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專訪章天亮(九):怎麼看美國的「左右之爭」和川普執政?

川普講,我係一個講到做到的人,這一點我覺得真嘅係一個很可貴的品質。同時我覺得有一點,他係一個有原則的人,就係在公共事務上,當他講出啲符合美國「傳統理念」的話的時候,不光係「左派」反對他,包括共和黨有很多人也反對他,因為整個社會的價值觀都在民主黨的帶動下向左,政治光譜都在向左偏。倒退五六十年以前的民主黨,他們都比現在的共和黨更加保守的。所以川普他不光係在跟民主黨作戰,在共和黨內他也在作戰。但係川普有一點,我覺得他這個人真嘅係很有勇氣,很勇敢

章天亮博士

(接上期)馨恬:章天亮教授在之前的專訪系列中提到,美國社會在幾十年的往左傾之後,2016年川普(特朗普)當選總統,使得傳統的“保守派”理念重新抬頭。而川普自己也聲稱,他的執政目標就係讓美國再次偉大。那麼川普的這種傳統“保守理念”和美國的建國理念以及能夠成為一個強大的國家之間有咩關係嗎?下面我們來談一談川普總統,我們知道一年多來,左派的主流媒體對他的報道大多數都係很負面的,總體來講就係這個人有太多缺點了,沒有總統的樣子,章天亮教授您怎麼看?

章天亮:我覺得川普個人的人品點樣我不評價。但係我覺得他係一個有勇氣的人。一個人能夠講出自己心裏想咩,這種事兒很難見到了,現在的政治家都係講啲聽起來冠冕堂皇的話,他到底咋想的你也不知道,他甚至講一套做一套。川普講,我係一個講到做到的人,這一點我覺得真嘅係一個很可貴的品質。同時我覺得有一點,他係一個有原則的人,就係在公共事務上,當他講出啲符合美國“傳統理念”的話的時候,不光係“左派”反對他,包括共和黨有很多人也反對他,因為整個社會的價值觀都在民主黨的帶動下向左,政治光譜都在向左偏。倒退五六十年以前的民主黨,他們都比現在的共和黨更加保守的。

所以川普他不光係在跟民主黨作戰,在共和黨內他也在作戰。但係川普有一點,我覺得他這個人真嘅係很有勇氣,很勇敢。那就係,我認為這樣係對的,我就咁講,你們媒體不報嘛,一部分媒體成日罵我,我通過推特,我跟美國人民直接溝通,我就要講我的話,而他這個東西我覺得非常有效,當他不斷的講他要講的話的時候,你會發現美國人對嗰個媒體,他就會發現嗰個媒體就係在報道他們的意見,他們唔係媒體,他們係左派的傳聲筒。而且他們表面上客觀公正,實際上他們就係支持民主黨的東西,就係反對川普的東西,他們甚至連啲基本的事實都不報。當美國人也看清楚了“左派”已經對媒體滲透到這種程度的時候,對媒體的信任度就降低了,從來都沒有降低到不到40%的時候,大概現在有40%,沒有幾多人還在相信媒體。

我講的問題係咩?就係當年“左派”極力地滲透我剛才講的三個領域,媒體、教育、藝術。實際上當川普在講出這些媒體的本來面目的時候,已經在打破“左派”想通過媒體給人洗腦的嗰個計划了,一唔係那媒體為咩現在瘋了一樣都恨他,很多媒體特別恨他,就係這個原因。

所以剛才你講問我怎麼看川普這個人,我覺得一個人他能夠有勇氣講出自己心裏想咩,這個本身我覺得我就很信賴他。

馨恬:川普總統執政已經一年了,您怎麼看他的政績?

章天亮:在經濟外交政策上,他都在全面的恢復美國“國父們”在建立國家的時候的理念,減稅,他對企業鬆綁,對聯合國這種官僚機構減少對他們的投資,包括擴張美國的軍隊,包括對北韓強硬的態度,對伊朗等等很多的事情,我覺得他做的事情都係,我可以這樣講,今天如果美國總統係喬治・華盛頓或者托馬斯・傑弗森、約翰・亞當斯,我相信他們也會做跟川普同樣的事情。所以我覺得就從這個角度來看,我覺得川普在過去一年來講,成績係非常亮眼的。

我覺得他講的很多東西,可能很多人現在還不能夠完全理解,但係我諗隨着時間的推移,會有越來越多的人理解他。

馨恬:為咩你認為川普執政的理念跟美國的“立國先父們”類似呢?

章天亮:我覺得川普所講的係美國最原來的這個“國父們”建立政府,建立這個國家的時候他們的理念。我們知道獨立宣言的主要的起草人係托馬斯・傑弗森和約翰・亞當斯,這係給美國奠基最基本價值觀的人。約翰・亞當斯講了一句話,他講我們美國憲法係為咩人設立的呢?係為嗰啲有道德的同時信神的人。他講如果人不再信神,不再有道德底線,我們的憲法係不夠用的。

所以當時美國的“國父們”已經知道,美國這個社會如果人不再係有道德的人,不再信神的話,他們所設計的這套制度係不能夠持久的。而川普在講“我們唔去崇拜政府,我們崇拜的係神”,他已經回到了美國國父們在奠基這個國家的時候的一個理念,這就係為咩我講他係“保守主義”,他保守咩東西?他保守的就係美國“國父們”在奠基這個國家時候的嗰啲理念,而嗰啲理念,我們講它係美國的“立國之本”,真嘅係毫不誇張,沒有這個東西,就像一個樹被挖掉了根一樣。如果只係在人的技術層面去講,那你覺得好像也唔係那麼沒有道理,但係它已經背離了立國的根本,而美國的立國根本它係跟神建立聯繫的。這就係為咩川普上台時,我覺得對美國來講,我真嘅係當時腦子裡邊就三個詞,叫God Bless America(神保佑美國),真嘅係神在保佑美國。

當時跟川普競爭的嗰個希拉里・克林頓,係非常典型的一個“左派”,她當時在大學畢業的時候,她寫大學論文研究的係就係“極左派”,或者講她保持的係共產黨的那套理念。

希拉里很崇拜的一個人叫阿林斯基(Saul Alinsky)。他寫了一本書,他把這本書獻給了路西法(Lucifer)。Lucifer就係聖經裏面講的撒旦,反抗上帝的一個人。阿林斯基當時在接受《花花公子》(Playboy)採訪的時候,《花花公子》的記者就問阿林斯基,如果有來生,你覺得你的下一站會在哪裡?他講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去地獄的。問他為咩,他講因為地獄就係我的天堂。他講我在人世間,我主要和嗰啲一無所有的人混在一起,他講人世間一無所有的人,就係沒有麵包的人。他講地獄中嗰個一無所有的人,指的係沒有道德的人,他講這批人係屬於我的。我要跟這些最沒道德的人在一起。

當時阿林斯基(Saul Alinsky)係希拉里・克林頓心目中的英雄,當時希拉里還沒有嫁給比爾・克林頓。阿林斯基一整套的“左派”做法,其中包括比如講,他講如果控制了醫保,就係控制了人的生活,和現在奧巴馬醫保的概念係一樣的。他講要製造經濟危機,然後政府就可以有理由再進一步的加稅,加稅之後就會造成進一步的貧困,然後就可以進一步的加稅,最後政府控制經濟命脈的時候,你也就控制了社會,最後把政府變成一個集權政府,變成一個社會主義或者係共產黨政府。

當時希拉里・克林頓為阿林斯基工作了一段時間,阿林斯基當時係希望在體制之外搞革命的,但係希拉里她講不,我要進到體制內去,從內部改變體制。她要從體制內去走,一步一步地實現阿林斯基當時所制定的這些左派的政策,或者共產黨這一套的政策。這個東西其實在主流媒體上,就係保守主義媒體上係有討論的,這些事情畢竟係事實,還係給揭示出來了。

你可以看到希拉里深受這種“左派”的影響,她要到體制內去改變這個體制。

在上個世紀30年代以前,意大利共產黨有一個叫葛蘭西的人,他係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的書記,他當時就提出“體制內的長征”,包括英國的“費邊社”,包括德國的“法蘭克福學派”等等,他們都提出啲很具體的點樣在體制之內改變這個社會。那麼希拉里・克林頓,包括她比如講所謂支持“LGBT”的權益、支持“女權主義”、支持環保,她的很多很多的嗰個觀點其實都係嗰個共產黨操作手冊裡邊的東西。

所以2016年美國大選時我在想,就在奧巴馬這八年,美國已經被一個表面上聲稱自己唔係社會主義的,但實際上係在實行社會主義那套政策的這樣一個政府已經變得非常的“左傾”了。我當時想,如果再有八年,美國真嘅就完蛋了。特別係總統他會提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那就唔係影響到四年八年的政策,而係幾十年。

所以當時川普上台之後,我覺得這對於美國來講係一個很幸運的事情,不管他的個人品德點樣,在大的方向上,就他所講的東西,我們相信神,就包括提倡傳統的家庭理念,傳統的教育等等,我覺得都係在向“國父們”在建立這個國家的時候嗰個理念在回歸。

(未完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