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李鵬六四日記:趙紫陽秘書鮑彤泄露了鄧小平決定出兵鎮壓的消息

鄧講話,委託出在黨內。紫陽5月4日講話係轉折,制止動亂惟一辦法係戒嚴。鄧講,你們的辦公室有姦細,睇吓係邊個走漏出去。鮑彤講「這可能係我同大家最後一次談話了」,鮑警告到會者唔好當叛徒,做「猶大」。鮑在會上還慷慨激昂地念了一首詩:「曾為大梁客,死報信陵君」。趙紫陽係河南滑縣人,呢度他表示了對趙紫陽的忠心不二。

西點出版社出版的《李鵬六四日記》一書披露,在1989年5月17日下午4時,鄧小平召集會議,討論當前局勢。趙紫陽、李鵬、喬石、胡啟立、姚依林和楊尚昆參加,王瑞林也在。這係決定中國命運的一次會議。趙講,目前惟一辦法係否定4月26日社論,與學生妥協,緩和下來。李鵬講,26日社論係正確的,本來形勢已逐步好轉,但趙紫陽5月4日跟中央調子不一樣,又重新點起火,以致發展到今天這種地步。惟一辦法係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喬石認為4月26日社論係正確的。姚依林講,這場動亂係趙的錯誤造成,他完全贊成李的意見。胡對局勢感到憂慮。他講,我們想的與廣大群眾想的差得太遠。楊尚昆認為不能從《社論》中後退,現在目標係鄧,只有旗幟鮮明反對動亂。鄧講話,委託出在黨內,趙紫陽5月4日講話係轉折,制止動亂惟一辦法係戒嚴。

中共十三大五位常委會見500多位中外記者。左起:姚依林、喬石、趙紫陽、李鵬、胡啟立

第三章記述了從5月17日至5月31日動亂升級的情況。5月17日召開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這係決定中國命運的一次會議。會議以少數服從多數的組織原則,堅持了“四·二六”社論的正確論斷,為了挽救危及國家安危的混亂局面,作出了實行戒嚴的決策。5月19日召開首都黨政軍各界幹部大會,黨中央旗幟鮮明地號召全國軍民動員起來堅決制止動亂。根據憲法賦予的權利,國務院決定從5月20日起在北京部分地區實行戒嚴。中央軍委決定調動解放軍部分部隊進京,協助公安幹警和武警,制止動亂和維持社會治安。

解放軍進京受到動亂分子的阻撓,動亂分子欺騙和強迫部分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絕食,對政府施加壓力,要挾黨和政府承認“四·二六”社論係錯誤的,承認他們搞動亂係“愛國行動”,繼而達到亂中奪權的圖謀。

在此緊要關頭,趙紫陽唔係站在黨中央制止動亂的立場,而係站在支持動亂的立場。5月19日凌晨,趙紫陽在天安門廣場對學生講話,暴露了黨中央內部的分歧,使動亂進一步升級。為了避免流血衝突,戒嚴部隊在北京市郊區進行了一段時間的修整,耐心地向市民講明來意,以爭取廣大市民的理解和支持。但係戒嚴部隊未能按期達到預期的目標,天安門仍被動亂分子盤踞。北京和全國局勢更加混亂,西方政府和反華輿論對中國的動亂公開表示支持,“美國之音”作了大量歪曲事實的報道,充當反華的急先鋒,起到對波助瀾的作用。

5月17日

下午4時,小平同志召集會議,討論當前局勢。趙、李、喬、胡、姚和尚昆參加,王瑞林也在。

這係決定中國命運的一次會議。

趙講,目前惟一辦法係否定4月26日社論,與學生妥協,緩和下來。

我講,26日社論係正確的,本來形勢已逐步好轉,但紫陽同志5月4日跟中央調子不一樣,又重新點起火,以致發展到今天這種地步。惟一辦法係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

喬石認為4月26日社論係正確的。

依林講,這場動亂係趙的錯誤造成,他完全贊成李的意見。

胡對局勢感到憂慮。他講,我們想的與廣大群眾想的差得太遠。

楊尚昆認為不能從《社論》中後退,現在目標係鄧,只有旗幟鮮明反對動亂。

鄧講話,委託出在黨內。紫陽5月4日講話係轉折,制止動亂惟一辦法係戒嚴。

鄧講,你們的辦公室有姦細,睇吓係邊個走漏出去。

晚8時,常委再次碰頭,定了戒嚴時間為5月21日,19日晚開動員大會。趙講,我的時間已結束,已寫好信向常委請假。

5月16日晚召開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繼續開到今天凌晨,總算達成一項決定:由趙紫陽代表政治局常委公開發表書面談話,實際上係一封公開信。信中講,“現在我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鵬、喬石、胡啟立、姚依林同志向同學們講幾句話。”信中首先把常委的名字都列出來,這在過去係絕無僅有的。信中肯定了同學們的“愛國熱情”係可貴的,“希望同學們保重身體,停止絕食”,要求學生“顧全大局,維護安定團結的局面”。

上午,我接到小平同志辦公室的通知,小平同志邀請全體常委於下午4時到小平同志處開會。這係一次正式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全體常委:趙紫陽,李鵬,喬石,胡啟立,姚依林同志出席,楊尚昆同志列席,王瑞林同志擔任記錄。

趙紫陽首先發言,他講,解決目前困難惟一的辦法係否定“四·二六”社論,與學生達成妥協,使局面緩和下來。我第二個發言,對趙的意見表示堅決反對。我講,“四·二六”社論係正確的。

《社論》發表後,形勢本來已逐步好轉,但趙紫陽5月4日講話,跟中央調子不一樣,又重新點起火來,以致發展到今天這種混亂地步。當前惟一辦法係中央常委團結一致,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喬石同志發言明確表示“四·二六”社論係完全正確的。依林同志發言講,這場動亂係趙紫陽的錯誤造成的,他要負完全的責任。胡啟立同志講,他對目前局勢感到憂慮,他講中央的同志與廣大群眾想得差的太遠了。尚昆同志認為不能從《社論》後退,現在學生鬥爭的目標已指向小平同志,只有旗幟鮮明反對動亂,國家才有出路。

小平同志聽完大家發言後,作了重要講話,以下係根據我當場筆記整理的摘要。

小平同志首先分析了當前的形勢:

形勢很嚴峻,問題出在黨內。全國出問題都係受到北京的影響,因此,要解決問題,先從北京解決起。繼續發展落去,肯定很快就蔓延到全國。如果我們按照4月26日的社論精神,加強工作,進行對話,那麼,積極分子就已經組織起來了,搞動亂的開始好驚了,形勢已經向逐步穩定的方向發展。

小平同志一針見血的指出:

這篇社論係正確的,轉折點係趙紫陽5月4日的那篇講話,使人們看到了共產黨中央不一致,學生就鬧得更激烈了,很多的人向學生靠攏。因此,問題出在黨內,解決的辦法,黨內要一致,首先中央要一致,錯了大家負責。沒有這一點精神,還爭論做乜嘢,自己宣布垮台算了。其實,問題看得一清二楚。現成的例子就係匈牙利,一鬧就讓,讓了一步再鬧,再讓第二步,還係不滿足,再讓第三步,永遠不會滿足,除非共產黨垮台。中國搞自由化的人也一樣,不達到目的,係不會罷休的。如果他們的目的達到了,那麼,要唔好中華人民共和國,要唔好社會主義制度,要唔好共產黨。如果中央旗幟鮮明,不會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發展到了很難收拾的地步。你越讓,他就越要鬧,事情還在發展。不採取緊急措施,肯定係頂不住的。上海江澤民同志嗰度,現在還可以頂住,再發展落去,他們也頂不住了。現在沒有時間來爭論,邊個的缺點和邊個的責任,這些問題可以慢一點解決。第一步係堅決制止動亂的發展,第二步逐漸加以消化。如果中央認識不一致,態度不堅決,採取咩措施也係沒有咩用的。

接着,小平同志提出了實施戒嚴的任務:

措施不堅決不行,不迅速不行。我諗的辦法係戒嚴,只有這個辦法才能夠在較短時間內係動亂平定下來。在戒嚴期間要打擊壞蛋,不打擊這一部分人係不行的,但係人數唔好多,少數幾個人。

戒嚴就係要動用軍隊,軍隊也要教育好,只要不搞打砸搶,軍隊也不還手。如果衝突起來,碰傷啲人也係難免的。北京警力不夠,要恢復正常工作秩序、生活秩序、學習秩序,只有宣布戒嚴。

動作要快,準備好了就立即實行戒嚴。目的係為了保護大多數,唔好讓更多的人卷進去,陷進去。

戒嚴也係保護大多數,但有些人硬要鬧,而且讓它擴大,也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如果聽其自由發展,比如成為全國性動亂。要安定全國,必須首先安定北京。戒嚴首先要保護黨中央、國務院、重要的政府部門的安全,要保護公用事業的安全,要保護通訊部門和電台的安全。現在社會一片混亂,咩壞人都出來了,搞打砸搶的也出來了。所以,我們的行動要越快越好。態度要比前更加鮮明,戒嚴的風不能過早放出去,否則效果就差了。

小平同志提出戒嚴後,會場的空氣變得十分嚴肅,係各位常委對此決定中國命運的重大決策表態的關鍵時候了。我首先表示:我完全同意實行戒嚴,這係不得已而為之。姚依林同志也表態同意戒嚴。喬石同志點頭表示同意。胡啟立同志還係那一句話,對當前局勢感到憂慮。只有趙紫陽表示反對,講這個方針我執行不了。

各位常委表態後,小平同志講:

戒嚴的事由李鵬、喬石、尚昆同志主持,衛戍區、公安、武警參加外,還有調啲部隊進北京。

接着,小平同志已大無畏的精神指出:

實行戒嚴如果係個錯誤,我首先負責,不用他們打倒,我自已倒下來。我現在認識到,我在這個時候恰恰不能倒下來,文件我可以不看,但唔好讓身體出了毛病,將來寫歷史,錯了寫在我賬上。已經不能考慮別的辦法了,不能再讓,再讓中國就完了,很快就發展成全國性動亂。

北京變成全國性動亂,比“文革”還厲害,“文革”實際上係有領導的,係毛主席領導的。現在好像係來了第二次“文化大革命”,但共產黨放棄了領導。動亂的真正口號出來了,就係丟掉共產黨,

丟掉社會主義。我們這一代人為之奮鬥了一生,這個責任我們係擔不起的,我們這兩代人都擔不起這個責任。許多老同志對現在的形勢很焦急,這係理所當然的,係一種對事業感情的表達。

趙紫陽講了一句模稜兩可的話,有決斷比沒有決斷要好,但對現在這個決策我很擔心。

小平同志強調:

政治局常委會只能少數服從多數,作出決定共同承擔責任,常委一致,政治局一致才係根本的保證。大家統一行動,講嘢一個口徑,錯了大家共同負責,這係關鍵所在。

這時,趙紫陽講:“對常委大多數人的意見,我只能組織服從,但係我保留意見。”

小平同志警告我們,戒嚴一事,在公布以前要絕對保密,以便軍隊順利進入北京。小平同志尖銳指出:

你們常委辦公室里有姦細。我倒要睇吓,這次係邊個走漏消息。

小平同志最後講:

沒有萬全的方案,咩都很穩妥也不可能。要阻止外地人到北京來,也唔好讓動亂蔓延到外地去。

攻新華門難道唔係動亂,攻大會堂難道唔係動亂,動亂已經係事實了嘛,唔好再這個問題再爭論了,常委一致起來,少數服從多數,團結一致,聚精會神吧動亂處理好。

下午6時左右常委會結束。我們從小平同志家出來,我的精神為之一振,趙顯得垂頭喪氣。我向常委提出,晚8時常委再次開會,落實戒嚴措施。

兩個小時以後,常委會在中南海勤政殿小會議室舉行。趙紫陽一開頭就講,我知道我的時間已經結束,已經寫好信向常委請長假,因為我留在常委會妨礙你們的工作。尚昆同志勸他唔好這樣做。

會議確定,5月19日王召開在京的黨政軍幹部動員大會,北京戒嚴時間初步定在從21日開始。

軍隊的調動則由尚昆同志具體安排。

會後,我分別找羅幹、溫家寶、閻明復同志到辦公室來談話,就今天常委會關於戒嚴的決定向他們作了通報,因為他們在第一線處理動亂,有必要立即把這個重要決定告訴他們。

全國已有27個城市的170多所高校發生遊行示威,武漢搞動亂的學生佔據長江大橋,京廣鐵路被堵塞。北京社會秩序已陷於混亂,“高自聯”等非法組織繼續佔據天安門廣場,聲稱已有3,000人絕食。街上不時出現遊行隊伍,不時高呼“打倒鄧小平”、“擁護趙紫陽”、“趙紫陽萬歲”的口號。

非法學生組織糾察隊阻攔來往天安門和中南海附近的行人和車輛。小平同志家住地安門,離中南海很近,平常我們坐汽車去,不過10分鐘。今天為了避開學生非法“糾察隊”“”,我從小平同志住處繞大道穿小衚衕而行,我的坐車行了半個多小時,才回到中南海。堂堂12億人的中國合法政府,此時此刻似乎已成為“地下政府”。

後來才知道,趙紫陽從小平同志嗰度返嚟後立即把鮑彤找來,向鮑泄露了常委會開會的情況。趙對鮑講:“下午常委在小平同志家作了決策,我保留了意見。”紫陽要鮑彤立即起草一封致常委、政治局並報小平同志的辭職信。鮑彤加快這封信的大致內容為:

今天下午常委作出的決策,我服從。但我仍擔心事態難以平息,且有可能繼續擴大和惡化,由我來負責組織執行這一決策,將會係不得力的,因此,我請求解除我黨的總書記和軍委副主席之職。

呢度,趙紫陽兩次擔到下午常委的“決策”,這一“決策”又係咩內容呢?很顯然除了“戒嚴”而無其他。

趙紫陽在以後的檢查中,以及以後鮑彤在法庭的辯詞中,都矢口否認趙紫陽向鮑透露過“戒嚴”,而鮑彤也極力否認,講他不知道“戒嚴”的決策。其實,就在晚上的黨委會進行之時,鮑彤也在政治改革辦公室召開了一個有13人參加的告別會議。曾經參加此次會議的顧雲昌講,此時鮑情緒低沉,會場氣氛緊張。鮑彤向大家透露了今天常委會的情況。鮑彤講“這可能係我同大家最後一次談話了”,鮑警告到會者唔好當叛徒,做“猶大”。鮑在會上還慷慨激昂地念了一首詩:“曾為大梁客,死報信陵君”。趙紫陽係河南滑縣人,呢度他表示了對趙紫陽的忠心不二。

今天,胡績偉、江平等24位人大常委寫信建議中央立即召開人大常委緊急會議,研究當前局勢。

中國民盟、民建會、民主促進會、九三學社等民主黨派致函趙紫陽,認為“這次學生的行動係愛國行動”。

團中央、全國青聯、全國學聯發出呼籲書,“懇請同學們珍惜和愛護自己的身體,停止絕食”。

美國參議院外委會通過決議,要中國政府避免使用武力,否則,將嚴重損害同中國的關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李鵬六四日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