愛,我應該怎麼去對待別人,那麼在社會上他會把他學到的這種愛去實踐到別人的身上去,所以家庭係人的第一個學校,父母係第一對老師,也係教授傳統價值的一個非常非常關鍵的一個環節。

這就係為咩共產黨人他們講要毀滅家庭,在《共產黨宣言》中馬克思毫不諱言地講要毀滅家庭,就係他要毀滅掉人能夠得到傳統價值的第一個途徑。那麼家庭中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過去男人要養活女人,女人在家庭中相夫教子,她不光係簡簡單單地干一點家務活,她其實也係在培養子女的啲品德。其實教育子女係一個很累的工作,係一個全職工作、24小時全職的工作。

那麼這些女人們,就係在這個過程中傳承家庭文化的時候,也在傳承這種傳統的社會形式和傳統的價值,就係教給下一代。那麼女權主義者就係讓婦女脫離家庭,認為自己係受歧視的,應該反抗、應該鬥爭等等。帶來了離婚、墮胎等,家庭係社會的一個細胞。當家庭都解體的時候,這個社會也就解體了。所以當女權主義者宣傳這些東西的時候,很多的家庭它就變成了單親家庭。

共產黨又通過這種所謂擴展社會福利的方式,讓你以為這種家庭係正常的。《聖經》中講,上帝看到亞當很孤獨,給他造了一個妻子,這係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在一塊形成一個家庭。這都係神給人規定的形式。當你在破壞這種形式的時候,其實也係在遠離神的教導。所以當我們看到很多東西的時候,我們覺得好像這個東西沒有咩,我只係從一個有信仰的人的角度出發,從傳統的價值觀或者係宗教價值觀來出發,你會發現,現在社會上所宣傳很多東西都係背離傳統價值的。

馨恬:我們再來睇吓啲其它的例子,比方講搖滾樂,有的人喜歡,有的人不喜歡,但這係每個人的喜好自由啊,它會有咩問題呢?

章天亮:馬克思、馬爾庫塞和毛澤東,因為他們姓的第一個字母都係M,所以被稱為3M。其中馬爾庫塞就認為,搖滾樂這種先鋒音樂它自然有一種反體制的力量,因為搖滾樂發狂嘛,當時的這個人都係很和平的、相信神的,就係社會很安定的,而搖滾樂煽動人躁動的那一面,人的思想越雜亂,離神就越遠。

過去,修煉的人都打坐,要清靜,就係人思想越清凈,離神係越近的。那麼在他們看來,這種先鋒藝術先天的具有反體制的力量,也就係講他先天的會把人從神的身邊帶開。我剛才講到一本書,叫做《裸體的共產黨人》,共產黨的操作手冊,其中有45個目標,其中有啲在我們看來幾乎係不可理喻的,它為咩要咁做?但係實際上你想一想就會知道,這個社會係怎麼運作的。比如講它其中提到,要把所有的嗰啲美麗的、非常美好的藝術作品從公眾視線中移除掉,代之以嗰啲沒有形狀的、那種醜陋的作品放在那兒,為咩這樣?因為當年文藝復興的時候,我們知道就係像米開朗基羅畫的嗰啲天頂畫,像創世紀、創造亞當、末日審判,嗰啲天頂畫,它係用藝術的方式去模仿天國世界。

對藝術,我自己有一個個人的睇法,就係通過模仿來達到溝通的目的。比如講我諗描述一個學校,那我寫一個電影劇本,電影劇本係模仿一個真正的學校係咩樣子,一定要模仿得很像才行,係吧? 這係模仿的一部分。第二部分就係溝通,溝通咩呢?當我講一個故事的時候、寫一個電影劇本的時候,我要告訴人一個主題,藝術就係通過模仿來達到溝通的。

現在的問題就來了,就係你到底在模仿咩?你係模仿人還係模仿神?還係模仿鬼?嗰啲模仿神的藝術,模仿天國世界,把天國世界的景象通過繪畫、雕塑等等表現在人間的時候,它會喚起人對天國的回憶和對天國世界的嚮往。

這些東西我講得很抽象,如果大家沒有機會去西斯廷看天頂畫的話,你可以睇一睇神韻演出,當你看到神韻演出的時候,會喚起你對天國世界的嚮往和回憶。那麼這個時候人就會自律了,咁美的東西,在她的面前,你都不好意思做不好的事情。因為畢竟在本性之中,人還係有一個善惡標準的,所以這個傳統的藝術它係能夠喚起人對天國的回憶的。那麼也就係講拉近了人和神的關係,因為它模仿的係天國世界,達到了人和天國之間溝通的目的。

那麼共產黨人就講,我們把這些傳統的藝術都移除掉,不讓人看到她,不讓人想起來她。它帶着沒有形狀的、亂七八糟的、醜陋的東西做乜嘢呢?它就係不讓人接觸這個傳統的東西,讓你忘掉嗰個天國。我剛才講這個意思,就係講共產黨它做了很多東西,看起來像你剛才提出的一個搖滾樂的問題。如果係一個很美的交響樂,比如講巴赫的作品,或者係莫扎特的作品,或者係貝多芬的作品,你聽到貝多芬的《歡樂頌》的時候,你心中有一種對神的嚮往。大合唱嗰個聲音起來的時候,你會覺得我們嚮往神,我們希望回到神的身邊。

那麼當搖滾樂流行的時候,就不讓你聽到神的信息了。而且當你成日聽搖滾樂的時候,也就佔掉了你聽嗰啲傳統的音樂、能夠喚起你對天國回憶的嗰啲音樂了。我諗講的問題係,我們現在生活的時代也係一個信息爆炸的時代,各種各樣的信息都在讓你把時間投進去,讓你忘記你來人世間本來的目的係咩,讓你忘記神。所以就係講,你要講為咩所謂的那種前衛的藝術對人有很大傷害?它會讓你忘掉神的。#(待續)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