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深度好文:吵架時老公對她說:滾!她的做法帥呆了

女人要獨立,最重要的是經濟上的獨立。如今,女孩擇偶的第一條件都是男方有房有車。與其,費勁心事找有房有車的男朋友,不如讓自己有房有車。別人有的終歸是別人的,哪怕是男朋友有,哪怕是老公有,都不如自己有。因為,自己有才是真的有。

1、

淩晨三點,小美打來電話,小聲啜泣,我趕緊問她出什麼事了。她說,她和男朋友吵架被趕出來了,她本不想打擾我,可由於出來的匆忙沒帶身份證開不了房,實在無處可去。我讓她打車來我家。

我穿好衣服在客廳等她。心裏很不是滋味。和小美的點點滴滴湧上心頭……

小美是我大學畢業以後結交的第一個好朋友。那時候,我們都剛畢業,窮。

我們倆合租在一個城中村的單間里,每天早上叫醒我們的不是鬧鐘,不是夢想,而是一晚上不能翻身引起的腰疼。

醒來時,我捶背,她揉腰,然後我們相視而笑,我們承諾,以後沒人要了,我們倆就相互做個伴,一直到老。

小美人如其名,喜歡她的男生很多,慢慢的她也習慣了被男生簇擁成公主的感覺。

她不再那麼努力,不再那麼上進,她相信她的姿色就是她最鐵的飯碗。

一個下午,她和一個男孩一起來收拾行李,她說那是她男朋友,有個很大的房子,他強烈要求她搬過去。

我勸她三思,她說他對她很好,她願意。

就那樣,我站在窗台上,看着小美上了那個別克車,看着那個載着小美和她的全部家當,以及她的青春的小車揚長而去,我的心莫名的疼痛。

2、

小美搬走了,我依舊過着加班狗的生活。沒有假期,沒有娛樂,沒有男朋友。

因為,我一向知道自己沒有靠臉吃飯的資本,所以,我絲毫不敢懈怠。

雖然在感情上空白,但我在工作上卻是一帆風順,升了職,也加了薪。

沒有男人愛自己,自己更要愛自己。我從髒亂差的城中村搬了出來,終於,我也可以住的起好房子了。我叫了小美來慶祝。

小美一來就露出一臉艷羨的表情。她說,真好,自己的房子住的踏實。我回她,換了個房東而已,依舊不是自己的。小美唉了一聲。

期間,我問小美有沒有結婚的打算,那個男的對她好不好。她一直嗯嗯,但是眼睛根本不看我。

我看的出來,她過的並不好。之後,我們很長時間沒見面,偶爾微信聊聊天。

大概過了兩個月,我正午休,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我從貓眼看到是小美,開門後看到小美披頭散髮一臉狼狽的樣子,我嚇了一跳。

我把她扶到沙發上,問她發生什麼了。小美嚎啕大哭,我知道她很難過,我倒了一杯水,坐她旁邊不停的給她遞紙巾。

大概是她把所有的情緒都哭完了,她說,本來是因為一件小事吵架,沒想到吵着吵着他就動起了手,之後還叫她滾。

她說她很傷心,但不是因為他打了她,而是她離開他那個家之後發現自己無處可去。

看着滿臉憔悴的小美,我實在為她心疼。我勸她,親愛的,不開心就分開吧,不要委屈自己。

小美沉默,不語。小美沒有聽我的勸告,第二天還是自己回去了。

3、

一年後,我嫁了人。對方也是打工族,我倆一起貸款買了個房子。儘管他說,他出首付,他負責月供,我只要負責家裡開銷就行。

可我還是湊了湊,把首付和他平攤了。看着房產證上自己的名字,內心無限的踏實。

感情好時,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不分彼此。

時間久了,激情沒了,當兩看生厭時,當情緒失控時,當他對你說出那個滾字時,你是否想過你會如何應對?

是告訴他我也有房子,然後留給他一個華麗的轉身,還是悲戚戚的流落街頭,最後因無處可去又灰溜溜的回去?

小美的敲門聲打斷了我的回憶。看着她又是一臉狼狽,我真是生她的氣。

都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小美如今的生活,都是她自找的。

她說她決定和他分開了,就是一想到自己付出幾年的感情心有不甘。

我告訴她,現在她唯一的出路就是及時止損,否則,她一輩子就完了。

這次之後,小美真的分手了,她從男朋友家裡搬了出來,住到了單身宿舍。

她像變了個人似的,一心撲在工作上。她告訴我,她要化悲痛為買房的力量,她一定要買一套自己的房子,哪怕很小。

有時候,真的很相信吸引力法則,你心心念念想什麼,只要努力,就一定會得到什麼。

小美拼了半年,拿下一個大業務,提成不菲。她也說到做到,當下就去付了一套60平的首付。

她給我打電話,異常興奮,她大聲喊着,我終於有了自己的房子了。

本是替好朋友高興,我卻不知不覺淚流滿面,為她,為自己,為天下女人。

4、

曾聽過關於馬蘇買房的故事。一次爭吵,孔令輝“滾”字脫口而出,馬蘇拎着行李摔門而去。

可是進電梯後,她才意識到根本自己無處可去。大晚上的馬蘇就那樣拎着行李站在路邊發獃,她不好意思給朋友打電話求援,因為她覺得太丟人。

那一刻,她突然覺悟,女人不管嫁與不嫁,一定要有一個自己的地盤。

從那時起,馬蘇買房的念頭由此點燃。之後,便有了她的馬家莊莊園。

馬蘇沒靠任何人,每一分錢都是自己掏,房子完全屬於自己。

馬蘇心想,從此以後,再沒人能讓自己滾,自己也絕不會再無家可歸了。

她心底的自信也開始復蘇。而從此之後,孔令輝對她態度也開始大逆轉,再沒有對她說過一個滾字。

真可謂是,手中有房,心裏不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有錢人這麼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