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女皇帝武則天的嗜血人生:81歲時逼死孫子孫女

本文摘自:《隋唐五代的另類歷史:帝國的正午》作者:梅毅 出版社: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神龍元年(公元705年)正月癸卯日,張柬之、桓彥范、崔玄瑋等人率領左右羽林兵五百多人急行至玄武門佔領宮中戰略要地(此玄武門係洛陽玄武門,與長安皇宮的玄武門一樣重要)。同時,派李多祚、李湛以及駙馬都尉王同皎率人往迎皇太子。

時已至此,李顯倒打起退堂鼓,顯示出此人和他老爸高宗係一根藤上的軟瓜。他隔着門,講:“聖躬(武則天)身體不適,此行怕有驚動。公等且止,待日後再講。”

王同皎急了,講:“先帝以宗社付殿下,卻橫遭幽廢。人神共廢,廿三年矣。如今,北門南牙,諸將士同心協力,誅凶豎,復李氏社稷,希望您速至玄武門,以慰眾望。”

李顯不答。

左羽林將軍李湛高聲道:“諸將棄家族性命於不顧,與宰相等同心協力,匡輔社稷,殿下奈何不哀其至誠,忍心置他們於死地。我等微命,誠不足惜,願殿下自出止之。”

得悉文臣、武將皆出力,李顯心中小算盤飛了半天,終於勉強跟隨眾人,一起往玄武門進發。

古人講求師出有名。有了李顯咁一個“大招牌”,行事就變得非常容易。李同皎把老胖太子抱上馬,眾人隨後,直衝玄武門,與附近集結的張柬之等人合軍,斬關而入,一直衝到迎仙宮中武則天養病的長生殿。

張易之、張昌宗兩兄弟剛剛給老太太揉完身子喂完葯,聽見外面稀里嘩啦滿院子兵甲刀劍以及軍靴聲,急忙出門觀瞧。燈籠高挑,沒走幾步,只見明晃晃數百刀劍左右上下豎砍橫劈,兩個美男子立時變成血淋的屍塊。

武則天剛迷糊睡着。猛驚醒,忽見床圍滿係手執刀劍的軍將,眾人臉上、身上以及甲胄上濺滿鮮血。“邊個在作亂?”武老太太驚問。

“張易之、張昌宗謀反,臣等奉太子令誅殺二人。稱兵宮禁,臣等死罪。”李湛回答。

李湛係武則天當皇后的心腹李義府少子。李義府病死於流放地後,武則天念起昔日舊情,把他一家子又接回京城,優先撫恤。因此,看見李湛如此講,武則天嘆氣,“愛卿亦係誅易之軍將?我待汝父子不薄,何至於係!”

老婦人喘了幾口,轉頭又對一直哆哆嗦嗦不敢抬頭的李顯講:“哦,也有你份兒,那兩個小子既然已經殺掉,你可以回東宮去了。”

桓彥范進前施禮,朗聲道:“太子怎能再還東宮!昔天皇(高宗)以愛子託付陛下,今年歲已長,天意人心,久思李氏。願陛下傳位太子,以順天人之望!”

武老太太不答。她心中黯然,知道事勢如此,只能讓太子複位。

看見崔玄瑋也一身戎裝、手持長劍,武則天沉臉對他講:“別人皆因人而進,惟有愛卿你係朕親自提拔,也參加此事呀?”

崔玄瑋絲毫無愧,回言:“此乃所以報陛下之大德。”

於是,眾人連夜派兵逮捕張昌期、張同休、張昌儀等人,就地處決,五個兄弟的首級全被高懸於天津橋南。至於張氏兄弟同黨,也一併逮捕入獄。

中宗即位,復國號為唐,大赦天下。自此,“大周”消失,天下重歸李氏。拜皇弟相王李旦為太尉,加太平公主號為鎮國太平公主。

李唐皇族昔日被殺被廢者,子孫皆復宗室屬籍,“仍量敘宮爵”。一年多前,中宗愛子李重潤與妹妹永泰郡主和妹夫武延基三人飲酒,聊天時,聊到了張氏兄弟出入太后卧室之事。其實,三個人也係好奇,老奶奶咁大歲數,還能嗰個,真讓人奇怪。這些私房話,很快為人所告,武則天大怒,孫子、孫女敢議論老奶奶我的“性生活”,這還了得,她喚中宗大罵。中宗惶恐,回東宮後,馬上逼兒子、女兒自殺。李重潤死時,年僅十九歲。永泰公主還係一屍兩命,當時她已經身懷有孕。

無論老婦人如何陰毒,武則天畢竟係自己親媽,唐中宗把老太太“徙居”上陽宮後,仍帥百官上詣,上太后尊號為“則天大聖皇帝”。老婦人躺在床上,眼瞪上方虛空,充滿怨毒,卻也無可奈何。

病榻緾綿,武則天又拖了近十個月,年底才咽下最後一口氣,時年八十三。“遺制祔廟,歸陵,去帝號,稱則天大聖皇后。其王(皇后)、蕭(淑妃)及褚遂良等子孫親屬當時緣累者,咸令復業。”如此兇殘暴虐老婦人,臨死似有所悟,可能也並非她的本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